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房东揉搓奶头&麻麻在厨房把衣服脱了

2022年9月21日08:41:15被房东揉搓奶头&麻麻在厨房把衣服脱了已关闭评论

        

成神之路开启至今,已一年了。

被房东揉搓奶头&麻麻在厨房把衣服脱了

        

这一刻,分散在成神之路上的外来者,都和苏奕一样心生感应,意识到该离开了。

        

起始城。

        

光霞流转,时空波动不断闪烁,陆续有返回的身影出现。

        

“终于回来了!”

        

有人恍如隔世,感慨不已。

        

“虽然只踏上试炼之路一年,可这段时间的收获,远比在外界闭关无数年都值!”

        

“谁敢相信,短短一年之间,我已成功晋升两个大境界,成为真正的太玄阶存在?”

        

有人心情开怀,难掩喜悦。

        

进入古神之路的强者,有一大部分是太玄阶之下的角色。

        

其中,许多人在这一年的试炼中屡获奇缘,修为突飞猛进。

        

“我师兄他……再也回不来了……”

        

一个女子神色黯然,失魂落魄,“他是为了救我而死,若早知道如此,我宁可不让师兄陪我一起前来……”

        

一番话,让许多人神色黯然,勾起了伤心事。

        

试炼之路,并非只有机缘和造化,还有许多可怕的杀劫和凶险。

        

和他们一起同行的亲友,都已在试炼之路上遭难,再也无法归来。

        

有人收获巨大,也有人空手而归。

        

有人感慨不虚此行,有人为那些伤亡的亲友而黯然伤神。

        

各不相同。

        

这就是试炼之路,真正能活着归来的,终究只是一部分。

        

真正能夺得旷世造化的,也仅仅只是一小撮人而已。

        

封无忌、毕空流、佛子莲生等一众神子级人物,也陆续从化神星海归来。

        

他们大都已证道成神,当归来时,顿时引发轰动,成为万众瞩目的对象。

        

“快看,那是苏奕!”

        

蓦地,嘈杂的氛围中,有人激动叫出声来。

        

一下子,各种声音齐齐消失,气氛一下子变得寂静,所有的目光,都齐齐看向同一个地方——

        

那里,虚空中映现出一道峻拔的身影。

        

青袍飘曳,飘逸出尘。

        

正是苏奕!

        

一下子,在场众人脑海中浮现出各种画面。

        

有人想起,苏奕当初在起始城杖毙二主祭秦文孝,镇压一众神明的壮举。

        

有人想起化神星海中,苏奕执掌周虚秩序,镇杀一众大敌的血腥画面。

        

有人想起,前不久那一场曾引发古神之路轰动,波及天下的旷世神劫!

        

也有人想起,古神域中,苏奕连破九大天关所有记录的传奇事迹。

        

……一时间,气氛愈发寂静沉闷。

        

所有人神色各异,有震撼、有敬慕、有深深的忌惮。

        

一如目睹一位当世神话驾临!!

        

苏奕!

        

这个名字,就像有魔力,承载着堪称旷世的传奇色彩。

        

哪怕是在场那些同样已成神的神子级人物,当再次面对苏奕时,都不禁凭生一种望尘莫及之感。

        

若说此次闯荡古神之路最受瞩目的人,苏奕绝对是无可争议的那一个!

        

……

        

重返起始城后,苏奕和三主祭烈星曲见了一面,之后便动手,将鸣冤鼓的鼓槌祭出,融入起始城的周天规则之内。

        

当天,和苏奕一样重返起始城的所有强者,全部离开。

        

……

        

纪元长河浩浩荡荡流淌。

        

永昼之国。

        

古神岭前。

        

这里是进入古神之路的入口。

        

此时,这里早已有许许多多身影在等地。

        

位于前方的,几乎全都是神明!

        

大多是从神域各大势力中而来。

        

也有一部分来自永昼之国。

        

其中最强大的一些神明,乃是造化境上位神!

        

“短短一年,也不知那些神子级人物究竟有多少人成神。”

        

一个身着蟒袍,相貌如中年的上位神开口。

        

一年,对凡夫俗子而言,或许很漫长。

        

可对他们这些神明而言,一年时间弹指即过,太过短暂。

        

要知道寻常时候,他们闭关一次的时间,动辄都有上千年之久。

        

“那些神子身边都有护道者,并且提前做足了准备,根本不愁无法证道成神。”

        

有人进行推断。

        

古神之路贯通在那消失在过去的时空中,在外界,没人知道古神之路发生的事情。

        

哪怕是神主,都无法推测出任何事情!

        

以至于在谈论和古神之路有关的事情时,在场众神只能进行推测。

        

忽地,有人轻语道:“也不知道,苏奕那异端是否已被擒杀。”

        

一句话,引来许多关注。

        

“不出意外,此子注定已遭难!”

        

有人进行预测。

        

一年前,苏奕同样进入古神之路,而当时,一起前往的还有永昼之国的九位天神,以及任北游、闻霄等一批来自神域各大道统的上位神!

        

这样的阵容,灭杀一个苏奕绝对易如反掌!

        

“退一万步说,哪怕他此次侥幸活着回来,有我们这些人在,他也难逃一死!”

        

一个墨袍老者神色淡漠道,“那个神秘的河伯,如今可不在这永昼之国!也再无法像上次那样救他性命!”

        

一年前,古神之路开启时,苏奕曾被一众神主的意志力量围堵,身陷绝境!

        

人们都清楚记得,当时正是那个神秘的河伯出现,才保住苏奕性命。

        

而现在,那河伯早已消失一年,不在永昼之国!

        

正在交谈,忽地,远处古神岭轰鸣,涌现出一片时空力量,在虚空中构建出一个巨大的门户。

        

顿时,场中轰动。

        

所有人停止交谈,看向那一道时空门户。

        

而后,在无数目光注视下,那时空门户中陆续有身影掠出。

        

密密麻麻,恰似过江之鲫。

        

场中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很快,封无忌、佛子莲生、毕空流等神子级人物也出来了。

        

当看到他们都已成神,那些等候在场中的各大道统上位神,都不禁露出喜色。

        

可让他们奇怪的是,直至现在,也不见永昼之国那九位天神和任北游、闻霄等上位神出现。

        

这是发生了什么?

        

还不等众神开口询问,就见那时空门户内,苏奕那峻拔的身影飘然走出。

        

一下子,惊诧的声音陆续响起。

        

“这异端竟然没死!?”

        

“此子的命可真够硬的……”

        

“他是否已证道成神?”

        

……一时间,等候在那的那些上位神,全都将目光牢牢锁定在苏奕身上。

        

一如盯上一个猎物!

        

封无忌、毕空流等神子级人物齐齐变色,连忙飞快传音,把古神之路发生的事情,告诉各自阵营的师门长辈。

        

可还不等他们解释清楚,已经有一个上位神按捺不住,直接挪移长空,挡在了苏奕前路。

        

这是个墨袍老者,神色淡漠,眼神可怖,“苏奕,你不能离开!”

        

他并未立刻动手,而是担心苏奕逃走,要把苏奕阻截在此,等弄清楚状况后,再决定是否动手。

        

“不错,你还不能离开!”

        

其他上位神见此,也神色不善,将附近区域封锁。

        

场中气氛一下子变得压抑肃杀起来。

        

在场众人皆心颤,一众上位神杀气腾腾,封锁此地,这任谁能不惊?

        

许多看向苏奕的目光,都带上怜悯同情之色,从古神之路活着归来又如何?

        

注定将在劫难逃!

        

不过,场中也有许多大人物没有行动,在和封无忌、毕空流等神子级人物沟通,了解情况。

        

“我若要走,尔等拦得住吗?”

        

苏奕一声哂笑。

        

这里人多眼杂,太过喧嚣吵闹,他可不打算在此逗留。

        

说着,他一步迈出,朝远处行去。

        

心中则在思忖,该去何处去找河伯那老家伙。

        

“呵,好大的口气,仅仅只是去古神之路走一趟而已,就敢不把我等放在眼中了?”

        

那率先出动的墨袍老者脸色一沉,眸泛杀机,“你再敢迈出一步,本座必杀了你!”

        

轰!

        

他一身威能轰鸣扩散,惊天动地,可怕的杀气如风暴般,将苏奕牢牢锁定。

        

其他上位神见此,无不蓄势以待,蠢蠢欲动。

        

他们来自不同的阵营,自然不会让墨袍老者抢先将苏奕杀了。

        

这等局势,也是让在场其他人无不心惊胆颤。

        

可苏奕却像浑然不觉,自顾自抬脚,迈出一步,而后淡淡道:“来,杀我。”

        

轰!

        

全场哗然。

        

而墨袍老者再也按捺不住,一声冷笑,纵身长空,挥掌拍出。

        

这一掌,毫无保留,将那造化境中期的道行全力催动!

        

不是因为忌惮苏奕。

        

而是担心被其他竞争者插手进来!

        

果然,就在他出手那一瞬,在场其他一些上位神也悍然出击,一个比一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