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第一次交给父亲的传统 |与同桌在教室里弄h

2021年4月17日12:53:11女儿第一次交给父亲的传统 |与同桌在教室里弄h已关闭评论 9

    “少爷,它们两个行吗?”

    幽月对于金太郎和青铜仙鹤的组合,十分的怀疑。

    “放心,它们两个看起来虽然不着调,可办事能力还是不错的。”杨云帆却是对两个小家伙,十分放心,知道它们平时虽然爱玩闹,可一旦干起正经事,还是很卖力的。

    而且,就算暴露也无妨。

    金太郎一口,就能将那些低阶邪魔,吃的干干净净,不会有任何的隐患。

 女儿第一次交给父亲的传统 |与同桌在教室里弄h        “既然少爷这么说,那我就等一等吧。”

    幽月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心中并不放心,她握着手中的青玉剑,耳朵竖起,只要楼上有稍微一点情况,她便出手,先下手为强。

    ……

    五楼。

    青铜仙鹤与金太郎,轻手轻脚的站在一个房间门口。

    “毒蛤蟆,准备怎么搞?要不要,我先用风刃,帮你把门切开?”

    青铜仙鹤看着一扇大门,跃跃欲试。

    “不需要。看我的。”

    金太郎却是嘿嘿一笑,然后猛吸一口气,身上的魔纹开始“咕噜咕噜”的变化了起来,皮肤表面更是“噗噗的”发出了一种,说不出的恶臭气味。

    “靠,好臭的味道,毒蛤蟆,你是不是放屁了?”

    青铜仙鹤闻到这味道,顿时勃然变色,后退了几步,想到了不愉快的往事。

    “吱嘎。”

    只是,就在这时,让青铜仙鹤惊讶万分的事情发生了。

    那一扇关得严严实实的房门,居然主动从里面打开了。

    “哞~~”

    不久之后,一只长着三个牛头的粗野邪魔,双目赤红的看着金太郎,仿佛被它的美貌倾倒,语气兴奋道:“好漂亮的牛魔美女,体香也如此诱人,没想到,这地方的特殊服务,如此周到。”

    “小宝贝儿,别站在门口了,快进来吧!俺老牛,快要忍不住了!”

    噗通。

    听到这话,青铜仙鹤差点一头栽倒,给金太郎跪下了。

    这是什么邪术?

    太逆天了吧!

    能让人,把这么一只丑陋的毒蛤蟆,看成是牛魔美女?

    这时,青铜仙鹤不由转过头去,只见金太郎的眼眸当中,散发出一圈圈的奇异魔纹,而它整个身子,也在那一股臭气当中,变得模模糊糊。

    “难道,这是毒蛤蟆的血脉秘术?这也太逆天了吧?”

    青铜仙鹤满脸呆滞的看着,那一头牛魔,搓着手,兴奋的将金太郎迎入房间当中,然后哼哧哼哧的就开始脱衣服。而金太郎,则是舔着舌头,一副准备享受美食的嘴馋模样。

    太阴险了!

    金太郎这一招练成了,还需要出去捕食吗?

    只要这气息一散发出来,自动就有邪魔上门送死。

    而且,那些邪魔闻了它的气息,好像会产生幻觉,将金太郎当成是自己的梦中情人。

    “砰!”

    青铜仙鹤还想看一看,接下来发生什么。

    不过,那牛魔显然没有忘记关门,直接将青铜仙鹤拒之门外。

    ……

    很快。

    房间里便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音,像是床板在摇动,也像是有人在啃噬牛腿肉。

    总之,有声有色,让人浮想联翩。

    青铜仙鹤,孤零零蹲在门口,此刻它感觉自己像个傻子,

    它的内心里,把金太郎骂了个狗血淋头,早知道这么轻松,就让金太郎自己一个人上来了,它来这里做什么?

    听墙根吗?

    “呼,舒服……”

    一分钟之后,房间内的声音终于停下来了,正当青铜仙鹤准备甩手下楼的时候,金太郎却是一脸满足的从房间里走出来,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

    “绿毛鸟,拿着。”

    然后,它手一抖,将一枚非金非铁的黑色令牌,随意丢给了青铜仙鹤,然后便大摇大摆的去敲隔壁的房间。

    “咚咚。”

    它一边敲门,一边喊道:“大爷,特殊服务了解一下,后半夜半价哦,错过又要等一天。”

    “咩咩~~半价,真的假的?老子正愁睡不着呢,赶紧进来!”房门打开,一只顶着山羊角,脸上全是口器的爬虫类邪魔,流着口水一把将金太郎,拉进了房间里。

    淫羊角虫!

    青铜仙鹤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个邪魔的种类。

    “淫羊角虫,听说是一种充满警惕性的邪魔,怎会如此愚蠢,大半夜就让陌生人进屋?”青铜仙鹤心中不解,这些淫羊角虫虽然实力不强,可警觉性也太弱了吧,一点也没有怀疑金太郎吗?

    “一定是毒蛤蟆身上的气息,有古怪!”

    很快,青铜仙鹤便怀疑了起来。

    金太郎这家伙,身上带着剧毒,平时它都不敢轻易碰对方。而现在,金太郎进化了一次,这毒素,似乎更加克制邪魔了。估计,那些邪魔闻了金太郎的气息,神志都不清了。

    怪不得,毒蛤蟆这家伙,天天想着让少主,带他来邪魔世界。

    到了这地方,对这家伙来说,好比是鱼入大海,鹰击长空,大有一番作为啊。

    “嗝儿~~”

    “这只爬虫,口感不是很好,身上没有几两肉,全是干柴。数来数去,这么多邪魔里面,还是魅魔好吃,口感嫩滑鲜美。”过了不久,金太郎一脸嫌弃的从房间里出来。

    它又随手丢了一块身份令牌给青铜仙鹤。

    第二次收到这身份令牌,青铜仙鹤已经有一些麻木了。

    它甚至有一些不耐烦,催促道:“毒蛤蟆,动作快点,还差好几枚呢。”

    “知道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金太郎开始挑食了。

    它在楼道上走来走去,这边嗅嗅,那边闻闻,开始谨慎的挑选下一个下手的对象。

    ……

    半个小时之后。

    杨云帆在房间之中,感觉到,两个小家伙开始下楼了。

    他知道,身份令牌,应该已经凑齐了。

    “差不多了。”

    他站起来,招呼了幽月一声道:“准备下楼。”

    一边走,杨云帆一边询问幽月道:“接下来,我们还需要做什么?是直接进入【灰雾星球】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

    幽月为难的摇了摇头,有些不好意思道:“上次,主人只带我走到这一步,我们并没有进入【灰雾星球】,更不知道入口在哪里。或许,我们应该抓一个知道真相的邪魔高层人物,让它给我们带路。”

    “这么麻烦啊。”

    杨云帆听到这话,不由皱起眉头。

    在邪魔的地盘上,还要抓人家的高层,这行为,实在是太作死了吧。

    不过,这难不倒他。

    “先下楼吧。”

    此时,杨云帆心中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

    ……

    酒店大堂之中。

    “嘿嘿,今晚爽了。”

    杨云帆等了几分钟,青铜仙鹤与金太郎,便贼头贼脑的从楼上下来,然后将一叠身份令牌,交到了杨云帆手里。

    “少主,这些身份令牌,外表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用一种魔纹石,雕刻出来的。不过,上面有数字编号,我怀疑这些编号,乃是对应邪魔的族群,我们不知道这里的秘密,胡乱作假,可能会暴露。”

    青铜仙鹤有一些犹豫的道。

    这身份令牌的制作形式,很像地球上的身份证,不知道编号规律,一旦被检查,肯定露馅。

    “没关系。这身份令牌,只是以防万一。我在街上观察过一阵子,正常情况下,无人会检查。”幽月却是让众人放心,并且每个人发了一张身份令牌。

    魔界,不是高科技文明。

    这里的管理,十分粗犷。

    如果这【灰鸷邪主】的统治,真的如此严苛规则,靠一张身份令牌就能统计所有邪魔,那些桀骜不驯的邪魔,早就跑去其他

    林地了。

    “几位客人,这么早?”

    酒店大堂的值班经理,乃是一个穿戴整齐的石像邪魔,没事的时候,它便化成雕塑,蹲伏在酒店门口。

    此时,看到杨云帆一行人下来,它缓缓活动了一下身躯,石化皮肤慢慢变成血肉,恢复成了一个身穿礼服,脸色苍白,露着尖牙的吸血蝙蝠模样。

    然后,他彬彬有礼的来到杨云帆身旁,躬身道:“尊敬的客人,有什么需要帮忙?”

    “本座,来自【迷雾大深渊】,奉【迷雾邪主】的命令,前来此地,抓捕一头,叛逃的帝级邪魔。经过数十年的查找,本座发现,那家伙就潜藏在【灰雾星球】之上。”

    “你若是有什么消息,提供给本座,本座,不吝赏赐。”

    杨云帆目光倨傲,眼神冰冷的看向那一头石像邪魔。

    他一身华贵的魔纹铠甲,脸上带着邪异的魔纹面具,身边又跟着几个形象各异的帝级邪魔,外加一头魔鹤坐骑,以及一只魔蛤宠物,看起来,确实很像某个邪主强者身边的大将。

    “这个,这个……”

    那石像邪魔听了这话,神情顿时和有些犹豫起来。

    邪魔世界,哪怕统治的再规范,肯定也无法控制罪恶发生,尤其是从其他领域逃过来,犯了事的邪魔,简直数不胜数。

    就杨云帆刚才那一句话,他的脑海中,可以翻出来,数十个符合条件的帝级邪魔。

    “只要你的消息有价值,本座大大有赏。”

    杨云帆一边说,一边从储物袋内,拿出了一袋子的灵源币。

    灵源币,不但在鸿蒙大世界流行,在邪魔世界,一样是修炼资源,受到欢迎。

    “哗啦。”

    杨云帆直接将那一袋子灵源币,丢了过去。

    那石像邪魔一摸袋子,便感觉份量十足,心头大为激动。

    “这【迷雾大深渊】来的人,真豪气啊,一出手,就是一千灵源币!”

    这一千灵源币,对于这石像邪魔来说,乃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为了得到这赏赐,它的腰,连忙弯下去不少,语气也谄媚了不少。

    “大人,您能仔细说一说,那人的特征吗?”

    它觉得,只要帮杨云帆抓到那个叛逃者,以杨云帆的大方豪迈,说不定会赐予它更多的灵源币。

    “这家伙,实力不算强,可以说是平平无奇。不过,它巧言善辩,在【迷雾大深渊】的时候,就擅长魅惑主上。本座猜测,它来了此地之后,多半也会受到【灰鸷邪主】的宠信。”

    “另外,这家伙喜欢敛财,性格又贪婪,最容易得罪同伴,在大多数邪魔的心中,它的口碑应该极差。”

    邪魔,有许多种类。

    其中一些邪魔,本身实力不强,可却阴险毒辣,类似于军师。

    这种邪魔种类,容易受到大人物的宠信。

    邪主强者身边,这种智谋类邪魔,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个。杨云帆随便说了一个共通特点,大概率能得到一个有效目标。

    “大人,我知道是谁了!”

    此时,那石像邪魔听着杨云帆的描述,每听一句,就越发相信心中的判断。

    等杨云帆说完最后一句话,它顿时兴奋的跳了起来,道:“您要找的那个叛徒,应该是……贪婪与无耻的代名词,卑鄙与下作的象征,【灰烬魔女】。”

    “是吗?”

    杨云帆眸光一动,却是没有马上选择相信。

    他怀疑,对方是在试探他。

    此时,他装出一副思索的样子,不满的沉吟道:“这家伙,又改名了吗?怪不得,本座一直找不到它。”

    见杨云帆没有马上相信自己,而是在怀疑哪里出错了,那石像邪魔心中,对于杨云帆一行人的反常行为,不再警惕。

    他赔着笑,躬身道:“大人恕罪,刚才,小的稍微试探了一下大人。其实,【灰雾星球】上,没有【灰烬魔女】这号人,只有一个叫【灰鳞魔女】的帝级邪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