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深一点…可以吗 @司行霈进入顾轻舟

2021年4月19日15:27:07再深一点…可以吗 @司行霈进入顾轻舟已关闭评论 856

药王天。
    裘老太太盯着丹炉里的大药,面色凝重。不止是裘老太太、纱织梦和火不烈等人,也都没能想到韩非的成长可以这么快。
    开天这么困难的事儿,韩非说开就开天了,难不成他是上天的宠儿。
    如今,他们被何道缘裹挟,不得不出手。可是,不管何道缘和韩非双方的战果如何,他们差不多都会沦为牺牲品。
 再深一点…可以吗 @司行霈进入顾轻舟        此刻,裘老太太悠悠长叹,一人死,总比整个药王天跟着陪葬的好。
    “嗡~”
    当最后一味大药如炉,裘老太太,直接喷出本命精血,融入丹炉。
    这一口本命精血,直接吐掉了裘老太太万载寿元。只见她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脸色皱纹浮现。
    这本来裘老太太就是最早一批成王的,经过这么长时间之后,又吐出了万载寿元。寿元几乎到了极限了,没几年活头了。
    那一刻,就看见丹劫汇聚。片刻之后,一连八道丹劫降临,一枚血色小丹,浮现于天穹之上。
    “嗡~”
    便在这时,就看见一身黑袍的何道缘,出现在药王天上空。
    只听何道缘语气赞叹:“果然不愧是裘老,八品神丹,一世难出几回。若有此丹,本皇此战,再添三分把握。”
    裘老太太气息萎靡,只见她喘息着道:“若非韩非小儿,夺走太上紫烟炉,此丹,有可能问鼎九品,咳咳……老身打架不行,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希望,你能赢吧!”
    何道缘伸手一抓,握住这枚丹药:“裘老,放心吧!未至最后,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说完这句话,何道缘就走了,裘老太太死活,他无所谓的。因为,药王天最后的价值,已经没有了。
    ……
    太清宫外。
    韩非大军已至,只听韩非声音震震:“何道缘,出来受死。”
    此音如雷,在太清无极等仙宫中炸开。
    这里无数人类,全都悚然。
    有人道:“韩非此人,着实狼子野心啊!竟然号称人皇,我呸,狗屁人皇。人皇就是这么办事儿的么?”
    有人唏嘘:“开天之战,一旦波及,你我哪里还有活路?”
    有人长叹,似乎放弃了希望:“于强者而言,我等皆如蝼蚁。如今,我们几大仙宫,已经封闭百年,只准进,不许出。吾皇这是不给我们留活路啊!”
    “呸,都不是好东西,强者没有一个好东西。”
    有人喝骂,将何道缘和韩非一起骂了进去。
    而这样的声音,出现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在何道缘强行封闭五大仙宫时,就已经出现了。
    有人说,何道缘分明是要带着他们一起死。
    也有人犹豫起来,绝对或许韩非那边才是正途,何道缘要以几大仙宫的亿万人族,威胁韩非。
    当舆论多起来的时候,民众自然会有一个判断。
    而今,韩非真的来了,在他们看来,韩非也没把他们当回事,一点都不顾惜他们的安全,哪配称什么人皇?
    太清宫,何道缘此刻正端坐仙宫之上。
    玄清子和云天鹤站在两旁,只听何道缘声音淡漠道:“若我出事,你们想来也难逃一死。所以,真出现这种情况,你们不必留手,五大仙宫,尽数焚毁。就是陨落了,也要断了韩非此子的人皇大道。”
    玄清子微微一笑:“到了这个地步,唯有死战。”
    云天鹤:“你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干了。”
    ……
    此刻,韩非一人站在距离太清宫百万里外。
    后方,夏小蝉等人,已经无力左右,面对如此战局,哪怕是王者之战,意义都不大。
    只听夏小蝉道:“剑神前辈,蜗皇前辈,何以让他一人孤身犯险?”
    剑神回应:“若不如此,何道缘不可能出战。”
    洛小白拉着夏小蝉的手:“你是了解他的,知道他开天时天象有多可怕。这一战,是暴乱沧海最终的决战。若韩非不去,以何道缘这些人的心性,若以亿万人族要挟,他还是得去,但那时就被动了。这时候,你只能相信他。”
    张玄玉手握长枪:“他最能给我们带来惊喜,两百年悟开天。整个暴乱沧海,也是独一份,击杀何道缘,轻而易举。”
    虽然张玄玉这么说,但是手心也是冒汗。毕竟,何道缘是昔日的人族之首,这等强者,开天都几万年了,而韩非不过刚刚开天而已。
    乐人狂瓮声道:“放心,他吃了我包的饺子,此战定然打得顺畅。”
    便在此刻。
    “刷”地一下,只看见何道缘身着黑衣,态度桀骜,出现在太清宫之上。
    “韩非小儿,本皇未去找你,你反而先找了过来。既然你要战,可敢与本皇堂堂正正一战?”
    韩非大喝:“有何不敢?你我之间,本该有一场决战。”
    何道缘冷哼一声:“既如此,便入此间。”
    只看见何道缘,随手一伸,一副早已准备好的传送阵出现。
    韩非这边,众王一看,何道缘竟然要和韩非单挑?顿时间,所有人都是心头一紧,如此情况下,本不该如此,当众皇出手,碾压而过才是。
    只听何道缘道:“你自己也是阵法大家,应该能看懂此阵。”
    夏小蝉几人也是心头一沉,这怎么能行?谁知道传送阵那边是什么?
    不过,正当几人要说话之际,却听韩非嗤笑一声:“既然要公平一战,便叫玄清子和云天鹤出来吧!不见着他们,如何谈公平?我这边,诸皇均在,可不曾藏着掖着。”
    何道缘微微点头:“如此也好,那你也让太元出来吧!别跟本皇说他不在。”
    上一次,远征百妖族,太元护持人族后方。
    或许,太元不会参与他们这些争斗,但是太元却不会坐视人族亿万生灵不管。何道缘知道,自己都动了覆灭五大仙宫的心,太元不可能猜不到,也不可能不在。
    韩非并不在意,太元出手过一次,就已经瞒不住了,只听韩非道:“太元前辈。”
    尚未见到太元本尊,便听虚空中传出太元的声音,只听他道:“本皇只护佑万民,并不想参与你们之间的争斗。”
    何道缘冷笑:“你身为皇者,有些事,想避,是避不开的!”
    何道缘说完,玄清子和云天鹤出现在远处,现出真身。
    韩非看了眼那传送阵,心说以自己现在的掌握的时光大道,哪怕在传送阵最后那一刻,逆转时光,也不是不可以。
    他相信,何道缘肯定有后手。
    但是,自己何尝没有后手?
    所以,韩非回头看了夏小蝉他们一眼:“放心。”
    便在这时,何道缘开口道:“既是本皇给你机会决一胜负,那么你是不是应该也表示点诚意,将航海仪露出来。你若赢,内域是你的。我若赢,内域还是你们的。本皇只保玄清子和云天鹤。若不然,便鱼死网破。”
    韩非嗤笑:“还没开战,就惦记着我的航海万象仪了?你要看,便给你看。”
    说完,韩非伸手,航海万象仪出现,万象轮转。
    何道缘微微眯起眼睛,跟着韩非脑海中就有声音浮现:“你该知道,你我胜负之前,剑神等人,不能动手。否则,固然你们可以击杀玄清子和云天鹤。但是,你的路,必断。你带来的诸王哪怕是诸皇,道心必阻。”
    韩非回应:“看来,你是真的是入魔了,以五大仙宫亿万人族要挟,你就这样,也配统领三十六玄天?”
    何道缘:“你以为自己好到哪里去?”
    “哼~”
    韩非冷哼一声,随即,目光扫过蜗皇等人:“待我归来,接掌内域。”
    便看见何道缘和韩非俩人一前一后,相继进去了传送阵中。
    在俩人没入的那一刻,传送阵轰然崩碎,根本不给其他人反应机会。
    夏小蝉不禁眺望虚空,意识表达得很清楚,这是要夏红烛他们重点关注。因为此来,他们也没料到,韩非竟然会选择和何道缘单挑。
    而实际上,当韩非和何道缘刚一入虚空,出乎洛小白他们的预料。在韩非和何道缘相继离开的那一刻,顿时间,剑神,王一剑,孔深,蜗皇,包括太元,全部出手。
    洛小白直接看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韩非跟何道缘尚未分出胜负,现在出手,这不是逼着他们玉石俱焚么?
    哪怕是玄清子和云天鹤,也全都愣住,虽然他们本来就准备好覆灭五大仙宫,但那也并非现在啊!
    韩非和何道缘俩人刚走,这些皇者不可能不知道双手交手之下的潜规则,现在出手,这是逼迫他们现在就引爆五大仙宫啊!
    玄清子脸色大变:“尔敢出手?难道要置亿万人族于不顾?你们的道心和韩非小儿的人皇路,难道都不管了?”
    只见云天鹤和玄清子相视一眼,心道不好,这些人不按常理出牌。
    两人心头同时一狠,五大仙宫纷纷颤动了起来,仿佛同时间爆发了N级地震,下一秒似乎就要崩溃。
    而且,周围虚空出现了坍塌的征兆。
    云天鹤大骂一声:“既然要死,那就一起死。”
    然而,便在此刻,就看见五大仙宫所在,同时被一股神秘力量给封印,所谓的玉石俱焚之策,顷刻间瓦解。
    却见剑神等人却纷纷松了口气。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