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美人骨32章&不顾她愿意强占了她

2022年9月22日08:18:06一生一世美人骨32章&不顾她愿意强占了她已关闭评论

        

傍晚六点,容既第一次在下班时间准时离开了公司,自己开车前往公寓。

一生一世美人骨32章&不顾她愿意强占了她

        

刚一开门,他便闻到了一股食物的香味。

        

再往里面看,是一道正在忙碌的身影。

        

她身上穿了围裙,高高扎起的马尾随着她的动作一摇一晃。

        

容既就站在那里愣愣地看着。

        

这一幕……好像很熟悉。

        

他似乎曾经在某部电影里见到,亦或者是某副插画。

        

那里面对于家的诠释,似乎就是这样的——一道正在做晚饭的身影,一盏为他而留的夜灯。

        

从前,他从来不向往这样的生活。

        

甚至觉得这样的想法很庸俗,毫无意义。

        

但现在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此刻他脑海里不断盘旋着的声音却是——他也有家了。 

        

不是冰冷的大宅子,没有歇斯底里随时会情绪失控的母亲。

        

只是单纯的……他和郁时渺的家。

        

就在容既站在那里发呆的时候,时渺从厨房中走了出来,“你回来了?”

        

容既没有回答她的话。

        

眼睛似乎是在看着自己,看的又似乎不是自己。

        

时渺又缓缓看向了他身侧的手。

        

似乎……是在等着自己去握?

        

时渺看了看身上的围裙,犹豫了一下后,到底还是上前,握住了他的手。

        

她的动作让容既挑了一下眉头,然后,他才好像终于被唤醒了一样,将她的手反握住!

        

喉结滚动了一圈后,他也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回来了。”

        

“我菜快做好了,你先坐一下。”

        

“好。”

        

容既回答着,但握着她的手依旧没有松开的意思。

        

时渺稍微挣扎了一下,却发现他的手握的更紧了。

        

时渺喊了他一声,“容既?”

        

“嗯。”

        

“你……先松手呀。”

        

容既不说话了,低头看了看两人交握的手后,终于松开了一些。

        

时渺看了看他的领带,又顺手帮他整理一下。

        

容既就站在原地没动,任由她摆弄着。

        

一会儿后,他又说道,“解了吧,我都下班了。”

        

时渺哦了一声,又帮他将领带解开。

        

“你先坐一下,我再去看看……”

        

这次,时渺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已经被容既拽了回去。

        

“本来想让你好好把饭做完的。”他说道。

        

时渺没能明白他的意思,正要问时,他却已经压着她吻上她的嘴唇。

        

那条领带也直接掉在了地上。

        

“别……”

        

时渺想要反抗,但容既很快抱着她往卧室的方向走,她的声音也被直接淹没。

        

……

        

最后,时渺做的晚餐自然是吃不了了。

        

容既抱着她躺在床上的时候,手不自觉的贴在了她的小腹上。

        

那一刻,他有一个甚至可以称之为疯狂的想法。

        

——他想要一个和她的孩子。

        

当然,这个想法在刚浮现上来时就被他掐断了。

        

孩子什么的没有必要。

        

他们现在就很好。

        

孩子……以后再说。

        

就在容既想着这些时,旁边的手机突然响了。

        

那清脆的声音让他怀中的人眉头立即拧了起来,容既赶在她被吵醒之前关了声音,再将电话挂断。

        

但对方却是不依不挠。

        

容既抿了抿嘴唇后,到底还是起身接电话。

        

此时姜城已经逐渐进入秋天,晚风很大。

        

容既不得不将阳台门关上,再低头点了支烟。

        

电话那边是一个热络客套的声音,容既有些嫌恶的皱了皱眉头,但面上还是笑着回答,“当然,欢迎你来。”

        

“对,后天晚上。”

        

容既抬手弹了弹烟灰,眼角却瞥见了阳台上新出现的一盆花。

        

——白色的花盆,绿油油的枝叶,生机勃勃。

        

就好像这个房子从前和现在的对比一样。

        

没有郁时渺,这里只是一个普通房子。

        

她在这里,他才愿意相信,这里是他们的家。

        

想着,容既的目光也温柔了几分。

        

电话那边的人又说了什么,他嘴角上的表情顿时消失,“什么意思?郁词的车祸是你弄的?”

        

“对啊,谁知道他还真的拿了一百万出来,就这还不愿意把店让出来,我只能另想办法了。”

        

容既没有说话。

        

“不过现在好了,我已经成功拿到他店面的转让权,这一点还真的得多谢容总你!”

        

“既然如愿拿到了,那就到此为止吧。”

        

话说完,容既也直接挂断了电话。

        

将手上的香烟掐灭后,他又转头看向房里的人。

        

时渺依旧沉沉的睡着,对外界发生的一切事情浑然不觉。

        

容既将手机关机,又重新在她身边躺下。

        

“时渺?”

        

他轻轻喊了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