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军长要够了没全文免费阅读&女性能承受多少厘米

2022年9月21日12:45:15狼性军长要够了没全文免费阅读&女性能承受多少厘米已关闭评论

“呼!人在南洋,真的是一刻离不开空调啊!”

狼性军长要够了没全文免费阅读&女性能承受多少厘米

        

仙摩托艇的打水声逐渐减小,谢双瑶顺着绳梯往上爬了一段,这才抓住铁做的扶梯往上攀爬,从船脚爬到甲板,哪怕是身手再好也得要给七八分钟的——这种集装箱船高四十米,按照两米五一层的话,这都是十几层楼的高度了,基本上它就不是给人设计从甲板上船的,在船身上有设计好的出入口,只是从那边出去的话,下方没有铁梯,完全靠绳梯更不稳当而已。

        

刚乘着摩托艇驰骋得来的清凉,一转眼就被爬梯子的汗水驱走,谢双瑶一边爬一边吐槽,“哪有神使爬楼梯的,不都该是飞上去吗!”

        

说起来,能吊人的无人机她也不是没有,只是谢双瑶并不信任操作员罢了,再说,她要避免宣传迷信,而不是整什么肉身飞行的梗。一行人先后翻上甲板,都是一身的大汗,均是迫不及待地冲进了船舱,享受着28度空调风的清凉——这就是仙界的‘寒暑不侵’啊,如果从未吹过空调也就算了,多少总能适应南洋的天气,可正因为在岛船上能吹到如此的凉风,走出室外时,便感到这天气是多么的难以忍受了。

        

“就这,还是小冰河时期普遍降温后的体感温度?”

        

谢二哥热得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北方的汉子在南洋普遍不是那么适应,这要不是买活军的医药和罐头都能跟上,估计舰队里真得病倒一大批人。

        

“是啊,其实降温的效果已经很明显地体现出来了——你们这次在岸上,没有怎么遇到虫瘴吧?”

        

“虫瘴是什么?”很多北方人好奇地问。

        

“就是远看像黑雾,近看全是小虫子的东西,这种虫群咬人的话,一晚上能把一头水牛活活咬死。”谢双瑶随口说,“秦汉时认为南方是水乡泽国,瘴疠之地,就是因为江南全是沼泽,沼泽里这种虫子很多,你就想想吧,都是这种虫子的地方还怎么搞开发。”

        

气候对于政治的影响,在时代的角度就能宏观地体现出来了,随着气温逐渐下降,南方变得越来越适合住人,现在就连南洋的瘴疠也逐渐减少,使得南洋初步拥有了被开发的可能。郑地虎、黄小翠、金逢春、李国芝、连豪生等将官逐一走进会议室,个个都对空调感激涕零,开玩笑地问,“六姐,多少政审分能换一台空调?”

        

“就算空调能兑换,也得先得有柴油、发电机才行。” 

        

谢双瑶自己都很难享受这玩意儿,岛船上开空调,纯粹是因为铁皮船不开空调是没法住人的,连办公都是问题,而且各种机房也需要空调降温。她制止了大家不切实际的幻想,“想要发电机,那就要有机床,还要有橡胶——”

        

“吕宋就可以大量部署橡胶!”

        

跟随舰队,在南洋考察了整整一年的金逢春非常积极地说,大家的干劲一下就被鼓舞起来了。“实际上吕宋距离壕镜和鸡笼岛简直太近了!这里又有这么多苏丹国,起码是初步完成组织化了,不管我们打算采用什么领土策略,都可以配合政策让他们帮我们种橡胶。”

        

“吕宋岛的华人还是经商居多,务农的很少,毕竟美尼勒城是弗朗机人的私产,他们之前没有太大的动机发展吕宋的主粮农业,还是满足于贸易中转、黄金开采和香料、红木、宝石的买卖。”

        

是的,吕宋有金矿,这一点大概是它在历史上一直遭到觊觎的原因之一。不过,买活军对于黄金的重视要远低于其余政权,因为他们的货币可以说是工业品和粮食本位,黄金这种不能吃不能喝的东西,在买活军的经济体系中并不是特别重要。对买活军来说,吕宋最大的好处就是距离本土近,而且岛屿面积大,气候条件好,还有已经开采的各种矿产,采矿、橡胶林、蔗糖、水稻,前景都相当的好。

        

而且,由于这里已经被殖民了百余年,城建也至少有了一点雏形,基础设施要比占城港和会安强一些,这些种种因素,决定了吕宋将是未来几年内南洋战略的一个重点,本地现有的大量占人裔土著,丛林中的南岛土人部落,以及遗留的数千弗朗机俘虏,也成为了统战工作的重点。

        

作为一个创业狗,谢双瑶不能离开自己的老巢太远,这一次抽空赶来,就是为了用闪电战的速度拿下吕宋——虽然战争用时短,但酝酿时间实际上长达数年,夏禄带领的统战小队光是在吕宋就耗费了一年的时间,有些干部比如金逢春,也是足足花了一年的时间来考察南洋的环境,亲自体会到开发中要面临的种种问题,现在大家才能坐在一起,用比较落地的态度进行这个会议,讨论接下来两到三年内,买活军对南洋区域的基本规划。

        

随着摊子越来越大,人是很难得凑这么齐的,谢双瑶明天就要返航去鸡笼岛了,所以大家把握时间,都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推动莫祈平来质疑移鼠会对大屠杀的沉默,符合我们一贯的思路,能起到釜底抽薪的效果。”夏禄在吕宋统战上是有思路的,谢双瑶对夏禄的印象也很深,说实话,她不觉得夏禄有多么的信仰大同社会,但是他每次政治考分都很高,同时也非常清廉,次次工作都是合格的。哪怕是作为一个野心家,目前他也相当的好用。

        

“毕竟,哪怕我们逐走了弗朗机人,只要吕宋还是个开放的港口,源源不断的西方商船也会不断带来对移鼠的信仰,而且,这个信仰之前在本地是有根基的——人头可以轻松斩断,但思想的根系是难以斩断的。”

        

夏禄时不时还能说出些很有哲理的话来,这个人很内秀,一般人不易揣摩他的内心,譬如买活军就没想到他能想出‘抽取龙脉’这样的谣言,能给谢双瑶惊喜的人并不多,他算是一个。“思想就像是倒不完的水杯,新的信仰是往水杯里掺沙子,但水其实还在,而且会和沙子结合在一起,想要把水完全倒出来,那就只能给水染色,把水也变成沙子。”

        

这一点在吕宋还算是很好用的,弗朗机人在吕宋经营了一百多年,不可能只屠杀过华人,对于不服从他们的部落,弗朗机人是乐于屠杀的,而且他们还时常调拨苏丹之间的关系,让苏丹之间陷于战火。弗朗机人和吕宋的土人是有民族仇恨的,只要莫祈平能把谢双瑶宣扬的那一套发扬光大,移鼠会的影响力自然会逐渐消退。至于知识教,这些已开化的上层土人会有多少虔诚谢双瑶也不指望,只要原始社会的那些下层人民肯信,肯来开化,后续就很好说了。

        

“不能只推行橡胶种植,我去鸡笼岛考察过了,橡胶林中很难有别的植物生长——对采集部落来说,这是一种很坏的树,如果一个部落周围只有橡胶树的话,这个部落活不下去的。我们在未开化部落的领地里种橡胶,那就等于是断了他们的口粮,必须把橡胶种植和开智,农业教学、工业品、药物发放联系起来。”

        

金逢春并未卷入泉州的吏治风波,农业办作为和农民相处最多,最有条件吃拿卡要的单位,居然在情报局的调查中全身而退,身为农业办主任,她自然受到了谢双瑶的看重,这一次被抽调出来做南洋农业办的总负责人,在官位上无疑是一个大跃升。

        

不过,南洋农业的开发难度又不可同日而语了,她取来一张地图,介绍自己的思路,“我们在会安可以种水稻,会安的百姓除了华裔之外,完全汉化的越族占据多数,弗朗机人在安南的部队,依托的是吕宋的根据地,早前已经回到吕宋准备和我们作战。”

        

“基本上这一战之后,在南洋、身毒甚至是墨西哥南美的战力都被我们消耗完了,我们大可以从会安和占城港往内渗透,不断招募安南百姓前来种田,把水稻种植连成一片——凡是汉化程度高的区域,百姓一定都很有种水稻的热情,同时我们也有很便宜的纺织品——南洋气候这么好,我们还可以在安南种棉花。”

        

对农业的安排往往很自然地就过度到了军事与领土的扩张,毕竟,安排农业就等于是安排一块区域最根本的生产,如果连农业都能随便布局了,别的事情还用说吗?金逢春是个有大局观的官员,在她的规划中,水稻、棉花属于安南,橡胶这重要的战略物资,在消化得最好的占城港大量部署,“占城港附近能腾出的林地多啊,刀耕火种的地方,本来人口密度就低,稍微进行一下产业升级就有大片的空地余出来,而且土人的抵触心理小,照顾橡胶林的热情也会更高。”

        

吕宋这里,她认为可以做佐料生产基地,吕宋本就盛产油棕——棕榈油呀,这下炸鸡店终于可以到处开了,不再会被油料卡脖子。

        

蕉麻——上好的麻制品,也是纺织业重要的原料来源,当然,橡胶就不必说了,此外,金逢春认为因为吕宋本地产铁也产锡,可以大量种植蔬菜,生产蔬菜罐头,让吕宋成为一个食材贸易中心,把罐头卖到世界各地去,又收割一大波财富——当然,罐头对内供应和对外卖可不会是一个价钱。

        

“嗯……罐头外流会不会促进欧罗巴人远航技术的发展呢?”

        

她的这个提议引发了大家的思考——有些顾虑是很实际的,毫无疑问,现在西洋的航海依旧是走在了华夏前头,还有很多地方是华夏舰队没有去到的,南北美洲,甚至是欧罗巴本土,非洲,还有南方大陆,这些地方对现在的华夏船队来说,都还是一片迷雾中陌生的领土。这种时候,对外贩卖罐头,给欧罗巴人带来的好处,会不会是利润所弥补不了的呢?

        

“归根到底,这是个数学问题,”统计专员王冲说,他同时也是南洋统计小组的负责人,许多和开发南洋有关的数学问题——尤其是物资运输方面的东西,都由王冲带领手下的干事进行计算,鸡笼岛、云县调派装运。“罐头帮助的是运输,它不能帮助生产和消费,我从吕宋的华人这里得到消息,阿卡普尔科和美尼勒城的贸易是单艘船进行的——两年往返一次,载重三百吨的大帆船,这是马德里的命令,因为从亚洲过去的货物过多,会阻碍到欧洲货物在南美的销售。”

        

这说明,南美的消费市场非常狭小,当生产的产品不会变多,市场也没有变大时,昂贵的罐头并不会立刻扩大船运的规模,它只会让达官贵人在船上的日子过得更体面一些。大家便若有所思地点起头来了,谢双瑶说,“卖点罐头问题应该是不大的,西洋人还不至于缺铁到要熔炼马口铁的地步,技术的扩散基本上是无法制止的,要做的是在扩散前攫取利润,帮我们摊薄研发的成本。”

        

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了,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这个决策,有许许多多的人,许许多多的地方会因此发生相应的改变,譬如说,此后买活军的刑徒,又多了一个发配海外的去处,而对本地土人的开化也会增加矿产有关的内容,会有许多人被高薪吸引,来到吕宋建设铁厂,还有不少田师傅也会到吕宋这里,收下本地土人作为徒弟,发下菜种,教他们沤肥种菜——

        

当然,随着罐头业的发展,最终买活军的船队也能因此受益,总有一天,罐头将会成为他们日常饮食的一部分,而不是现在的奢侈品。不过,买活军的高层是不会就此满足的,自从登上岛船之后,现在许多人的愿望已经从‘罐头随便吃’,变成了‘淡水随便喝’,他们最大的梦想则是在海上也能洗澡,到了炎热的地方,还能和现在一样,开起清凉至极的‘空调’法宝。

        

“农业是根本,农业一定,之后的配套小工业就很好布局了。”南洋工业小组主任谢大方高兴地说,这个孤儿是买活军最早一个工程师楚大财的徒弟,最擅长新产业落地,主持建设了不少纺织厂、洗衣厂、龙门吊等等,他正在占城港主持兴建南洋第一个龙门吊。“有棉花我们就开纺织厂、梳棉厂,有蔗糖我们就开制糖厂,南洋的太阳这么好,海港这么多,雪花盐自产是完全可以办到的,只要把控了水泥粉和蒸汽机,我们不必担心核心技术外泄,可以放心地在本地设厂。”

        

“那些土人也根本没法偷学啊,想要偷学至少得开化,得先学会算数……”

        

“配合扫盲、开化、文宣,可以在土人中制造出对雪花盐糖、纺织物和娱乐品的消费需求——庞大的市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