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女同学露内裤&这么多水h

2022年9月22日13:12:58高中女同学露内裤&这么多水h已关闭评论

翌日。

高中女同学露内裤&这么多水h

        

滨湖小区,早上九点四十分左右,鹤萱醒来了。

        

睁开双眸看到自己在一间卧室里,旋即看了眼枕边,发现就她自己躺在床上,没有看到方鸿。

        

鹤萱起身坐着,两手捂着被子在身前。

        

这时,她看到卧室地板上扔着一件床单,上面的痕迹说明鹤萱昨日是一炮而红了,床单上还有一些浸湿的印痕,风干了但又没完全风干。

        

昨天晚上的画面在这个时候开始浮现在鹤萱的脑海里,下意识的轻咬着唇角。

        

坐了一会儿,鹤萱也起床了,管着脚丫子离开了卧室,来到客厅瞄了眼没发现方鸿,四处环顾着暗道:“原来他住在滨湖区……”

        

这里基本上可以称得上是新城市区中心最好的地段之一,当然这里的房价同样也是贵的离谱,虽然没法和十年后的价格相比,但放在当下依旧是普通人只能仰望的价格。

        

鹤萱在客厅转悠正准备去另外几个房间看看时,方鸿也从书房里走了出来,早上起来操作股票账户,今天的操作在早盘前半小时不到就完成了操作。

        

方鸿来到客厅看到鹤萱时,笑道:“醒了?”

        

“从今以后你就是属于我的了……”鹤萱笑盈盈的走向方鸿,像是胜利者在得意宣言,来到他面前便双手环在他的颈项后,轻灵一跃双脚环在他的腰后。

        

方鸿揽着她的腰肢来到客厅沙发坐下,而顺势坐在他腿上的鹤萱凝眸注视着身下的方鸿,忽然问道:“你会对我负责的,对吗?”

        

方鸿毫不犹豫的点头:“会。”

        

鹤萱一听脸上洋溢笑容,又追问:“那你会娶我的,对吗?”

        

方鸿依然毫不犹豫道:“不会。”

        

听到这话,笑容骤然在鹤萱那俏丽的脸蛋上消失了,转而蹙眉凝眸注视着方鸿的眼睛:“为什么?上一秒你才点头说要对我负责,为什么不能娶我?”

        

方鸿带着温和的语气有条不紊地说:“对你负责与不娶并不矛盾,两者也并非互为因果关系,因为我根本没有打算要结婚。”

        

鹤萱立即从他腿上挪移开,到旁边坐着,并且带着满满的怨念道:“裤子一提就不认账了?还当着人家面不认账!”

        

其实鹤萱是有心里准备的,因为之前林若水与方鸿分手那天,两人之间的电话交谈开着免提,鹤萱几乎全程都听到了,所以也对方鸿有所了解的,但现在听到他这么说,心情也是很复杂。

        

方鸿依然冷静而温和地说:“婚姻的底层逻辑是两个人之间的资源整合,从现实层面而言,婚姻的本质是基于自然规律下生命本能的后代繁衍、结成亲密关系找到稳定的情感寄托、形成稳定的能力互补共同体以求在社会中更好的生存等因子。”

        

其实最重要的两个因素方鸿没有说,那就是结婚财产分一半,同时给自己带来一个巨大的掣肘。

        

同样的事情因人而异,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可以通过结婚来整合资源互补,目的是更好的社会中生存,接地气的说一个人打拼不如两个人,一个担子一个人挑会很累,两个人分担都能轻松不少。

        

对于方鸿而言,显然是不需要通过婚姻来进行资源整合,最大的价值没了剩下的是不成比例的收益和风险,自然不会这么干,否则就不是理性人了。

        

在方鸿的眼里万事万物没有所谓的非黑即白、曲直对错,有的只是风险与收益的考量,理性与非理性的抉择。

        

哪怕是签订婚前协议,但婚后财产依然是共同所有,婚后的财富积累到几百亿上千亿乃至几千亿,到时候离婚财产分一半,

        

而且因为结婚了,对方就会有恃无恐,知道你不敢离就会作、会闹、甚至肆无忌惮的作和闹,让你不得不分出精力去哄着乃至当祖宗供着。

        

尽管也可以通过技术性手段来做好这道风险隔离,做好风险隔离对方鸿来说并不难,比如在离婚前把财产划入信托机构里。

        

但方鸿更愿意从根源上解决,那就是不要让这个问题出现。

        

却说此时,鹤萱看向方鸿又忍不住质问道:“你不肯娶我,又怎么对我负责?”

        

方鸿偏头与之相视依旧温和地说:“期间只要你不触碰底线问题,我不会主动与你解除关系,而只要我们的关系保持着,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在不影响到我工作事业的前提下,作为男友我会尽可能扮演好这个角色,而如果你想解除这种关系也随时可以,提前跟我说一声就行了。”

        

鹤萱一听这话再次直视着他道:“你想包养我?”

        

方鸿摇摇头,然后说道:“严格的说在包养关系之上,在婚姻关系之下,也就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一种关系。在包养关系中的两个人是不对等的,被包养者处于劣势方,因为包养者可以单方面随时解除关系。”

        

停顿了片刻,方鸿有条不紊地补充道:“和包养最大的区别在于,因为我放弃了主动解除关系的这项权利,从而提升了你的主动权以弥补你在这段关系中的劣势地位,是求一个关系对等的公约数,即,你可以随时单方面主动提出解除关系而我不能,我只能被动接受,当然个前置条件,就是你获得这项权利的前提不能触碰我底线。”

        

鹤萱沉默了。

        

又过了片刻后,方鸿再次与之相视道:“在展开这段关系之前,将其中的底层逻辑一开始在根本上理清,以后才会更加稳定、才不会崩塌,就算以后发生争吵、矛盾,双方也都知道底线在哪里,因为底线是明确的,底线之内怎么争吵都不会有问题。”

        

鹤萱偏头到一边自顾自嘀咕:“直男,而且大男子主义……”

        

方鸿听到了她的叨咕声,旋即缓缓地说道:“什么是大男子主义?大男子主义是直接完全忽略掉你们女生的感受,就是你们女生怎么想不重要,只能我说了算;所谓直男,他是真的不太明白,又真的很想明白,但是真的明白不了你们女生的感受,这是直男。”

        

听到这话的鹤萱不由得偏过头来,愣愣的望着方鸿,她暗暗琢磨片刻,发现还真是这个道理,竟是无言反驳。

        

而方鸿又是从容笃定地说道:“我不是直男,否则你现在不是在这里而是学校寝室;我也不是大男子主义,因为我没有忽略掉你的感受并基于你的处境为你提供合理的保障;同时我也不是所谓的渣男,否则你说什么我都会满口答应,反正是骗,信誓旦旦保证就是了,但我方鸿不屑于去玩弄一个女人的感情。”

        

听着眼前这个男人一言一行冷静而温和的阐述着,鹤萱再次沉默了。

        

末了,方鸿觉得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旋即起身去拿来一张信用卡和钥匙,卡是那张钻石信用卡,钥匙是这套房子的钥匙。

        

方鸿回来并重新坐下,然后将卡和钥匙递到鹤萱面前说道:“这是房钥匙还有这张卡的透支额度在50万以上,如果你能接受那就收下,我们就此把关系定下来;如果你不能接受,我理解并尊重你的意愿。我等会送你回校,并且你也可以为昨晚的事情提出补偿,在合理的范围内我都会满足你的诉求。”

        

随着方鸿的话音落下,客厅里再度陷入良久的沉默,鹤萱一言不发,方鸿也很有耐心给予她足够的时间思考决定。

        

良久过后,鹤萱忽然从他手上将卡和钥匙一把抓过来并且扔到了一边,大长腿一迈再次于对方身上席弟而坐。

        

鹤萱低眉垂眸俯视着方鸿,哼哼唧唧地娇嗔:“哼哼~~,你别得意,我迟早会把你收服,让你拜倒在我的魅力下乖乖迎娶我过门。”

        

听到鹤萱这副信誓旦旦的宣言,方鸿不由得哑然微笑,这是高情商的回应,她故作傲娇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回应了,说明已经做出了选择。

        

再刨根问底地寻求确认,那是直男的操作。

        

过了一会儿,方鸿低头瞄了眼,然后再次与席弟而坐鹤萱对视道:“还在磨蹭什么?你今天已经翘了一节课,在这么磨蹭下去,可就要翘课一上午了。”

        

鹤萱满不在乎,望着他笑脸盈盈地说:“上什么课呀~,人家现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上,课程什么的日后再说。”

        

方鸿沉默两秒笑道:“行吧,就依你的意思,日后再说。”

        

昨日,鹤萱处于一人之下。

        

今日,摇身而变一人之上。

        

……

        

事后。

        

今天两人都没有去学校上课。

        

到了下午方鸿外出了一趟,把几套化妆品带回来。

        

“回学校了记得把东西给她们,别忘了叫她们在微博上注册账号。”方鸿进了屋子瞄了眼鹤萱顺便道。

        

此时的鹤萱懒洋洋的躺在客厅沙发,一副软绵无力的样子,看起来动都不想动。

        

“其实冬妍、筱莉、小雪她们对化妆品的偏好都不一样的,我也跟她们不一样,不过你买的兰蔻正好是我喜欢的牌子,但筱莉更喜欢雅诗兰黛,冬妍喜欢香奈儿,小雪喜欢迪奥。”

        

鹤萱侧卧躺着向方鸿解释,旋即又补充道:“当然啦,要是送兰蔻给她们也会很喜欢,毕竟她们现在用的化妆品都不如兰蔻这个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