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14萝h文_老师打开一点我进不去

2021年4月26日08:14:59小14萝h文_老师打开一点我进不去已关闭评论 5

“我给你发的定位,找到照片上的女孩儿,多派几个人去看着她,她怕生记得别走进了,就站远一点,如果她愿意跟你走就带她去我办公室,她不愿意就算了。买两个泡芙和蛋挞带过去给她垫垫肚子,还有,我办公桌上的保温杯,装上热水一并带过去。”许问进了检票口,取下书包放在传送带上,人走过去配合检查,“记得一定看住了,保护好她,我马上坐飞机过去。”

        

对方还没来得及反应,许问就挂掉电话,给林笙打了一个视频,视频中林笙站在人来人往的广场,穿了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鼻尖微微泛红,许问一看到她的脸,心不禁一揪:“丫头等着,我马上就来啊。”

        

“许问,我还以为,还以为你不要我了。”林笙吸了吸鼻子,小鹿一般湿漉漉的眼睛十分可怜。

小14萝h文_老师打开一点我进不去

        

许问一听,再坚韧的心都快化了:“要要要,你是我的宝贝,怎么不要呢,别哭了。”

        

林笙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环顾着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顿了顿说:“爸爸今晚到家。我怕你一个人在国外过年,就想着过来陪你,早上打你的电话关机……”

        

“傻丫头。”许问无奈又心疼的笑了笑,现在只想走到她身旁,吻一吻她泛红发冷的鼻尖,但隔着屏幕什么也做不了。

        

“许问,我好想你啊,好想好想……”林笙一委屈,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声音也是绵绵的,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许问笑着别开视线不敢看她,布满血丝的双眸周围渐渐发红了,他的食指关节抵着自己鼻子不敢看她,就连回答的声音也都模糊了:“我也是,每天都想。”

        

他,竟然有点儿委屈。

        

“请××航班的乘客……”

        

“登机了,想我了就听我给你录的歌,上次给你买了新手机偷偷给你录的,乖啊,等我。”许问站起身来,看着屏幕里的女孩儿,不舍的挂掉电话。

十一个小时的机程不算漫长,可许问总觉得有半个世纪那么长,他不敢合眼,捏着开了飞行模式的手机,屏保上的女孩儿笑的很甜,不知不觉化了他的心。

        

林笙英语不好,也不喜欢跟别人交流,一个人站在Y国首都街头,那里寒风扫荡,人来人往,面孔陌生,想到这里,许问的心不禁又揪成一团,多么希望飞机能够开快一点儿,想一把将她拥入怀里。

        

飞机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没见到人他还是无法把心放下来。

        

Y国时间晚上九点飞机落地,许问第一时间过了安检冲出机场,拨通林笙电话,这个时间的Y国夜幕已经降临,霓虹灯璀璨夺目,他搭了一个出租车往林笙发的定位地点赶过去:“丫头,你等着,我马上就到了。”

        

林笙嗯了声:“我没动,就在原地等你。”

        

许问哑然失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更多的是心疼。

        

现在北京时间下午五点,再过八个小时就要跨年了,还好赶上了。他能想象到这个时间段的国内是一番什么样的场景,一家人团聚在一起,这个时候他们新城这边就开始燃放烟花,满天都是彩色的花火,一片绚烂。

        

而Y国的街头什么也没有。

        

坐了二十多分钟的车,许问赶到那个广场,一眼就看到林笙坐在行李箱上,手里拎着泡芙和蛋挞。

        

他冲过去,一阵冷风袭到他的脖子上,额前的发丝被吹起,瘦削的脸庞越显英气,白皙的脖子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林笙看到了他立马从行李箱上起来。

        

许问把她拥在怀里,宽长的风衣把她裹的严严实实,一双桃花眼瞬间变得晶莹,温柔缱绻,他哽咽了一下:“林笙,我来迟了,对不起。”

        

“想和你一起过个年。”林笙的声调没那么正常了,许问感觉到一丝温热袭入自己胸膛,她接着道,“还好赶上了,许问,我太想和你一起过年……”

        

“好,我们一起过年。”许问松开她,双手捧住她的脸颊,两根大拇指替她擦试着眼角的泪珠,“别哭了,我心疼。”

        

林笙哭着哭着就笑了,她带着浓浓的鼻音问:“我是你的宝贝吗?”

        

“是,永远都是。”许问坚定的回答道,转而笑着哄到,“我家宝贝怎么那么可怜啊,眼睛都哭红了。”

        

说完,他吻在林笙的眉睫一瞬又抬起,吻在了她的唇上,深情又认真,如秋风一般的温柔,林笙的热泪从眼角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停在了嘴角,她紧闭双眼,双手捏着自己的衣角。

        

Y国的街头在她耳边安静下来,许多的人投过来惊羡的目光,就这么一瞬,街头又继续嘈杂起来,国内的这个时候应该是万家灯火,烟火错落。

        

这一吻温柔绵长,许问松开她再给她擦拭着眼角的泪珠,又听她说:“你怎么瘦了。”

        

“可能蜕变了。”许问挑眉笑了,按住她的后脑勺,把她按在自己胸膛,“这里有点冷,我让人订了酒店,回去说,嗯?”

        

“好。”林笙在他胸膛上蹭了蹭,许问好笑的揉揉她的头发,“我算算啊,好像已经三四十个小时没洗澡了,不觉得臭吗?”

        

“臭。”林笙牵着他的手说,“不过我不嫌弃,走吧。”

        

“还要去买点儿东西。”许问轻声说,“我把行李箱扔机场了,里面穿的没带。”

        

林笙:“……”

        

许问又带了林笙去吃了晚饭,晚上十点半,两人才到酒店,林笙在和顾挽打电话报平安,许问在洗澡。

        

顾挽皱眉不满问:“问哥儿是不想跟我们说话还是真的在洗澡啊?”

        

“妈妈,不是的。”林笙忙摇头说,“许问他真的在洗澡,没骗您。”

        

许业澜和许家老爷子老太太坐在一起看联欢晚会,顾挽把摄像头移过去对着他们:“爷爷奶奶也过来了,你们爸爸下午才到的。”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新年快乐。”林笙招招手问了声好。

        

许业澜咳嗽一声后说:“丫头,许问他还没洗完吗?”

        

林笙看了眼浴室摇摇头:“没呢,怎么了,爸爸。”

        

那边传来老爷子的声音:“哎呀,这大过年的你还想找我大孙子谈公务啊?今天过年,不兴谈公务。”

        

“就是,你俩父子还没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