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被体育老师抱到仓库&让语文老师趴讲台上

2022年9月21日13:51:56小雪被体育老师抱到仓库&让语文老师趴讲台上已关闭评论

     

喻幼知手上的动作一顿。

小雪被体育老师抱到仓库&让语文老师趴讲台上

        

原本没打算要关心他,可是在那一瞬间,她的反应远比理智快得多。

        

挣扎的情绪像藤蔓般密密麻麻缠绕上心脏,忽地收紧,她呼吸一窒,酸涩的感觉又涌上来了。

        

这种感觉在最近越来越频繁,甚至于有的时候做梦都会出现。

        

她越来越频繁地梦到从前,也越来越分不清过去和现在。

        

他们到底有没有分手?

        

而答案是肯定的,当时的那些画面还印在脑子里。

        

喻幼知闭了闭眼。

        

贺明涔仍旧紧紧抓着她的手,她没再挣脱了,只是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他喉间发涩,启唇想说什么,却突然被一道客气且犹豫的声音打断。

        

“那啥,二位……是不是走错包厢了哈?

        

-

        

喻幼知神色难堪地从包厢里退出来,贺明涔跟在她后边,脸色也不是太好。

        

二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闯进陌生包厢的事,只能一前一后道歉,然后迅速离开。

        

好在对方也没在意,只当是小情侣吵架所以没注意走错了地方,还笑呵呵地调侃了几句。

        

“情侣之间偶尔小打小闹也是种情调啦。”

        

“帅哥你看你女朋友刚刚多关心你啊,下意识的反应才是最真实的,以后吵架了你多让让人家。”

        

解释也是浪费时间,所以谁也没解释。

        

二人一言不发,本来心里想着待会儿怎么跟同事解释,可等回到包厢后,却发现压根就没人注意到他们刚刚离开了。

        

这会儿他们正热闹着,围着两个人开玩笑。

        

“小喻回来了?”老沈冲喻幼知招手,“快来,丁一骏和苗妙这俩有情况呢。”

        

喻幼知满头雾水。

        

而贺明涔走到了同事宋警官身边,淡淡问道:“发生什么了?”

        

“哦,你回来了?刚去哪儿了?”

        

“洗手间。”

        

宋警官指了指某个方向:“包厢里不就有,你还特意出去上啊?”

        

贺明涔微顿,含糊道:“没注意,”然后又指了指老沈那边,转移话题,“怎么回事?”

        

宋警官成功被转移了视线,笑着说:“哦,他们反贪二科的那两位趁着刚刚放歌的时候包厢里又暗又吵背着所有人偷偷打情骂俏呢,被沈检逮了个正着,正在审讯当中。”

        

丁哥否认:“没有啊,真的没有,我一直把苗苗当亲妹看的。”

        

苗妙也赶紧否认:“我也没有啊,我对丁哥绝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我一直把他当亲哥看的。”

        

“那你俩没事刚头凑那么近干嘛呢?都快要亲上了。”

        

苗妙脱口而出:“那是因为我和丁哥看到——”

        

她下意识朝贺明涔的方向看过去。

        

男人今天穿得简单,上身套了件连帽夹克,从头到脚都是沉稳冷酷的一身黑,那张清俊又漂亮的脸依旧没什么表情,这会儿正冷淡地望向她这边。

        

他不像其他人般眼神戏谑,眼里充斥着漠不关心的神色。

        

苗妙一瞬间愣了,这确实是她印象中的贺警官没错。

        

那刚刚的是谁?

        

她明明就看到贺警官在跟小喻姐刚刚在沙发那边抢手机,她使劲眯眼才勉强看清他的眉头微挑,眼里是柔软专注的神情。

        

苗妙一下子就语塞了,甚至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因为灯光太晃,所以看错了。

        

而这会儿喻幼知差不多搞清了前因后果,叹了口气,替两个人解围。

        

苗妙和丁哥立刻朝喻幼知投过去感激的眼神。

        

出于感激,两个人也就很默契地没有把刚刚看到的情况说出来。

        

知恩图报,谁知道老沈会不会又来一顿审讯,而且如果说了,事关贺警官,刑侦队这几个看热闹绝对也会加入,到时候一人一张嘴,这歌就别想唱了。

        

老沈还是很听徒弟话的,再说本来就是逗逗这两个年轻人,开个玩笑而已。

        

他半真半假地做了个总结:“虽说我们院不禁止办公室恋爱,但是谈了,就一定要说,别偷偷摸摸的。我们公检法,做任何事都是光明正大,包括谈恋爱,清楚了吗?”

        

刑侦队的几位警官看热闹不嫌事大,立刻鼓掌。

        

“沈检说得好,听见没?我们队以后谁谈恋爱敢偷偷摸地谈,后果自负。”

        

“我倒是想光明正大地谈,谁跟我谈啊?”

        

喻幼知没出声,不自觉朝某个自从回了包厢以后就没怎么开口说过话的人投去眼神。

        

结果正好撞了个对视,她都还没来得及躲,男人反应比她快得多,歪着脑袋,眼皮轻垂,迅速避开了眼神交流。

        

紧接着手机来了消息。

        

喻幼知以为是马静静发来的,可一点开消息,却是贺明涔发来的。

        

就简单的两个字:「手痛」

        

她哑口,心软得一塌糊涂,只能埋头扶额叹息。

        

所以也就没有看到那个给她发消息的人此刻正反手捂着嘴,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于是正好遮住了唇角间浮起的那似有若无的笑意。

        

什么光明正大,就要偷偷摸摸。

        

就像是那时候在学校的天台,即使有人在又怎么样,谁都发现不了。

        

也没有人会知道,他们曾有多亲密。

        

-

        

一直到下午场快结束,两个人再没有任何交流。

        

苗妙和丁哥一直在暗中观察,为此连麦克风都不抢了,歌也不唱了,结果什么都没观察到。

        

这下苗妙不得不怀疑起了自己的眼睛:“丁哥,我们应该是看错了吧?”

        

丁哥语气犹疑:“不可能吧,我们两个人同时看错,这几率也太小了。”

        

这时候身边突然传来老沈幽幽的声音:“丁一骏,苗妙,被我抓到第二次了啊,还不承认你俩看对眼了?”

        

两个人犹如惊雷劈头,迅速弹开。

        

也不知是心虚还是心跳,苗妙不敢再看丁哥,只得又悄悄地去瞥贺警官,说服自己喜欢的是贺警官这种冰山祸水类型的男人,丁哥不是她的菜。

        

而丁哥见苗妙的眼神又瞥到了贺警官哪里,心里头不禁嘀咕。

        

这妹子就是个看男人只会看脸的色坯子,尤其看她对贺警官犯花痴那样儿,这男人跟小喻之间什么情况都还不知道呢,她居然还盯着他看,要真当了女朋友自己每天还不得被醋酸死,绝对不行。

        

几个人心思各异,就这么熬到了下午场结束,包厢时间到了,众人准备动身去吃晚饭,喻幼知恍若解放,跟所有人打了个招呼说晚上有事要先走一步。

        

她早就跟老沈请了假,刑侦队的几个却不知道她晚上那顿去不了,宋警官好奇问:“什么事啊?很重要吗?难得今天我们两边人聚餐,喻检不去太可惜了啊。”

        

喻幼知抱歉地笑了笑,说:“我今天要回趟老家,高铁票都买好了。”

        

老沈早知道她晚上有事,但不知道有什么,听她这会儿说了才知道。

        

他疑惑道:“你老家不就在栌城吗?”然后又想起了什么,猜测道,“回男朋友老家啊?”

        

喻幼知噎住,其他人迅速领会到其中意思。

        

“哟,这是有好事儿啊?”

        

“我们是不是快有喜酒喝了?”

        

“打算什么时候办啊?今年年底吗还是明年?”

        

苗妙睁大眼,迅速看向丁哥。

        

——怎么办?差点忘了小喻姐有男朋友这件事。

        

丁哥不禁翻了个白眼,合着观察了一下午全白忙活了,突然就有种乱磕cp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疲惫感。

        

喻幼知也不知道该怎么否认,只好干笑以示默认。

        

回男朋友老家,而且连高铁票都买好了,一行人当然也不好再挽留。

        

几个人问她男朋友不来接吗,来接的话还能看看这位的庐山真面目。

        

喻幼知说他工作忙,两个人直接约了在高铁站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