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文/为什么做完后流出很多液体

2022年9月24日07:56:13高H文/为什么做完后流出很多液体已关闭评论

    

因为前两天换班请假,林绵绵今晚加了个夜班,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九点半。

高H文/为什么做完后流出很多液体

        

街上了了行人,店面都关了,没有灯,路很暗很静。

        

好在月色不错,单位离家也不远。

        

顺路的同事渐渐分开,再拐过一条胡同就到家了。

        

林绵绵脚步微顿,从出了单位就发现似乎有人跟着自己。

        

本以为是多想了,可这会别人都走了,脚步声还是没有消失,那就的确是冲着自己来的。

        

进了胡同快走几步,那脚步却越追越急。她第一次觉得这胡同太长太黑,手心满满都是汗水。

        

心一横,快跑几步,将身子隐在拐角的暗处,手伸进包里。

        

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她心脏跳的很快,用力紧了紧手里的塑料罐。

        

但那声音一瞬间停住了,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声,在黑夜里砰砰作响。

        

咚的一声,像是有人倒地的声响,吓得她手一抖。 

        

接着,她看见月色下一个人影,忽明忽暗的映在对面墙上,马上就要到达转角处。

        

林绵绵闭住呼吸,却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林绵绵?”

        

对方忍不住开口出声。

        

林绵绵却来不及思考,尖叫一声,转身照着那人的脸按动开关。

        

“啊!”

        

嗤……

        

雾气喷出,带着刺鼻的尖锐气味。

        

来人一把握住她的手,把头偏到一边,却不可避免被喷溅到脸上一些,一阵生辣的刺痛,他紧紧闭眼,又伸手攥住林绵绵另一只拍打的手。

        

“别怕,是我。”

        

林绵绵挣扎了几下,只觉得声音的确有点耳熟,又借着月光仔细端详了下,样貌儒雅精致,似曾相识。

        

“你不是,上次送贺大哥回来的那个……”

        

那人笑起来,似乎很高兴她认出自己。

        

“蒋文锦。”

        

“哦哦,你半夜跟着我干什么?抱歉,把你当成坏人了。”

        

看他眼睛被熏得通红,完全睁不开,还流泪不止,林绵绵心里升起歉意。

        

“说来话长。”

        

蒋文锦往身后指了指。

        

“你没弄错,的确有坏人跟着你,不过看来你早有防备,倒是我多管闲事了。”

        

“啊?”

        

林绵绵见那边地上果然趴伏着一个男人,小心的凑近打量了一眼。

        

“郑秋生?他跟着我干什么?”

        

“你认识他?”

        

“之前有点旧怨。”

        

林绵绵没细说,见他抬手擦眼睛忙拦着。

        

“别用手擦,我带你回去用药水洗洗。”

        

“好。那这个人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蒋文锦下了船,原想在林绵绵门口等着见上一面,发现半路有人跟踪,才赶上来把他打晕在地。

        

这人似乎不是善茬,被打倒的时候神色凶狠,手里还攥了把匕首,恐怕不是单纯一点私人恩怨,或是想抢劫那么简单。

        

至少有伤人或者杀人的意图。

        

林绵绵也在犹豫。

        

公安局离得远,如果一个人去报警,留下哪一个都有危险。两个人一起去,耽误的功夫,怕郑秋生醒过来逃掉。

        

林绵绵寻了个木棍,走过去狠狠在他脑袋上打了两下,摸了摸鼻息确定不会马上醒来,才拍拍手走回来。

        

“先回院子吧,要是陆大哥在的话让他来处理,我扶着你。”

        

“好。”

        

蒋文锦顺从的笑了笑,心安理得的握住伸过来的一双柔软的小手。

        

也算因祸得福?

        

……

        

陆岩回来的时候,蒋文锦已经被林绵绵上了药,眼睛能睁开了,只是还微微泛着红。

        

正坐在桌前陪着老太太喝水看电视。

        

听说电视就是他当初帮忙弄回来的,老太太对他的态度又热情了几分。

        

听见门响,几人都看过来。

        

陆岩点点头。

        

“我去的时候人还没醒,已经捆起来送去马涛那了,放心。等审出消息,他明天会过来知会咱们一声。”

        

蒋文锦起身告辞。

        

“那就好,我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还有朋友在等着。

        

既然绵绵没事,那我就先走了,你们也早些休息。”

        

老太太拍了拍他的手。

        

“多谢蒋同志了,要不然我们家绵绵说不定就受伤了,现在这世道,坏人真是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