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怎么判断男生已经进到底了

2022年9月21日14:14:31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怎么判断男生已经进到底了已关闭评论

“唔”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怎么判断男生已经进到底了

        

少女悠悠转醒,看到的是在梦里骑着高大的白马,穿着一身雪白西装用玫瑰花和钻石戒指向她求婚的结月前辈,正低头把玩着一个发光的透明球体,脸上满是看到新奇东西的好奇。

        

“前辈?我是晕倒了吗?”

        

青柳舞依在几秒后意识到自己脸上有种湿漉漉的感觉,仿佛是被湿毛巾覆盖过一样,但是被大楼内的风一吹,感觉凉飕飕的。

        

她有些不安地摸上自己的脸,指尖果然传来略微黏腻的触感。

        

这个感觉,与其说是湿毛巾,更像是平时敷过面膜之后的感觉。

        

“嗯,你可能是太害怕了,吓晕了吧,不过也只过了几分钟而已。”

        

濑尾一点都不心虚地把空的面膜盒子往身后推了推,保证少女不会看到罪证。

        

这个面膜,就是3310寄过来的道具。

        

【虽然看上去只是一张平平无奇的面膜,其实含有神奇的力量!按照普通面膜的使用方法对目标使用,只需要短短三分钟就可以将寄生于目标的不明物质提取出来!而且面膜本身对于皮肤会起到滋养美白缩小毛孔的作用哦~】

        

这就是这个道具的使用说明书。 

        

把人砸晕了和她可没什么关系,面膜也不是她扔过来的,嗯,都是3310的错。

        

但是为了避免误会,对她还是暂且隐瞒吧。

        

“是这样吗?”青柳舞依有些迟疑地问道。

        

“但是我的脸上好像有水一样的东西。”

        

濑尾:“那应该是你吓出来的冷汗吧,嗯,说明你的排汗能力很厉害呢。”

        

白发少女突然凑近,从短裤口袋里掏出二号不知道什么时候塞进来的纸巾,镇定地擦掉少女脸上残留的面膜精华。

        

“好了,现在就没有了。”

        

青柳舞依愣愣地看着凑近的那张精致的过分的脸,大脑充血,从脖子到脸颊全变得通红,像是一只豪无防备地被煮熟的螃蟹。

        

有点疼,但是,离得好近!能闻到前辈身上的香味

        

在恋爱的滤镜中迷失了自我的少女已经会主动忽略濑尾的低情商发言,并在心里为她的每一次接近感到局促又羞涩。

        

濑尾结月把纸团投进门口破破烂烂的垃圾桶里,即使距离有点远,但还是很准地正中中心。

        

“前辈手里那个球是什么?”

        

缓过神之后,青柳舞依发现她们已经上了三楼,环境依然是那副直接去当成恐怖片背景都完全没问题的荒凉残破,但是好在走到上面阳光从碎裂的墙壁缝隙中挤进来,驱散了那股令人感到不安的阴森感。

        

也因此,那颗不知材质的透明球因为被光照到折射出光格外显眼,青柳舞依再次注意到了它。

        

之前还是没有的,是从大楼里找到的吗?

        

“嗯是玩具弹力球。”

        

濑尾把球砸到墙壁上,被称为弹力球的透明球果然迅速弹了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里面多了一颗发着淡淡光亮的小星星,它仿佛是被这番晃动震的晕晕乎乎,在透明球内转了好久才安静下来。

        

球外壁沾上了墙壁上的白灰,所以这颗小小的星星在其中并不是很明显。

        

【收容成功。】

        

其实在青柳舞依被砸晕过去的几分钟,她想过应该怎么解释才能不引起怀疑,然而在思考了十几秒后直接放弃思考,决定把能告诉她的说出来,至于无法解释的那部分就让青柳自己去想吧。

        

“总之现在你不用担心邪神系统什么的会突然跑出来,等到找到时空裂隙你就可以直接回家了。”

        

青柳舞依听到前辈对自己笑着说道:

        

“你自由了。

        

        

手机铃声突然再空荡的大楼内响起。

        

“结月,有一个坏消息。”

        

是二号的声音。

        

濑尾随意地单手抵住想要扑过来抱住她的少女额头,另一只手接起打来的电话。

        

“嗯?”

        

中原中也有些严肃的声音从那边传出来:“我们这边也没有找到时空裂隙。”

        

他听到少女一如往常的略微低沉的

        

白猫蹲在高高的楼顶,望着远处辉煌灿烂仿佛要燃尽一切的天空和半坠的血色夕阳默默无语。

        

今天就是一切结束的时候。

        

-

        

他们最后在最初的房子里汇合。

        

因为一无所获的原因,气氛很沉闷。

        

“那我以后,就再也回不去了吗?”

        

黑发少女低着头,声音干涩无力。

        

中原中也:“抱歉。”

        

濑尾结月站在窗边没说话。

        

小橘猫窝在她的肩膀上用软软的肉垫去碰她的脸,开不了口,只能“喵喵”地安慰她。

        

别难过,这并不是你的错。

        

中也叫着叫着,突然想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变回人,说不定自己永远都没办法回到自己的身体,猫的寿命比起人类又很短,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就会离开的更早,而那个冒牌货就会顶着他的身体和结月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小猫暗含安慰意味的声音慢慢变得低沉忧郁,导致气氛更加沉重。

        

濑尾结月奇怪地看了眼小橘猫:“二号,你的嗓子怎么了?平时喊的太多哑了吗?”

        

小橘猫用尾巴扫了扫她的脸颊表示不满。

        

依你简单的思维是无法理解我的烦恼的!

        

等等,二号?

        

小橘猫柔软的毛发突然炸开,湛蓝的眼睛瞪起来像是圆圆的玻璃珠,惊讶又欢喜地望着她。

        

结月叫他二号?!难道她已经认出来了!!?

        

而旁边为了不让人发现他的唇角微微扬起的中原中也听到这句话却猛地抬起头,看向濑尾。

        

“结月?它是一号,我才是二号,你应该是叫错了吧?”

        

濑尾结月摇头,拎起小橘猫的后颈皮:“没有叫错啊,这个才是二号。”

        

不管少年脸上出现的惊惧表情,她对着空无一物的某个方向喊出那个名字。

        

“齐木,可以开始了。”

        

齐木!

        

小橘猫听到这个名字眼睛一亮,难道是齐木回来了?难道齐木找到可以让他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的办法了?!

        

她松开拎着小猫后颈皮的手指,宛若童话故事般神奇的情节出现了——小橘猫浑身散发出柔和的白光,肉眼可见从毛茸茸的一小团慢慢变长,最后落在地上的是一个和中原中也长相一模一样,却保留了猫的部分特征的少年。

        

一双浅橘色的毛绒绒灵活猫耳,一条细长而白橘相间的尾巴在身后晃来晃去,白衬衫和黑色背带短裤,黑色小皮鞋,冷淡睥睨的眼神,像是一位从小养尊处优的矜贵小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