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粗暴踩奶头&上面吃饱了下面也吃饱

2022年9月22日14:47:55主人粗暴踩奶头&上面吃饱了下面也吃饱已关闭评论

      

“四欲心魔?”

主人粗暴踩奶头&上面吃饱了下面也吃饱

        

丁春秋目光向那四人扫去,就见一灰袍老农,一文弱书生,一五尺微童,以及一名身材丰腴的白肤美妇。

        

方才四人以内力传音,分不清说话的谁是谁,而这四人虽然形貌出众,但若没有老剑神点明,谁又能知道他们竟是真武界之人。

        

换言之,这几人即便不如丁春秋曾经遭遇的太玄经传人,以及那慕容老魔,怕是也相差不多,以丁春秋现在的实力,确实不宜招惹。

        

再去看那少林僧玄澄,此时竟是满面紫光,顶门隐隐冒出五光十色的蒸汽。

        

“怎么可能?他竟然逼出了我的十香软筋尘!”

        

丁春秋心中震惊,那四欲心魔又开始喋喋不休。

        

“我就说嘛,这大和尚半步真武,哪是那么容易就被那小子毒倒的,看这手洗髓经内力,怕不是到了返本归元的境界了。”

        

“逼毒就逼毒嘛,这有啥了不起的,换成是老子,还不是放个屁的事,就能把这毒崩出来。”

        

“行行行,你了不起,你厉害,总之你别赖账就行......”

        

丁春秋此时根本无暇理会那几个看戏吃瓜的闲人,他伸手一挥,四道炽热刀芒再度向玄澄飞去。

        

这一路上,他悉心向老剑神讨教内力外放,以及打磨气芒之术,这手火焰刀罡,已运使地更加纯熟,刀芒凝而不散,几成实质。

        

再加上成功炼化新吸收的尸毒精元,丁春秋的龙象般若功也已达到十层巅峰,距离突破第十层,达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在理论中存在的第十一层,也只是一步之遥。

        

在龙象般若功的推动下,那四道火焰刀芒如有灵性一般,或直进,或绕后,或牵制,或迷惑,竟如同四名刀道高手展开围攻一般。

        

“好刀法!好气功!这手御劲伤人地手段,比段思平那家伙也差不了多少了!”四心魔中的书生大声喝彩道:“看样子,老子这场赌,还不一定输呢!”

        

玄澄也真不愧【十三绝神僧】之名,少林寺建寺以来功夫最强的武僧,他一边运转洗髓经内力逼毒,还能施展出金钟罩神功,外放护体罡劲硬抗丁春秋的火焰刀。

        

刀劲砍在他的身上,被外放的金钟罡气所挡,玄澄虽然皮破血流,却未能伤筋动骨。更被他借机将入体毒质混在血液中一起喷出,虽然伤势加重,造成大量失血,但却一举将体内余毒清除一空。

        

丁春秋展开百足蜈蚣步,身形贴地而行,速度奇快,而刚刚回气的玄澄也是禅心燥怒,拿起身边的金钢禅杖,一套伏魔杖法狂风暴雨般迎向丁春秋。

        

只是盛怒之下,玄澄这哪里是伏魔杖法,称之为疯魔杖法还更为贴切一些。

        

一根百零八斤的精钢禅杖,在其手中如风吹柳枝,舞的那是密不透风,佛门正宗内力灌注其上,肉体凡胎血肉之躯,绝对是挨着就死,擦着就伤。

        

丁春秋火焰刀与猩红毒针齐施,却在玄澄身外两丈处便被砸散,就连毒气都被吹得七零八落,无法沾身。

        

这十三绝神僧果然名不虚传。若不是忌惮丁春秋毒功阴险,防不胜防,玄澄杖法招式以守为主,先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否则丁春秋更是难以招架。

        

“好!看我如何破之!”

        

丁春秋也是战意高昂,大吼一声,施展出星海三绝杀之玉虚移山海,内劲外放,将酒楼门前的石狮子隔空抓起,向着玄澄砸了过去。

        

这石狮一人多高,重量何止千斤,却是被玄澄灌满内劲的降魔杖一杖就砸得粉碎,石屑碎石四溅崩飞,将周围一众吃瓜看戏的闲人打得头破血流,哀嚎四散。

        

在丁春秋刻意为之,有心嫁祸之下,那石狮子的碎石倒是有六七成是飞向那四欲心魔,就仿佛玄澄故意向他们下手一般。这些碎石夹杂丁春秋与玄澄二人之内力,威力绝不容小觑。

        

只见四人中的孩童突然上前一步,张开小嘴巴,唑唇一吹,那漫天炮弹一般的碎石竟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动能,哗啦啦掉落在地上。

        

“小娃娃们,专心打架,莫要使坏,老子可看好你哦!”

        

那孩童露了一手惊世骇俗的气功,说话的语气不但是老气横秋,声线竟也像个老者。

        

这四欲天魔,果然非省油的灯。

        

玄澄禅杖舞地滴水不漏,向着丁春秋步步逼近。

        

少林武学最重根基,他这套杖法虽然耗力奇巨,但玄澄舞了老半天,却是没有丝毫疲累之色。丁春秋一时之间,似乎除了转身逃跑之外,竟是再无应对之策?

        

“要不要动用腐尸毒......不,这一招太过歹毒,误伤太大,此间观战之人甚多,又不可能尽灭其口,难......难......难啊......”

        

就在丁春秋犹豫不决,一筹莫展之时,天上突然传来一声雕鸣,下一刻一柄乌黑铁剑从空落下,直插入地。

        

这地面铺的乃是一寸多厚的青石板,十分坚硬,可这铁剑无声无息,竟是直没至剑柄,甚至若不是有着剑柄阻隔,这铁剑怕不是要深深刺入地下,不见踪影......

        

丁春秋仰头看去,就见天上一只丑怪的大雕盘旋飞舞,在雕背上,竟是站着一名负手而立的孤傲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