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奇遇我进入了她两次/ 婆媳俩给你双

2021年4月21日13:01:35火车奇遇我进入了她两次/ 婆媳俩给你双已关闭评论 5

   四点五十,飞机开始缓缓降落。
    苏清越视线向窗外望去,太阳从云层之中把光洒向这座城市。
    下方给人一种湿漉漉的感觉,似乎刚下过雨。
 火车奇遇我进入了她两次/ 婆媳俩给你双        大厦鳞次栉比,棕榈树点缀期间,很有南方城市的感觉。
    机舱内播放起羊城的介绍:“南粤地区羊城,是我国首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南粤文化发祥地。从秦朝开始一直是郡治、州治、府治的所在地,是当地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科教中心……”
    身旁周子友向下望着,结合机舱内的广播,给苏清越介绍:“南越王赵佗,就是我们那边的人,是始皇帝的将军。按地理位置说,也算赵云老乡了。”
    “是吗?”
    听他说,不仅苏清越惊诧,周围人也把目光投过来。
    很快飞机降落了。
    取了行李,和周子友往外走。
    因为于成龙还在带队考察,苏清越没让他来接自己。
    也没让办事处的人来。
    他告诉于成龙:“少搞点形式主义。现在最重要的是争分夺秒,把南粤这地方的情况摸排好。定好工作计划,必须打出漂亮的翻身仗。”至于自己,他和周子友打了辆出租。
    没有先去酒店,而是去了办事处。
    看着窗外羊城的风景。
    这里明显温度高了不少,苏清越开着窗户,吹着风才稍微好点。
    这里也是一片生机盎然。
    到处都是正在耸起的高楼,绿化明显要强过平京。
    经过高架,又拐到小巷子里。来回穿行,两侧是老式牌楼的建筑。
    前方是红绿灯,车子停下来。
    这时司机张嘴就骂前面的车,那意思如果不是对方红绿灯就过去了。
    办事处稍远,他们继续向前开。
    羊城并不比平京小。
    他们用了快一个小时才到。
    办事处在一处老式居民楼小区里,里面道路狭窄。
    他们不得不提前下车。
    办事处在一栋四层楼的三层,苏清越敲门。
    一名二十岁上下的女孩开门。
    长得很秀气,方言很重,很有点南粤女孩子的感觉。
    并且一身都是奢侈品,让苏清越着实震惊。
    见到他们的行装,便知道怎么回事,微笑叫道:“苏总好。”
    往里面让他们。
    两室一厅的房子,装修比较合适。
    几张办公桌,还有还有一些物料,苏清越检查了一翻。
    空间还算宽敞,给每个员工留足了位置。
    问了女孩儿还适应吗?平时的条件。
    知晓了她叫邱海红,当地人。
    她并不是办事处的人,只是临时帮忙。
    大家聊了一会儿。
    注意到墙上有一幅南粤地图,上面用红笔画满了线路。
    旁边的白板写着各种话术,还有工作进度。
    苏清越觉得有些意思。
    此时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快七点半了。
    于成龙这个时候回来了。
    一只脚还没踏进门,就听他叫苏清越:“老大!”
    接着才迈步进来,满面带笑。
    给他介绍身后几个人。
    其中一位是南粤办事处的负责人程鹏。
    是个北方人。
    高高大大的,脸上有雀斑。
    一见苏清越便主动伸出双手,笑道:“苏总好!”
    于成龙介绍起来:“程鹏,以前在华络时,我来这里就是找他。他在我们来之前,就把地图都画好网格线,帮助我们理解城区和网吧的区域了。”
    “老大,您坐。”程鹏赶忙让他。
    于成龙又把女孩儿介绍给苏清越。
    很亲切的样子,隐隐觉得他们两个似乎有什么关系。
    不过也没多想。
    苏清越让大家一起坐。
    于成龙告诉苏清越还有人没回来,他解释:“我们前三天是一起做调研的,后四天每个小队负责一片区域,再次做调查。这样的话,能在短时间内摸排差不多。”他说,又道:“所以有些兄弟还没回来,还得等等。”
    “没关系。”苏清越笑。
    看了看表,问大家吃饭没有。
    大家都说没吃。
    苏清越于是提了个建议,吃个简单的工作餐,边吃开边会。
    程鹏派了两个男人一起去买饭。
    过了一会儿,其余人也回来了。
    于成龙一一给他介绍,都是悦道各个区域的精英,有些是华络过来的,和他以前就认识。接着他们坐下来,边说边吃,于成龙话很简单:“老大,我就直接开始了,不说那么多废话。”他说。
    “没问题。”苏清越点头。
    于成龙接着说道:“经过我们这几天调查,结合官方数据统计,羊城今年网吧增长量不大,整个地区一共有14756家,其中正规的占了百分之七十七,另外非正规的百分之二十三……”
    听他介绍,发现于成龙也不用看本子,随口就来。
    这种状况除非是日常工作到位,否则靠生硬记背是不可能。
    苏清越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于成龙又道:“这其中百分之五十七的网吧,因为硬盘空间受限,只会装30-50种客户端。只有百分之十六的网吧,会装50种以上的客户端。”他介绍:“这其中小的不正规网吧,装客户端的数量更少。”
    他说,苏清越不时做记录。
    注意到女孩子给于成龙夹了口菜,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
    苏清越似乎有点明白了。
    接着他们说到最近的工作。
    程鹏说话了,“老大,羊城这里非常排外,我们的工作其实不顺利。”他介绍:“我们这些天也找了很多网吧,但是都很抗拒,不愿意和我们合作。”他解释:“按理说装客户端的网吧,无外乎游戏受欢迎、网民要求、凡是新游戏都装或者受游戏公司委托。”
    “但这里呢?”苏清越好奇地问。
    “他们也不愿意沟通。”于成龙说:“还有这里面我们发现,当地有一家企业做得很好,但他们非常有背景。渠道抓得死死的,有些网吧老板虽然可以装客户端,却不愿意做活动,更不愿意贴海报,这些都被垄断地死死的。”
    听他们说,苏清越稍稍皱眉。
    他知道一些企业,因为在当地有势力,并且在宣传上有排他性。
    这个时候程鹏说道:“但是老大,我觉得空隙还是有的,今天我和于哥在外面做调查,特地去了郊区大学城,我觉得那里是个缺口。”
    “对!我也觉得。”于成龙跟上补充:“对方渠道的注意力,基本都分布在以前的城区。如果从这里进行突破,我觉得是很有希望的。”他说,又道:“另外这里有一些刚开的新网吧,需要活动支持。”
    “对!我觉得那里是个空白,现在没人占领,我们要是不先去,给别人就得不偿失了。”程鹏补充。
    听他们说,苏清越抬起手腕,看看表。
    又看众人已经吃完了。
    他瞬间起了身,说道:“既然这样,咱们现在过去看看吧?羊城非常重要。因为羊城是整个南粤的核心,我们要想做好南粤,必须先做好羊城。这样我们就可以快速突破地方,加之示范作用导致的地方跟随,南粤市场才能彻底做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