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玩的我欲仙欲死/体检的时候被医生进了

2022年9月21日12:51:43闺蜜玩的我欲仙欲死/体检的时候被医生进了已关闭评论

     

“发什么呆啊!你到底拿不拿,不拿的话麻烦让一让!”

闺蜜玩的我欲仙欲死/体检的时候被医生进了

        

身体的掌控权还没完全回笼,白牧星被推的踉跄一下,身体摇摇欲坠,差点摔倒。

        

身后的男人吓了一大跳,连忙道:“喂!你没事吧?我只是轻轻碰了你一下,你可不要碰瓷!”

        

白牧星看着对方警惕又心虚的面容,顿了一下才开口:“……我没事。”

        

男人明显松了一口气,再开口时态度好了许多,“没事就赶紧拿走你的报告,在这发什么呆啊?机器都响了有一分钟了,后面的人还等着取呢!”

        

白牧星将机器吐出的薄薄几张纸抽出来,机器持续而规律的提醒声终于停止。

        

他拿了纸张就离开队伍,原本排在他的后面的人依次向前,使用机器取走不同的报告。

        

他走到一旁的休息区,垂眼看向手中捏着的几片轻薄纸张。

        

这是一份属于他的身体报告,涵盖了各方面的检查,白牧星找到激素那一页,果然在其中看到了几项异常数据。

        

数据显示他的身体发生了激素紊乱征,一种极少出现在beta身上的病。 

        

这些数据他不陌生,反而十分熟悉,因为在后来的两年多中反复回想起这一天,白牧星几乎将它们倒背如流。

        

上辈子陷在旋涡差点被那些虎视眈眈的alpha撕碎的时候,他曾无数次设想过,如果他能早一些发现自己身体异变的端倪就好了。

        

如果能在激素紊乱刚开始的时候就意识到不对,早早逃离,也不至于后来被迫卷入了那么多的纷争中。

        

是的,上辈子。

        

虽然才恢复意识短短几分钟,但白牧星已经敏锐地意识到自己恐怕是重生了。

        

脑海中纷杂的记忆历历在目,那种麻木的钝痛随着回忆的闪现笼罩在他心脏上空,像是一片怎么也挥不散的乌云。

        

这种几乎能将一个经历过战争的战士压垮的压抑感,绝不是单纯噩梦或是幻想能带来的效果。

        

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的选项,剩下的那个哪怕听起来再荒谬,也是唯一的正确答案。

        

白牧星垂眼看向像个手环一样绑定在自己手腕上的智能光脑。

        

那上面的时间清晰显示着:帝国新历288年。

        

这正是他人生发生转折点、分化成一个珍惜的omega的那一年。

        

白牧星的身躯忍不住僵硬起来,他捏在纸张上的力道不受控制地变大,指尖用力得几乎要将纸张撕破。

        

路过的护士注意到这位俊美青年的异常,无论何时容貌出众的人总是会得到更多关注。

        

护士停下来担忧地看向他:“你好,需要帮助吗?”

        

白牧星打了个激灵,猛地回过神,摇头道:“谢谢,我没事,谢谢。”

        

因为强行压抑着情绪,他的嗓音显得异样沙哑,像是在粗糙的砂纸上反复滚过。

        

像是一根拉开到极致的弦,给人一种他下一秒就会因为所承受的巨大压力而整个崩塌的错觉。

        

护士的目光中仍含着担忧,白牧星扬了扬手中的报告,冷静地说:“我马上去医生那里。”

        

护士这才放心离开。

        

白牧星拿着报告朝着医生的诊室走去,工作日来看诊的人不多,他在走廊隔壁的等待区坐了半个小时,就轮到他看诊了。

        

好在白牧星本来就是冷淡的性格,重生这么大的事,半小时的时间已经足够他平复激荡的心绪。

        

进入诊室的时候,白牧星的脸上已经恢复一贯的平静。

        

除了说话的尾音还带着些微哑意,已经完全看不出他半个小时前在前厅精神恍惚得丢了魂般的异样。

        

又成了那副生人勿进的冷淡模样。

        

“激素紊乱,一般多发于发育期或者不当使用抑制药物后……诶不对,等等!你是一个beta哦?奇怪了,beta很少会得这个病啊!”

        

医生发出了和前世一模一样的惊叹。

        

白牧星对这句话印象太深刻了,此时一字不差地再次听到,心中的古怪难以描述。

        

医生见他怔怔地仿佛没听进去,无语道:“小伙子,你在听吗?”

        

医生嘘嘘叨叨地说:“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严重的激素紊乱可是会危及生命的!虽然受整体激素水平限制,beta的紊乱症一般不会像alpha和omega那么厉害,但是你也不要觉得这是一件无所谓的事,不重视的话,还是会对身体造成很大伤害的。”

        

医生故意带着几分夸张:“不要以为自己是beta就可以不在乎这些,腺体对于beta而言虽然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但它可不是一个废物,除了对性别的作用外,它们还关联了一部分其他的调节功能。前几年我们就收治过一个腺体受损的beta,他的身体素质因此下降许多,后来经常大病小病缠身,你难道想变成这样?”

        

白牧星回过神,低声道:“好的,不好意思。”

        

医生翻完了全部的报告,没有发现别的问题。

        

“我给你开点药调节一下,你多注意休息,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一个疗程是一个月,期间状态有反复是正常的,注意按时服药复查……”

        

这些药都是针对常规的激素紊乱征的,白牧星是腺体重新发育引起的异常,s级的腺体信息素水平极高,不是市面上这些效果温吞的药物能压制得住的。

        

这些药用的再多,对他的效果都十分鸡肋。

        

白牧星对此再清楚不过,不过他没有拒绝医生开出的药单。

        

身为一个普通beta,他没有任何理由和专业医生唱反调。

        

白牧星:“好的,谢谢。”

        

然后拿着药单去药房拿了药,坐上了回家的公共悬浮舰。

        

中途还去了一次商场,转了两次车之后,回到了自己位于首都星郊区的小房子中。

        

这只是他暂时租的一个小房子,很普通的一个公寓,白牧星只交了三个月的租金。

        

他从最开始就没有打算在首都星长待,只是军部退役的流程,需要他回到首都星补办一些认证,才会来到这里。

        

按照他原本的计划,等他办完事就会离开首都星,承包一个农牧星球,过上平静悠闲的种地养老生活。

        

但这一切都因为他身体的异变化作了泡影。

        

性别转变后,他名义上虽然没被限制人身自由,但这个自由很有限,在他被alpha标记之前,根本不被允许离开首都星所在的中心星系。

        

哪怕仅仅是离开首都星都要接受严密的行程监控,装上无法拆卸的定位器。

        

当然在omega分管协会口中,这种严密的监控完全是为他好。

        

一个没有被标记的omega行走在外面就像一块美味的肥肉,如果没有分管协会的庇护,他随时会被那些贪婪的alpha强行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