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黑人挺进校花体内/污到下面滴水的文字

2021年4月26日11:44:51两个黑人挺进校花体内/污到下面滴水的文字已关闭评论 20

待到小富醒来之后,含烟兄走了过去,先是让小富喝了蜜糖水,让小富润润嗓子。

        

见小富要站起来,含烟兄立马出声阻止。让小富躺下,让小富再休息一下。

        

含烟兄说,躺下休息,对恢复身体健康,是非常有帮助性的。

两个黑人挺进校花体内/污到下面滴水的文字

        

他们的钟馗大哥,也是劝说小富。让小富躺下休息,这样子才能够早日恢复健康!

        

但是,小富不依。小富表示拒绝,小富他也有他自己的原因。

        

——三哥:“可是,不行的啊!我还有小兄弟啊!他现在很危险嘞!我不能够一直就待在这里,我得赶紧回去。我得赶紧回去山寨,我得把我的小兄弟,把他救回来啊!”

        

——未来的钟天师,含烟兄:“嗯?这位兄弟,你还有小兄弟?他在山寨里面?难道这位兄弟,你竟然是一个强盗?”

        

未来的钟天师,还有未来的柳二哥。他们对这件事情,表示非常吃惊,非常震惊。Σ(°Д°;

        

他们两位哥哥,没有想到这位兄弟,他长相阳光,可他居然会是一个强盗?!

        

这个,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了啊!

        

——三哥:“是的。我确实就是一个强盗。多谢两位兄台,还有这位大夫的救命之恩!不过,我现在真的必须得赶紧回去。”

        

——未来的钟天师,含烟兄:“还是不行。这位兄弟,你现在还有伤在身。并且,毒都还没有完全清理干净嘞!你现在回去,就是送死!说什么都不行,除非,你现在已经完全康复。要不然,好不容易刚刚才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又重新再次回到人间。结果,这次就真的得去阎王殿,阎王爷那处报道了耶!”

        

未来的钟天师,还有未来的柳二哥,他们两位哥哥,一起出声阻止小富,异口同声。一起为小富分析其中利害,让他先养好伤。再慢慢想办法,去救他的小兄弟平安回来。

        

而那个大夫,他自从听到小富说,他自己是一个强盗,脸色都变了。变得凝重。

        

半晌后,这才缓缓开口道:“敢问这位兄弟,你可否是富曲山寨里面的人?”

        

——三哥:“正是!请问大夫您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大夫:“那敢问这位兄弟,你可否是王富曲啊?”

        

——三哥:“是我,请问一下大夫,您到底是谁啊?您怎么知道我?我们认识吗?”

        

…………

        

——大夫:“恩公,果然是你。怪不得,刚才这两位书生,把你送过来的时候。我看着你,我总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呢?原来,果真是恩公你啊!恩公,你以前还帮助过我呢。是你把那些钱,分给了我们这些穷苦老百姓的啊。而且,也是你把我的女儿送回家的啊。恩公,你忘了啊?”

        

——三哥:“大夫您……大夫您……大夫……您……大夫您是……您是……您……您是……”

        

——大夫:“是我啊,是我。我就是公孙义,是我。”

        

(注:公孙义,这个名字,是我瞎编的。因为,梦醒之后,我就忘记了。)

        

——三哥:“哦!原来是您。谢谢大夫您,我想起来了。”

        

——大夫公孙义:“恩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快说来听听,你怎么会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中了毒,躺在山下?幸好是这两位书生上京赶考,这才发现了恩公你。把你送到我这里来,要不然,就真的完了啊!”

        

于是,小富就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讲了出来。

        

大夫公孙义连连摇头,未来的钟天师,还有未来的柳二哥,他们两位哥哥听得那是义愤填膺啊!

        

——大夫:“恩公,你放心。天理昭彰,他们不会有好下场的。天理昭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未来的钟天师,含烟兄:“太可恶了!他们会遭报应的!”

        

未来的钟天师,还有未来的柳二哥。他们两位哥哥说着,拍了拍三哥的肩膀。

        

…………

        

未来的柳二哥,让他就扶着他们未来的富曲弟弟,让他坐了下来。

        

含烟兄那是千叮咛万嘱咐,让小富不要太激动。不管什么事,都只能够等到小富身体彻底康复,才能去说。

        

——三哥:“哦!对了,多谢两位兄台救命之恩,还没有请教两位兄台尊姓大名呢?真是失礼了!”

        

——未来的钟天师:“哦!在下钟馗。”

        

——含烟兄:“在下柳含烟。”

        

——小富:“谢谢钟兄和柳兄,今日的救命之恩。将来,我定当涌泉相报。”

        

——未来的钟天师,含烟兄:“不用说这些,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呢?”

        

——小富:“我想接下来……”

        

——未来的钟天师,含烟兄:“嗯!好的。如果王兄你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我们也是可以的啊!”

        

——小富:“谢谢钟兄和柳兄的好意!我心领了。山寨太危险了,所以不用了。钟兄和柳兄都是书生,而山寨里面,都是一些打家劫舍的强盗啊!杀人不眨眼,我自己就行了。我会小心行事的,我不会有事的。请钟兄和柳兄放心,我会带着小兄弟平安回来的。而且,钟兄和柳兄,您们两位不是还要进京赶考吗?不要因为我这件事,从而耽误行程。如果这样,那就不好啦!”

        

——未来的钟天师,含烟兄:“没事的,王兄你放心吧。”

        

因为,未来的钟天师,还有未来的柳二哥,他们两位哥哥都一直在劝小富留下来,静静养伤。

        

所以,小富也只能够,听他未来的两位哥哥的话,留了下来,静心治疗。

        

小富老是待在医馆里,也觉得很闷。

        

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所以,小富也就帮着大夫,打理药材。

        

未来的柳二哥,他是一个书生。

        

但是,他居然也是懂得药理的!

        

原来,柳二哥他的家,是医药世家,他自小也是学习一些治病原理。

        

甚至,柳二哥的爹娘忙不过来的时候,柳二哥也帮忙着看病救人,望闻问切,悬丝诊脉。

        

所以,未来的柳二哥,他不仅是一个书生,他更是一位优秀的大夫。

        

——小富:“柳兄,您真厉害啊!您居然还懂这个,您真行。”

        

——含烟兄:“哪有哪有!只是我家也是开医馆的。自小跟着父亲母亲身边,耳濡目染。在潜移默化之下,也就懂得那么一点点啊。这实在没什么,只是学习了一点而已,皮毛而已。”

        

——小富:“柳兄,您实在是太谦虚了。”

        

——含烟兄:“没有,没有。没……”

        

…………

        

不等未来的柳二哥的话说完,未来的钟天师已经走了进来。

        

——未来的钟天师:“大家伙谈得很开心啊!对了。王兄,你的伤好点了吗?”

        

——小富:“开心(-^〇^-),谢谢钟兄关心。好多了,现在没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