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亲弟拿走了第一次&公共场合自慰play

2022年9月23日15:09:27被亲弟拿走了第一次&公共场合自慰play已关闭评论

     

“题目已经给你出了,你选哪个?”

被亲弟拿走了第一次&公共场合自慰play

        

猞拜罗捏着她的耳垂,不轻不重地提醒她,这是一道限时作答的题目。

        

“现在就选!”

        

绿茶哭唧唧。

        

太过分了!

        

系统逼她做死亡选择题!

        

系统被一拳爆菊,她还得做攻略靓仔的选择题!

        

跟鱼分手是不可能的,他那条活泼热情的鱼尾巴她还没钻研透彻呢!昨天的水太深了,她感觉自己被鱼日了,又好像自己日了鱼,她得搞清楚对方的鱼尾巴究竟是圆的方的还是角形的,确立攻受地位很重要!

        

辣妹看起来被她磨平了棱角,很好说话的样子,般弱这个胆大包天的小绿茶蠢蠢欲动,“有没有e项啊,比如周一二是你,周四五六是琉哥……”

        

猞拜罗语气平静,“然后周日你休息?”

        

般弱眼睛一亮,矜持地露出她的小虎牙,狐狸小尾巴无形摇动。 

        

“要是你觉得行的话,其实我没什么问题的。”

        

嘭!

        

烤炉当场炸了!

        

四分五裂,死得极惨!

        

[敌方战斗力+1000000]

        

[我方意志力-1000000]

        

般弱的小虎牙受惊缩回,她立即改口,“跟你开个玩笑的嘛,不要这么严肃,我选b,选b行了吧?”

        

逃过分手劫难的她暗暗庆幸,还好有空子可以钻!

        

舔个乳环而已,当姐姐的大气满足他!

        

猞拜罗盯她,“确定选这个?不改?”

        

“不改!改了我是喵喵!”

        

当姐姐的小手一挥,大气得很。

        

“可以。”猞拜罗颔首,目光深沉,“希望你遵守规则,当着那条鱼的面,好好舔给他看,什么时候那一层金漆掉了,你再停嘴。”

        

般弱:“喵喵喵???”

        

你比我还不讲茶德,这附加条件也太狠了吧!

        

般弱死活不肯同意,声嘶力竭地喊,“那我选d!选d!”

        

她摆烂了!她要回去!

        

“晚了,d项失效了。”猞拜罗拍她的头,“你是要自己走着去还是我抱你过去?”

        

“我不去!!!”

        

般弱蹬起腿踹他,被猞拜罗熟练夹在腿间,她的小脸顿时变得红扑扑的,“……哼!休想诱惑我!”

        

“什么诱惑呢?”

        

烘焙房又多了一道杀机,衡骁身高腿长倚在门边,笑眯眯看着他俩,“哟,猞拜罗,你跟我的女友又玩上了。”

        

般弱狂使眼色。

        

废物鱼鱼,别顾着耍帅了,快来救我!

        

猞拜罗头颈笔直,肃穆克制得像是一座黑色宫殿,压迫感迎面而来,“她的心意如风不定,我只是让她重新确认归属。琉,她是我初恋。”

        

“说得好像她不是我初恋似的。”

        

衡骁凉凉地说,冲着般弱翘了翘唇角,“你还记得自己是有老婆的吗?过来!”

        

般弱就要抬腿蹦跶过去,但一只宽厚的手掌压住她的裙摆。

        

“你答应我的。”

        

四年级生绷紧了唇线。

        

般弱又想装死,但鱼塘里的两条鲨鱼都不允许她咸鱼。

        

“你又答应他什么了?”

        

衡骁再也淡定不了,他快步如风走过来,充满了审视的意味。

        

般弱干笑,哀求看向猞拜罗。

        

猞拜罗却没有看她,他做了一件让情侣组都震惊的事情,只见他抬起手臂,也不跟你玩虚的,拎着领口就是那么暴力一扯,噼里啪啦,扣子甩脸,黄金乳环随着主人的胸膛而起伏,双头鹰被雕刻得贵气凌厉。

        

“我操!”

        

衡骁被情敌这一手炫得晃神,手掌绕过般弱的肩膀,一把捂住她的脸。

        

“哥!哥!那是鼻孔!”

        

般弱险些窒息。

        

衡骁又把手掌往上放了一放,恶狠狠遮住了般弱的眼,他皮笑肉不笑,“猞拜罗,当众脱/衣,□□我女友,你这就过分了吧。你明知道这个小色魔最喜欢肌肉跟乳环。”不就是小麦色大胸肌吗,等着,他出海晒一趟,最好能晒出个天然猪头纹身,卷死这个乳环室友!

        

嚯!

        

这家伙讲什么!

        

般弱踢他的腿,注意影响!

        

四年级生没有羞耻,好像做了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声音浑厚强势,“她答应我,要把这一枚权力的乳环,吻到失去颜色,她选择了我。”

        

小绿茶没有忍住反驳他,“你个选项都是选你的,我能怎么办啊?”

        

衡骁则是抓住了盲点,“还有一个选项是什么?为什么不选?”

        

般弱没吭声,怕刺激海王。

        

猞拜罗也没有出面回应,他认为这种离奇的事情有人知道得越少越好。

        

于是在俩人一致的沉默下,鱼哥寂寞了,冷了。

        

——这猞拜罗跟小绿茶藕断丝连!

        

“啵!”

        

般弱的小屁股陷得更深,她惊恐得瞪眼,两手撑着,怎么也拔不出来,怎么一个草字了得。

        

猞拜罗:“……”

        

衡骁:“噗。”

        

般弱嘶吼,“笑屁啊你!快把我弄出来!”

        

衡骁这条鱼暗戳戳记仇,他慢条斯理地说,“我看这个屁缸挺好的,本来屁屁就不大,有了这个就性感加倍。”

        

你以为我是你吗!追求电动马达臀!

        

般弱见硬的不行,直接来软的,她垮着小脸,“别闹,吸着好疼。”

        

“该!”

        

衡骁弹指就要敲碎,被般弱阻止,“别别别,把我抽出来就好,这个缸好贵的!”

        

那没办法了,衡骁斜靠着桌子,把般弱当小孩一样抱着,细长的眉挑向情敌,有一股挑衅的味道,“猞拜罗,麻烦你,帮助我女友从屁缸脱困。”

        

般弱气得锤他。

        

什么人啊,这是,还嫌修罗场不够腥风血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