公憩关系小说目录_出差夜宿农村睡老妇

2021年4月26日12:30:03公憩关系小说目录_出差夜宿农村睡老妇已关闭评论 4

吴彪昨天晚上给朱达贵打了十几个电话,发了几十条信息,朱达贵都没理会。今天中午,朱达贵总算接了他的电话,可态度非常冷淡。

        

吴彪回去后,将那帮手下臭骂了一顿,朱达贵到包厢门口看了一眼他们都不知道。

        

“彪哥,我一直在门外守着,没看到生人进包厢啊?”

公憩关系小说目录_出差夜宿农村睡老妇

        

“那是你眼瞎了!人家都说了,我不在包厢才走的,这么大一个活人看不见?”

        

“彪哥,我已经找到朱达贵住的宾馆了,就在中心医院对面的银华酒店902房间。”

        

“怎么找到的?”

        

“银华酒店我正好有个朋友,让她查了一下。”

        

“是妹子吧?”

        

“看破不说破嘛。”

        

知道了朱达贵的住处后,吴彪终于没那么生气。朱达贵只是个外卖员,初出茅庐,没被社会毒打过。这次就让他体会一下,什么叫做社会的险恶。

        

朱达贵去医院时,吴彪的手下,外号叫白毛的,溜进了朱达贵的房间。他的前额有一抹头发染成了白色,就给取了这么一个外号。 

        

白毛在朱达贵卫生间坐便器的水箱里,放了一包用塑料袋包裹的东西,里面是白色粉末,足足一百克。

        

不错,这正是一包毒品。为了让朱达贵背上毒贩的罪名,吴彪也是下了血本。

        

毁掉一个人不是打他一顿,而是毁掉他一生。如果一个人被打上“贩毒”的标签,再加上有案底,甚至还要坐牢,他的一生基本上也毁了。

        

“彪哥,朱达贵回酒店了。”

        

白毛一直坐在酒店的大堂,等朱达贵进了电梯后,马上向吴彪报告。

        

吴彪说道:“赶紧报警。”

        

朱达贵刚回到房间没多久,警察就来敲门了。

        

朱达贵看到门外有四个警察,惊讶地问:“有事吗?”

        

为首的警察有点胖,望着朱达贵正色地说道:“例行检查,请出示你的身份证。”

        

朱达贵很配合,拿出了身份证给对方。同时,他也拿起手机,开始全程摄像。警察有执法记录仪,他有手机。

        

胖警察看了朱达贵一眼说道:“你倒很有防范意识嘛。”

        

朱达贵淡淡地说:“行得正坐得端。”

        

胖警察说道:“有人举报你藏匿毒品,我们要全面检查。”

        

“藏匿毒品?这种污蔑的手段也太拙劣了吧?”

        

四名警察,除了一人守在门口防止朱达贵逃跑外,其他三人在房间内仔细搜查。朱达贵全程摄像,他不担心水箱里的那包毒品,因为早就被他拿走了。他只担心,这几名警察,是不是跟吴彪一伙的,没发现毒品,再在现场给自己加点东西。

        

还好,他们都带着执法仪不敢乱来。

        

将房间仔细搜查了一遍,包括卫生间的水箱,最终什么都没有。

        

吴彪的手下看到警察出来,朱达贵却没跟着时,很是诧异。他马上给吴彪打电话:“彪哥,不对啊,朱达贵是不是收买警察了?”

        

“不可能,这种事谁敢包庇,你是不是真放了东西?”

        

白毛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肯定以及确定。”

        

警察刚走出银华酒店,门口停着的一辆汽车突然报警,尾厢还自动弹开。经过的那个胖警察,好心想将尾厢盖上,手刚放在车盖上,目光突然被尾厢内的一件东西吸引住了。

        

“这是谁的车了?”

        

白毛马上跑了过来,赔着笑说:“报告警官,这是我的。”

        

他是进去过的,对警察有一种天然的敬畏。哪怕心里很鄙视他们,可当面绝对不敢乱来。

        

“行驶证驾驶证出示一下。”

        

“在车里,我马上去拿,这车真是我的。”

        

胖警察指着尾厢的那块用塑料袋装着的,外面用胶布缠得很整齐的毒品问:“这是什么?”

        

白毛大吃一惊:“这……这我不知道啊。”

        

他当然认得这包毒品,正是自己放到朱达贵卫生间的那包。可是,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车上呢?

        

胖警察说道:“这是你的车子你会不知道?现在给你一个自首的机会,如果现在说,可以从轻处罚。”

        

白毛急得大叫:“天地良心,我真的不知道!”

        

“带回去。”

        

吴彪得知消息后,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呢?朱达贵房间的毒品,为什么会出现在白毛的车上?而且,时机这么巧,刚才警察经过尾厢就弹开,简直就是主动送人头啊。

        

“兄弟,晚上有时间吗?昨天的饭没吃成,今天一定要给个面子,我亲自来接你。”

        

吴彪随后给朱达贵又打了个电话,语气非常诚恳。

        

朱达贵莫测高深,令他有种看不透的感觉。原本以为朱达贵只是初出茅庐,没有什么社会经验,可现在看来,小丑竟是自己。

        

“你不是我的兄弟,也没资格跟我吃饭!”

        

朱达贵这次的语气很冷,他已经动了怒气,吴彪如果再有下一步行动,那就不要怪他不留情了。

        

“这都是误会。”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人知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害人终会害己。”

        

朱达贵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他不想再跟吴彪多说一个字。

        

吴彪听着朱达贵的话,只觉得后背一片发凉,脸皮下面的一条条隆起的筋肉不断地抽搐着。

        

回想他与朱达贵的三次交手,原本觉得每次都是巧合,可现在才觉得,每次都是朱达贵刻意为之。

        

在医院时,朱达贵及时多走了一步,让他一脚踢空,当时他就开了胯,那种酸爽,以现在还记忆犹新。或许,那是朱达贵对自己的第一次警告。

        

昨天晚上在听雨轩,他安排人想教训朱达贵。结果朱达贵并没上当,自己的手下甚至连朱达贵的影子都没看到。

        

今天在朱达贵的刻意放毒品,他觉得简直就是妙计。朱达贵刚走入社会,哪里经过这样的险恶。可现实却给了他一巴掌,出事的不是朱达贵而是白毛。

        

吴彪终于给黎博林打了电话:“黎少,这次实在对不住了,你的钱全部退还。”

        

黎博林惊讶地问:“为什么?不就是一个外卖员吗?”

        

吴彪叹息着说:“外卖员惹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