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纨吞吐&恶魔的囚奴虐殇

2022年9月23日14:12:05李纨吞吐&恶魔的囚奴虐殇已关闭评论

        

江阳在楼下碰到了王大爷。

李纨吞吐&恶魔的囚奴虐殇

        

王大爷不着急去坐地铁,而是把江阳拉到了旁边小树林。

        

江阳:“你干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江阳觉得王大爷为了他儿子王铮,要毁他容。

        

一个大爷拉着他钻小树林,他只能想到这点了。

        

然而,事实比江阳想的还要离谱。

        

大爷从包里抽出一条男士内裤,“给你!”

        

江阳吓的后退一步,“大爷,你,你这什么意思?”

        

王大爷记性很好,“你不是要我儿子的内库,说拍戏用?”

        

王大爷保证,这条内裤是新鲜。

        

“啊?” 

        

王大爷:“没用过的。”

        

“嗨。”

        

江阳吓一跳,

        

这一老一少就是有代沟。

        

他还以为王大爷精神不正常了,今天去送人去医院,不是去看人呢。

        

江阳说不用了。

        

这不是光有一条内裤就行的,到最后还得正主儿去店里要自己的内裤。

        

昨晚上,在睡觉前座谈会中——就是睡觉前搂着媳妇聊天,这是江阳最喜欢的睡前节目——李清宁说了酒局上的事儿,江阳觉得宁姐真帅!

        

当然,宁姐的本意是让江阳注意,不要让大爷引着喝酒去。

        

这不可能。

        

就大爷这吃个炒肝都跟做贼一样的姿态,酒应该没人敢让他喝。

        

江阳也不敢,万一人出事儿了呢。

        

总之,就以宁姐和王铮那圈子的过节,江阳就不可能,也请不来王铮,索性让天王孟在行贡献一条内裤吧,天王还贼喜欢演戏,让他客串妥妥的。

        

李清宁当初还去天王演唱会当过嘉宾呢,由老婆出面邀请,天王肯定客串。

        

“行吧,那咱俩不影响吧?”

        

王大爷在这儿可就江阳这一个聊得上天儿的,就他儿子跟他都没什么好聊的,他们已经成忘年交了。

        

这时,路边一个大妈路过,在看到大爷手里内裤后双眼瞪圆,还把身子藏在树后。

        

“不影响,不影响,你请我吃饭就行了。”

        

江阳让王大爷快离开这是非之地,而且他对大爷的请客念念不忘,怎么着也得实现啊。

        

王大爷把内裤放兜里,“那没问题,咱们回来以后去吃正宗涮羊肉,西来顺!”

        

江阳无语,这西来顺可太正宗了。

        

但本着不吃白不吃的原则,江阳给李清宁打了个电话,告诉老婆中午他不回去吃饭了。

        

俩人边走边聊上了地铁。

        

王大爷聊的是养鸟和唱戏那点事儿,江阳是很好的聆听者,有时候王大爷想,江阳要是自己孙子就好了。

        

地铁是江阳请的。

        

王大爷有些不好意思,上了地铁以后,想请江阳坐座儿,“我往那儿一站,小伙子让位子以后,你马上坐上去,然后我再去找别的小伙子让座儿——”

        

江阳服气:“大爷,咱别这么缺德,不然别人会说老人都坏了。”

        

“胡说,明明是坏人都老了。还有,你们年轻就没坏人了?你要明白,好坏不分年龄和性别,生活条件决定品德的高低……人本质上是动物……”

        

江阳让王大爷上了一课,他觉得王大爷这马哲学的真好。

        

他们很快到了医院。

        

在打听鸟友消息时,江阳发现就诊的病人跟他想的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也就一个女人失恋钻了牛角尖走不出来,变的疯疯癫癫的;余下的不是抑郁、焦虑,就是失眠、酗酒和厌食。

        

不过,在看到王大爷鸟友的时候,江阳无语了。

        

这大爷站在床上,笔直,目向前方。

        

他还记得王大爷,在王大爷走进病房的时候,鸟友很高兴,居高临下地问王大爷:“王爷,您看我训的这红子怎么样——”

        

他拍了拍自个儿屁股,“您看这神态,您再听这叫声——”

        

鸟友头朝前:“啾啾!”

        

王大爷点头,“正宗的南方红子!”

        

江阳觉得王大爷也有病得治。

        

等从医院出来以后,江阳买了跟老冰棍,蹲在马路边等公交车。

        

王大爷望了望后面,轻叹一声,“这养鸟养的啊,把自个儿关笼子里了。”

        

他很庆幸,有江阳这个人逗趣,他要是整天就跟鸟打交道,指不定也变成这样子。

        

江阳让王大爷别沮丧,这社会就是个大鸟笼,然后人还给自己整了个鸟笼,这医院里面许多病都这么来的,“你儿子不就是,一心奔着影帝去,不结婚,不谈女朋友,哎,不是性取向有问题吧?”

        

王大爷说应该不会,“他电脑上片子挺多的。”

        

江阳很好奇影帝的品位,“是国际知名影星的,还是你儿子自产的?”

        

前面还好,后面很刑啊。

        

王大爷想了想,他回去得看紧点。

        

江阳笑了,“哈,你看,你把你儿子当鸟了吧。”

        

这道理就怕生搬硬套,什么都能套进去。

        

王大爷唱戏一样拱手,现在年轻人太能扯了,别说,扯的他心情好了不少,就是——

        

“你怎么不给我买根冰棍?”

        

“这是我老婆给我的零花钱,你找你儿子要去。”

        

“买就买。”

        

王大爷刚站起来,车到了,俩人上车直奔西来顺……

        

陈姐拿到稿子后,窝在沙发上看。

        

“行,不许喝酒啊。”

        

李清宁在得到江阳保证后,撂了电话。

        

陈姐问:“怎么了,不是去医院吗,怎么还整上喝酒了,去医院喝酒?”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觉得江阳和王大爷干得出来。

        

“中午不回来吃饭了,去吃涮羊肉。”

        

“跟王大爷?真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