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不行太大了要坏的~老师,再来一次

2021年4月26日08:23:10学长不行太大了要坏的~老师,再来一次已关闭评论 135

高溟眼中希望的光一闪而过,然后便听秦北说:“我要给你最高的荣誉。我的法宝,理想战场,你说吧,任何地点,你想死在哪里?说个地方,我用法宝给你建个赛场出来。”

        

高溟一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

        

秦北见他不回答,大约是误会了,当然更有可能是故意的,立刻说:“任何地方都可以,我听说有个地方很美,很适合死前去,叫布鲁日。你要不要就选这个地方?”

学长不行太大了要坏的~老师,再来一次

        

……

        

“不用了,谢谢。”高溟讲,才对秦北有的一点点好感也化了。但他不愿意,这里不是他的场子啊!

        

“那要不万佛顶?”秦北问。

        

“那JI吧丧气地方!”高溟一下没搂住火,连万佛顶都骂了地讲。讲完,他自己就是有排名的坏人,知道这种看人死的时刻,秦道长能刹住车绝无可能,再环视一周……

        

小籽啊!

        

小籽!!!!!

        

我为什么要送你去南极啊?不就是被摸胸吗?几个兄弟,几个大老爷们!你还是个浣熊对吧?就算想怎样也不能怎样对吧?

        

这个世界没了小籽,我好伤心,好难过,好绝望。

        

“要不就选我和他初见的那个地方吧。”有人忽然提议说。

        

因为提议的人是仙哥,秦北根本没问高溟的意见,就点了下头,说:“好的。”下一秒打开法宝,他讲:“请将赛场转到仙哥和高溟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非常智能的法宝,高溟还在回忆我是在哪里第一次见到仙哥的,就看到身边场景转换,他来到了……

        

非常自然,几乎是仙门里年纪,师父都不同的门人,最高比率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之一——云梦惊山门内的某个厕所。

        

哦,原来是在这里。

        

高溟看到熟悉,又好像已经是很多年很多年记忆里的地方,环顾四周,一个茅房居然就是他要与人搏命的地方。

        

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好,秦北左右看看,确认这里是茅房无疑后,都动摇了,问高溟:“要不还是换到万佛顶那JI吧地方吧?”

        

他不说还好,他一说……

        

高溟突然仰头大笑,笑了好久,好久,好久……笑声里,他仿佛看到云来云去,一长条仿若画卷,又似是流水般的画面舒卷开来,再飘然散去。

        

那是他在云上的五十年。

        

五十年……眨眼一样,我都在干什么?

        

好像什么都没干,好像就那样一直等着,等着他们又回来,回到我身边,时光倒流,重新只有你我他还有师父的万佛顶。

        

永远的万佛顶,我留在了那里。

        

“这里很好。很好,很好。”

        

高溟说,擦了把笑出来的眼泪,对仙哥讲:“仙哥,事前说好,今天这一战,我赢了以后也不跟你一块了。毕业了,我跟琪琪成了家,此番之后,要去好好养家育子了,不跟你胡搞了,不搞了。”

        

“这话你三十八分钟后,你活着再说吧。”仙哥讲,说完他去扯参观男厕所的阿秀。高溟等着他把阿秀扯到了身边,看他把自己的孩子给护好了,转头对曹能说:“开始吧!”

        

“好。”曹能应了一声,计时开始。

        

他没发一言,便是启动,长剑一番金光中他冲破厕所的屋顶,升到天空,瞬间变成一个金色的很小的点,高溟抬头往上,光线的原因他不得不眯了眼睛。

        

眯着眼睛看向天空中那很小的金色的点,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战士,却因为不小心交错了朋友,走到现在……

        

他本能地知道当曹能停止上升,就是他身上累积了千年可怕的能量倾泻下来的时候了。

        

哎……

        

“也不知道会有多大?”高溟低头问他的剑,他的剑摆动了一下身上的宝石就是对他的回应。

        

“你也知道我几乎不懂武功的,从过去到现在,能够获胜都是以强凌超弱。但凡是遇到强敌……”

        

高溟忍不住笑了,大鲨鱼摆动了一下身体,宝石撞击发出铃铛般清脆的笑声。

        

那一定是笑声的,大鲨鱼的笑声。

        

“我们一起吧,三十九分钟而已,是不是?”高溟对大鲨鱼说,大鲨鱼摆动点了下头。

        

他握住剑,放到胸口,光溢出来,算是最蠢的应对方法了。

        

高溟和大鲨鱼合为一体,剑光融了他,他也抱住了剑。

        

也算是另一种状态的人剑合一了,只是小籽的人剑合一是用来战斗,高溟的……

        

果如他所料,曹能到了位置,巨大的能量光束向下,从天而来,冲向高溟。而高溟,在杀招来临一刻,不躲不避,满身宝石,流光溢彩。

        

我剑术很差,打架绝对肉鸡,既然如此,就如此吧,人剑合一,什么都不做地防御。大鲨鱼把自己交给了我,我也把自己交给大鲨鱼,三十九分钟而已。

        

大鲨鱼掉一颗宝石,我也掉一滴血。大鲨鱼有三万六千颗宝石,我有三万六千滴血,人这一生……

        

三十九分钟,不掉完就行了。

        

“好傻的呆子。”有人说,才说完就给人提着脖子拿起来了。

        

仙哥把鸭子拿到怀里,揉了一下,道:“可不许再这样讲他了,还有下次,我直接把你做成烤鸭的啊。宝贝。”

        

鸭子……

        

应该是用力想过反抗仙哥的各种方法了,各种方法想了一轮,到最后,仙哥揉着他身上的毛,就当他是个绒毛玩具一样,鸭子什么都没敢说,什么都没敢讲。

        

给他揉着,揉着揉着,揉到仙哥开心了,他才敢再次开口地说:“仙哥,你看这一小会功夫地就红了,他这样是抗不了三十九分钟的,他要是死了,你要如何?”

        

“能怎么样?愿赌服输,认了呗。他自己要犯傻的,犯了傻,死了不就该认了吗?”仙哥笑笑说,说完却把鸭子给放下来了。

        

放下鸭子,他却低下头看鸭子,问他:“不过你说他犯傻的样子是不是好有趣,好像……”

        

他再次看向高溟,看向那个和了不起的宝剑合二为一,却只会傻乎乎用掉血掉宝石的方式直面对手挨时间的傻瓜。

        

看着高溟,还有他那把更傻的超级宝剑大鲨鱼,仙哥摇头又笑了笑,笑完,他表情收了,眼角的鱼尾纹却还弯着,一个好像看多了习惯了,又好像是头一次发现了心爱的东西,极致温柔的表情。

        

就那样看着高溟,又多看了几分钟,看到他果如鸭子所言,漂亮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他的大鲨鱼也从华丽的魔法棒变成了一般的魔法棒,地面上,一片血与宝石的霓虹。

        

仙哥看着那红和闪光的霓虹,看了一会,他说:“我的师父,住在云梦惊连着海的深潭里。有一会他带着我,一直游一直游,超过了极限,到了很深很深的地方,那不是一般人该去的地方,也不是一般的动物该去的地方。我到了那个地方……”

        

“在很深、很深、没有光的水地,看到了几亿几万亿人都没有见过的生物,那是很小很小,发着樱花光芒的小虾,小小一个……漂浮在没有光的海底,你碰到一个,它亮起来,很快它的朋友们就都亮了起来,漫天发光的樱花。”

        

“我在五千米深绝望的水底,看到了漫天樱花,那是我生命里最美的花。那是我耗尽全力,九死一生也无数次要去抗住巨大水压,抗住窒息的痛苦,要去触碰的美丽。”

        

他往前一步拾起脚边带血的宝石,拿到手里,把玩一下,仙哥说:“高溟若是死了,我就毁灭世界。”

        

讲完就做,仙哥从来都是实干派。

        

直接拿刀放了自己的血,然后原力让血浮起来,肉眼可见他非常用力地让血在空中绘制出一个复杂的咒纹。

        

搞定,他算了下时间,还给咒纹上开了倒计时。

        

21分54秒。

        

……

        

世界就要毁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