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陌生人强奷np卧铺大巴&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2022年9月21日15:30:22被陌生人强奷np卧铺大巴&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已关闭评论

       

“难道就不能是如你所言,是与叁姐要好的姐妹请苏蓉蓉来吗?苏蓉蓉是女子,叁姐与表侄女往来并不违反宫规,她和身边人说过表侄女的事不奇怪。”南苹道。

被陌生人强奷np卧铺大巴&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南苹不喜欢宫南燕和九妹的性情,却也不愿见她们犯下大错。

        

“当然有可能,可现在苏蓉蓉不见了呀!”夏祈音道,“我猜请蓉蓉来神水宫的人应该与苏蓉蓉说过不能告诉别人她来神水宫这件事,所以蓉蓉留给楚留香的信是她要探视生病的表姑,而没说来神水宫。”

        

“那你如何知道她是在神水宫失踪?”神水娘娘问道。

        

“蓉蓉没有对外说过自己有个表姑在神水宫,对方才放心让她留信给楚留香,但那人不知道对于女孩子来说爱人并算不得外人,楚留香早就知道蓉蓉的表姑是神水宫弟子。”

        

夏祈音感慨道:“来神水宫前,我没想过对方有隐藏蓉蓉行踪的意图,所以想过会不会是叁姐得到娘娘信任,宫中有人要对付她,骗了蓉蓉来;又或者是楚留香招惹了神水宫的女孩子,连累了蓉蓉。然仔细推敲后又觉得神水宫内斗不至于牵扯到蓉蓉这个外人,神水宫出去办事的多为年长女性,与楚留香有纠葛的可能性也不大。”

        

“然后,我来了神水宫,宫护法不太喜欢我,甚至针对我。宫南燕善妒,却不傻,她对我的嫉妒很有些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嫉妒,莫名其妙的针对,直到我沐浴时她潜入房中搜索,让我隐约猜到了一点东西。”

        

宫南燕面色一白。

        

“宫南燕偷翻我的贴身物品,我就猜测宫南燕与这件事有没有关系。如果宫南燕与苏蓉蓉失踪的事有关,莫非他们所求是我身上的某件东西。若是为了我身上的某件东西,把苏蓉蓉、楚留香和我放在一起能想到什么呢?”

        

“江湖人都知道楚留香从不杀人,且与我是多年好友。以苏蓉蓉的性命要挟,逼楚留香自裁可以,逼楚香帅刺杀我不可能。不是杀人,自然就是偷东西啦!曾有人收买偷王之王司空摘星偷我身上的《神仙册》,但司空摘星失手了。司空摘星偷不到的东西,除了楚留香,还有谁能有这个本事?”

        

楚留香金盆洗手之前,偷的名气不弱于司空摘星,且他有个司空摘星没有的优势,那就是楚留香是夏祈音的挚友,可以随意进出夏祈音的府邸,包括白玉京。仅凭借这一点,楚留香确实比司空摘星更容易偷盗夏祈音藏的东西。

        

“你是说,骗苏蓉蓉来神水宫的是南燕,而目的是为了你身上的《神仙册》?可有证据?”

        

“宫南燕不过是受制于人,她的真正目的并非《神仙册》。至于证据——”夏祈音轻笑道,“承蒙娘娘于我方便,我暗中查过宫中出入人员记录。在苏蓉蓉失踪前后,宫中出入记录不多,基本是采购宫中生活物品的必要外出。”

        

“既然如此,与南燕有何干系?”

        

“旁人不知道,娘娘难道也不知道吗?”夏祈音道,“这几个月,宫南燕和九妹没有出入记录,但宫南燕却知道一条密道,这条密道,不需要我与娘娘解释吧?”

        

神水娘娘一滞,那条密道最初是她与雄娘子幽会而设。

        

“宫南燕要是离开神水宫去找苏蓉蓉,非一日可往返,如此一来,娘娘就会发现端倪。但苏蓉蓉来神水宫的时段,九妹一直在闭关,就连送饭的弟子都没有见过她。”

        

“九妹?”

        

面对神水娘娘的审视,九妹不敢隐瞒:“宫护法说叁姐病得很重,病中呓语念到亲人,让我去帮叁姐请她的表侄女来探视。因没有师父的许可,大师姐定然不许我们出去,所以走了密道。”

        

“可这并不能证明南燕是让苏蓉蓉失踪的人,也许她只是关心叁姐呢?”

        

“苏蓉蓉在神水宫失踪后,宫南燕又多次通过密道出入,其中有一次恰好被楚留香发现。宫护法秘密出宫,所为何事呢?”

        

“我没必要告诉你!”宫南燕道。

        

“你不说,那就由我来猜吧!”夏祈音道,“若是办宫中的差事,不必走密道,平白暴露密道。可什么事需要你背着娘娘出宫去呢?雄娘子!”

        

夏祈音看着宫南燕的眼睛道:“看来,我猜对了!雄娘子落在了那个主使你绑架苏蓉蓉的人手中了对吗?”

        

神水娘娘颤声道:“你是说有人抓了雄娘子威胁南燕?”

        

“宫南燕恨雄娘子入骨,抓了雄娘子要挟宫南燕无用,但若用来要挟娘娘就未必了。宫南燕不敢赌,只能为对方摆布。”

        

事情自然没有夏祈音说的那么简单,对方无缘无故又怎么知道雄娘子和水母阴姬的旧事?雄娘子守诺连女儿司徒静都没有说过,雄娘子的好友黄鲁直更是一位不会出卖朋友的真君子。

        

最大的可能就是宫南燕想除去雄娘子,却失手了。有人黄雀在后,偷听了两人的谈话,掳走了雄娘子。宫南燕不欲水母阴姬知道她想杀雄娘子,又怕雄娘子与水母阴姬的旧事被人公之天下,让神水宫颜面扫地,因此受制对方。

        

“既然幕后之人想要的是《神仙册》,为何南燕想杀你?”

        

“主使者知道我和楚留香都不好招惹,这么巧拿住了神水宫的秘密,若不利用一番,渔翁得利,岂会甘心?利用宫南燕出面设计一切,楚留香成事自不必说,楚留香不按他们的计划办事,要对付的也是绑架苏蓉蓉的神水宫,与他们无关。事情败露,得罪神仙会的是神水宫,他们则可趁机逃之夭夭。”

        

“我来神水宫并不是对方预测到的事情,偷《神仙册》楚留香就够了,并没有要求宫南燕刺杀。”夏祈音道,“宫南燕心傲气高,受制于人,心中必然恼火。幕后之人奸诈,们宫护法也不傻,自然不甘心束手就缚。她要将苏蓉蓉在神水宫失踪这件事摆平,更想在与主使者较量中得到主动权。”

        

“杀了我,若能够找到我身上的《神仙册》就更好了。有《神仙册》,宫护法就能换回雄娘子;没有找到《神仙册》也没关系,封锁我的死讯,用我的信物要求白玉京的人交出《神仙册》。当然这个勒索信,宫护法会用那个要挟她的人的名义来送。”

        

宫南燕甚至还能要求对方必须用雄娘子的尸体交换,如此一来,除掉雄娘子都不用自己动手。

        

“关于《神仙册》江湖上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我将《神仙册》藏在白玉京的五阁之中;另一种则是我谁也信不过,走到哪都带着《神仙册》。若是带在身上,自然是我沐浴时最容易下手啦!所以,宫南燕来我房中寻找《神仙册》应该是临时起意。”

        

“神仙会送出《神仙册》,对方却交不出人,结局可想而知。即便我死在神水宫的事情败露,那也没关系。我是被天一神水毒杀,世上若有一个人不会用天一神水杀我,那一定是娘娘。”

        

“我明白了!”神水娘娘叹了一口气。

        

天下人都知道天一神水只有水母阴姬才能提炼,那么当夏祈音死于天一神水会不会是水母阴姬被人陷害呢?再安排一桩天一神水被盗,这反证法就能生效了。

        

宫南燕用这种反证法首先摒除了水母阴姬的嫌疑,就能够推脱受人要挟盗取了天一神水给对方,而对方却以天一神水杀人嫁祸神水宫。即便神仙会不相信有人能从神水宫盗取天一神水,宫南燕也可以推九妹做替罪羔羊,甚至自己认罪,从而不牵连神水娘娘。

        

夏祈音叹息道:“宫护法的想法很好,可惜她不够了解我的两位师父和我的兄姐。外人说我是小魔王,其实我是家里最讲道理的人。我要是死于神水宫的天一神水,不管是不是神水宫的人下毒,移花宫和神仙会对神水宫都将是不死不休。”

        

水母阴姬点点头。

        

“那你何时开始怀疑引苏蓉蓉来神水宫的人,想要隐藏苏蓉蓉的行踪?”司徒静好奇道。

        

“知道蓉蓉在神水宫,楚留香就会闯神水宫救人,而不是任人摆布。只有苏蓉蓉‘失踪’,楚留香找不到人,没有办法才会按幕后之人的意思办事。推断出这一点,我就意识到对方曾有意隐藏苏蓉蓉的行踪。”

        

宫南燕骗来苏蓉蓉是因受制于人,并非诚心相助。她要维护神水宫,自然要杜绝给神水宫招麻烦的事。

        

神水娘娘有些意外:“你是说楚留香会为苏蓉蓉闯神水宫?”

        

“楚留香那样的人,即便是为了刚认识的朋友,也敢闯神水宫,何况是爱人。”

        

“听起来,神水宫竟是一点威慑都没有。”神水娘娘冷哼道。

        

“这与神水宫的威慑力无关,不过是世上总有些人将情义放在生死之前罢了。就好比,我若掳走了静儿藏在移花宫,娘娘难道会畏惧我两位师父联手,而不敢上门要人吗?”

        

神水娘娘面色稍霁,缓缓点了点头。

        

是啊,这世上总有些人对自己而言比性命更重要。

        

水母阴姬可以为了名誉不与女儿相认,是因为女儿就生活在她身边。哪怕司徒静不叫她母亲,她也能看着女儿平安长大。若司徒静有危险,水母阴姬又怎么会置之不理。

        

见水母阴姬点头,司徒静心中生出一股奇异的雀跃。

        

“幕后之人的计划应该是让楚留香主动发现苏蓉蓉失踪,在他最六神无主的时候向他提条件。可他们没料到的是楚留香知道苏蓉蓉在神水宫,而在神水宫没有找到苏蓉蓉后,又马不停蹄地去汴京见我。”

        

楚留香的轻功天下无双,以至于主谋不及反应,竟连将勒索信送到楚留香手上的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