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的故事&性饥渴的工厂女工

2022年9月23日13:14:23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的故事&性饥渴的工厂女工已关闭评论

      

这天,张部长带着楚慎去开会,参加会议的全是各部门大佬,特事处张部长在这里也只能被人叫小张。

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的故事&性饥渴的工厂女工

        

会议气氛比较沉闷,有人发言,“经过第十二次国际协商,依旧没达成共识,西方还是抱着开打的念头。”

        

有人道,“他们到底有没有脑子?献祭天魔的是他们,想要开打的也是他们,他们精神分裂啊!”

        

“也不能这么说,献祭天魔的是拜魔鬼教派,和政府行为无关,我们国家也有这种傻逼的。”

        

“那我们国家没人公开敢做这种事,天魔得到的祭品也不多,他们是公开的!他们政府知不知道这会造成什么影响?”

        

“国情不同啊,人家讲究人权,法律细到能不能在公共场合吃冰激凌,他们的掌权者还是有脑子的,再说了,他们党派多,也得为自己的利益考虑,那就……”

        

有人就冷笑,“对,到时候天魔入侵,人类末日来临,大家沦为猪狗,这时候就不用想什么利益了!”

        

张部长道,“其实现在如果归类的话,就是两条,一条是加固封印,一条是准备开战,其实这说起来也是一条,封印在松动,我们找不到加固的办法,最后也只能开战,我们老祖宗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目前我们对天魔一无所知,我们武器对他们究竟有没有用也不知道。”

        

大家都沉默了。

        

有人打破沉默,“西方那些国家不是想要联合他们那里的非人一起抵抗天魔么,到底有没有效果啊?”

        

“谁知道,我是不信的,非我族类……哼”看到楚慎抬头,那人到底没敢往下说。 

        

张部长也有些不高兴,“别人的事我们也不知道,但在我们这里,大方向上大家都是一致的,就是昆仑也有明确态度,愿意共同抗击天魔!”

        

最后大领导总结了会议精神,还是以看护封印为主,做好迎敌的准备。

        

会议结束,有个大佬叫住了张部长和楚慎,三人去了小会议厅。

        

小会议厅里有个世界地图,不过和人们经常看到的地图不一样,上面标注的是非人生物分布区和封印天魔的阵法方位。

        

上面已经新添了不少新的封印标志,苗家村赫然在例。

        

大领导道,“大型封印阵法一共七个,我们国内就有三个,四个散在其他国家,自从上回苗家村的事发生后我们才发现还有小型封印阵法辅助,我们之前只关注那些大的封印,没想到还有小封印。”

        

“小封印看似威力不大,如果封印消散,那是会对大封印产生重大影响的,好在发现的早,你们来看,苗家村在这里,我们后来又发现了几处小封印,然后结合方位推算了一下,小封印应该有四十九处,散落在全球。”

        

大领导还道,“那个新来的小明,为人怎么样,思想觉悟如何,能力怎么样?”

        

张部长哪怕对楚慎说过还要考察一下明若楠,对外还是赞不绝口,“……不是我替她吹牛,就人参娃娃的功效,几个人能抵挡?可只有小明没有对人参娃娃产生过任何贪念!她的思想觉悟很高,能力也是数一数二的!”

        

大领导点点头,“那行,以后也要对她加强培养,委以重任,这是推算出来的小封印地点,你们拿去,进行排查,这些封印都要加固,任务很重,张部长,你们可得加油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都在我们手里!”

        

明若楠在特事处看似很受重用,其实核心任务根本没接触过,这也正常,得到信任也得有过程,不是你厉害我们就得信任你。

        

想要接触核心任务,能力是一点,还得品德思想过关,否则半路叛去天魔那边,或是本身就是天魔的傀儡,那人类哭都来不及。

        

特事处成立的时间门不长,审核机制也严谨,目前还没有叛逃的人,但天魔的傀儡想混进来的也有,都被甄别出来了,那些门派家族里叛逃的和成为傀儡的都有,虽然也都处置了,他们对上政府到底也理亏。

        

这一次张部长决定让明若楠接触一些核心信息,之前明若楠的表现也是加分项。

        

小封印的位置推算出来后都要去确认加固,特事处又忙了起来。

        

探勘小封印是一定要两人搭档的,其中一个还得确认根正苗红,顾鹰要和王爷拆伙,就找上了明若楠。

        

明若楠正好没搭档,但是王爷不愿意。

        

然后特事处就看到了一幕顾鹰雷劈王爷的大戏。

        

谢瑶凑过来道,“当初王爷就是顾鹰出任务发现的,那时候王爷正处在最虚弱的情况下,顾鹰又会雷系法术,那时候要了王爷的命很容易,但是顾鹰救了王爷,用自己的血,王爷后来加入了特事处,顾鹰就是她的搭档。”

        

“他们两个一直争吵不休,王爷生性不安于室,喜欢流连花丛,顾鹰很看不惯,他们也是欢喜冤家了。”

        

明若楠一边听一边趴在窗台上看,看的津津有味。

        

最后顾鹰和王爷都被楚慎叫走了,王爷瘫在地上不起来,“我被她电麻了,起不来了!”

        

顾鹰一脸阴沉,拎起王爷的领子就把他拖走了。

        

谢瑶啧啧赞叹,“王爷现在越来越不要脸了,我记得他一开始可拽可拽了,看谁都不入眼,现在还学会耍赖了!”

        

最后明若楠的搭档成了谢瑶。

        

谢瑶的搭档上次出任务受了伤,还在调养,她主动要求和明若楠搭档,楚慎同意了。

        

明若楠把人参娃娃交给紫藤照顾,自己带着黑猫和谢瑶出发。

        

明若楠在路上翻看这次的任务资料。

        

她们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古镇,说是寻找一处古老的封印。

        

这一回两人一猫是开车去的,黑猫独霸整个后座,谢瑶开车,明若楠皱着眉头,“这里没写什么灵异现象,只是说要寻找什么封印,我们完全不得要领。”

        

谢瑶看了明若楠一眼,“你打开那个格子,里面有份资料,你可以看一下。”

        

明若楠依言拿到了这份资料,上面写着绝密,她愕然,“我能看吗?”

        

谢瑶道,“当然,本来在特事处就给你看了,不过我们走的急,我就想让你在车上看。”

        

明若楠打开了这份文件。

        

明若楠看到了一个很像神话故事的文件资料。

        

故事甚至从上古神开始,明若楠只知道上古神话中什么共工怒触不周山,然后女娲补天,大禹治水等等。

        

在这个资料里,那个时期还有一个种族也和人类共存,资料里说便于理解,就称呼为天魔族。

        

天魔族以人为食并且奴役人类,以炎黄二帝为首,一直在和天魔族斗争,最后到了共工那一代,上古神们想了个办法,打开了一个异界,把天魔族流放了过去。

        

打开这个异界的代价就是共工撞断不周山,等把天魔族赶过去,女娲炼石封住出口,整个神州大地就都属于人类了。

        

不过经过漫长的时间门浸润,封印开始松动。

        

如果天魔族回来,那对人类来讲就是末日了。

        

特事处表面上是处理各处的灵异事件,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在想办法加固封印,不让天魔族回来。

        

谢瑶道,“大型封印阵法有七处,国内外都有,因为明显,各国都守的好好的,现在才发现还有不少小型封印阵法,你上回去的苗家村,那里就有一个松动的小型封印阵法,里头的魔气溢了出来,造成的结果你也看到了。”

        

“我们这次就是去找这种小型阵法进行加固。”

        

明若楠道,“我们和他们没有共存的希望吗?”

        

谢瑶笑了,“你会和你盘子里的饭菜讲平等吗?唉,其实我们国家还是好的,统一战线,哪怕有个把脑残也不碍事,国外才叫乱呢,还有专门崇拜魔鬼的教派,这叫什么?上赶着当奴隶啊!听说还有人组织起来去冲击封印的,妥妥就是上菜,不过这样也没打消那些人的脑残程度!”

        

明若楠想起科幻小说三体(刘慈欣著作),那里面不也有崇拜三体人,然后自发成立的组织么。

        

只能说人类可真是个非常奇特的种族,这个群体里不乏可歌可泣勇于牺牲的英雄人物,但也不少脑子发育不全,辨不清敌我,异想天开,自私自利像得了脑膜炎似的群体。

        

谢瑶继续道,“我也听说过有人提议正面迎敌,想着现代化武器多厉害,那些天魔被困异界这么多年,还不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一群灭一群。然后张部长就问,‘战场放在哪里?’这些脑残就闭嘴了!”

        

人类打仗拼的不单单是战斗力和武器,还有后勤运输医疗等等辅助,更别说物资了。

        

中国有句话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有人了解这些天魔族吗?

        

你觉得他们被困千万年,肯定没战斗力了,那怎么不想想他们在绝境之下激发了更强的战斗力呢?

        

加上战场问题,如果和他们在人类的地盘上打,就是打赢了,人类依旧损失惨重,那去他们的地盘打,你对他们有什么了解?

        

一无所知派人过去打战,你这是把战士们往死路上送吗?

        

谢瑶还道,“目前是我们对他们一无所知,但他们似乎知道不少我们的情况,这是托那些崇拜魔鬼的人的福,加上封印松动,人类已经岌岌可危了。”

        

明若楠一边翻看资料一边皱着眉,资料上还有那些天魔的样子,看起来和人类倒是一般无二。

        

资料里还有一张复印的大版面图画,线条有些抽象,但能看清楚是一个大型的饮宴场合,很多天魔衣着华丽在开怀畅饮吃喝,旁边服侍的是人类,个个卑躬屈膝。

        

再看仔细一些,桌上的丰盛佳肴除了人类熟悉的猪牛羊鸡鸭之外还有人,婴儿沉浮在汤里,成人被放在烤架上。

        

如果不知道天魔和人类是两个种族,这幅画表达的就是人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