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嘛…再用力一些高H&老师,别停(H)

2022年9月23日13:39:08来嘛…再用力一些高H&老师,别停(H)已关闭评论

        

这一身穿的倒是符合他自己的年龄,不像方蓝似的,年纪不大,却偏偏要穿三四十岁的人穿的衣服,硬生生地将自己给穿老了。

来嘛…再用力一些高H&老师,别停(H)

        

而且,这孩子不跟他那亲姐姐似的,一见着她就狂吠。

        

总结来看,她对这个方宇感官不错。

        

“二姐,大姐其实也没什么错,是妈她做错了。”

        

“没错?”方蓝不可思议地看着方宇,随后怒气冲冲地开口:“她方熙禾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这么向着她?我记得你之前不是这样的啊。

        

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现在为什么会站在这里,要不是她,你的学业怎么会被迫中途中断?”

        

方宇闻言,微微垂眸,餐厅里的暖光打在他的睫毛上,落下一片碎影。

        

方宇的学业被迫中断了?

        

为什么?

        

熙禾下意识地看向天诀,却见天诀朝她微微摇头,这个他也不是很清楚。

        

“为什么中断学业?”

        

熙禾看着方宇,她对这孩子印象不错,这孩子要是真的因为她学业中断了,那她可是会良心不安的。

        

“我……”方宇吐了半天就说了一个“我”字,一旁的方蓝见熙禾居然还在乎方宇,又见方宇不知为何吞吞吐吐只说出来了一个字,索性将人直接拽到了自己的身后。

        

“我来说”,方蓝瞪着熙禾:“你的粉丝在网上攻击我们盛兴娱乐,甚至牵扯到了我们的总公司昌盛集团。

        

如果只是这个,还不至于让我弟中断学业,但是你却曝光了我盛兴娱乐的台柱子程谨的事情,牵扯到了妈。

        

爸怀疑我们两个不是他们亲生的,非要做亲子鉴定,他甚至因为害怕给不是自己孩子的方宇花冤枉钱,所以让他尽早离开那片吃钱的地方,要不然你今日如何能在这里见到他?”

        

“我的粉丝?”

        

熙禾看向天诀,她今日虽然也察觉到了直播间的不对劲,但是还没来得及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天诀微微点头,随后将网上的事情大概和她说了一遍。

        

熙禾缓缓点头,她明白了。

        

“这件事情我已经了解了,但是我觉得我没有错,错的该是你们的母亲,你们应该算账的也不是我。”

        

熙禾站了起来,看向方宇:“对于你的经历我非常的抱歉,但是也仅此而已,即便是再来一遍,我一样会那样做。”

        

熙禾说着,眸中带着一丝坚定,随后她看向天诀:“阿诀,我们换个地方,我现在不想在这儿吃了。”

        

“你别走”,方蓝想伸手拽住熙禾,但是却扑了一个空,气得她直接大叫:

        

“方熙禾,你害了我们一家,居然还没有丝毫愧疚之感,早知如此,当初我爸妈就不该养你,你这个白眼狼,你……唔……”

        

方蓝惊恐地看向自己的弟弟,指着自己的嘴,却急得什么都说不出来。

        

方宇见方蓝这样,微微皱眉,还没开口便听方蓝忽然开口道:“方熙禾这个贱……咦,我能说话了?”

        

“你刚刚……”方宇试探着开口。

        

“阿宇,我刚刚忽然不能说话了,你还记得我给你看的那些视频吗?我怀疑这个方熙禾不一般。”

        

方宇看了看熙禾离开的方向,又看了看自己的姐姐:“二姐,你说,大姐怎么不一般了?”

        

“从前我以为是方熙禾被什么人给捧起来的,但是刚刚,我改变了主意。

        

刚刚我开口骂她,但是却莫名地说不出话了,我怀疑这事儿和她有关,一定是她干的,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一定不简单。

        

我怀疑她可能有了什么特殊的机遇。”

        

方蓝身为一个爱看小说的人,最清楚这些东西了,那机遇会是在什么时候出现的呢?

        

方蓝一怔,她忽然想到了她先前好像明明把方熙禾弄死了来着。

        

原本她以为她没有将人彻底弄死,所以才导致方熙禾还活着。

        

但是依着刚刚的情况来看,她很有可能是将人弄死了,但是她得到了什么机遇又活了。

        

不对,方熙禾刚开始好像不认识她,也就说要么方熙禾死过一次失忆了,要么她就不是方熙禾。

        

方蓝想着,背后惊出了一身冷汗。

        

她本人其实更倾向于后者。

        

但愿她想的都是错的,小说毕竟是小说,现实中怎么可能有呢,她可千万不能自己吓唬自己。

        

“怎么了?你在想什么?”方宇轻轻推了一下方蓝。

        

方蓝回神,摇头,“我在想这个方熙禾到底还是不是从前的方熙禾。”

        

方蓝没说那么细,她曾经杀过方熙禾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正处于紧张状态的方蓝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旁边的人眸中一闪而过的阴郁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