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侧面拉开内裤滑进去&女尊惩罚夫侍夹玉势

2022年9月20日14:35:38从侧面拉开内裤滑进去&女尊惩罚夫侍夹玉势已关闭评论

那粒流星似的光点着实太耀眼一些,且看那架势,应当还伴随了很强烈的魔法波动。

从侧面拉开内裤滑进去&女尊惩罚夫侍夹玉势

        

所以黎离有预感,第一个惊喜匣子的出现,大部分队伍应该都感知到了。

        

不过到底有多少个队伍敢分出人手来追逐这个匣子,那就是未知数了。

        

惊喜匣子还在天上飞,黎离目光灼灼地望着它,思考片刻,回头扬了一剑,而后动作轻灵地跟了上去,身影和那光点一起消失在密林上方。

        

巨木丛林下方。

        

当泽尔更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驻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满地疮痍,被破坏的树屋倒吊在巨木之上,看样子都快散架了。

        

队伍之中的那位高级木系魔法师因为选择了弃权,所以失去了继续待在迷雾之森之中的资格。

        

在进迷雾之森之前,绿色尖塔在每个参赛者身上都布置了一道一次性的定点传送阵,一旦选择弃权或是被击败,在场外注视着这一切的费鲁曼就会启动传送阵把他们传送回来,为场外观众席增加一席。

        

“……”

        

看到原本完全的队伍在第二天就少掉一人,泽尔更的眼底难免出现淡淡的阴翳。

        

“他们太拼命了,顶着受伤也要进攻我们,一不留神就被那个女斥候钻到了空子……”一个精灵略心虚地解释着。

        

其实这并不是借口,精灵并不算是擅长战斗的种族,尤其是在整个人族中都算最莽的阿瑞斯魔法战士面前,打输了不算丢脸。

        

“不过唯一庆幸的是,刚才我们护住了魔法阵和种子,它们没受到影响。”

        

“现在的情况对我们秋叶学院而言不太好。”

        

泽尔更沉默了一会儿,看了一眼惊喜匣子掠过的方向,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追逐。

        

现在的队伍精疲力竭,着实没办法去抢占匣子内的未知物品了,若换成昨天,身为风系弓箭手的泽尔更一定不会放过它的。

        

“再重新寻找地点播种来不及了,肯定会被春风学院他们抢在前面。”泽尔更思索了片刻,最后毅然作出决定:“全面戒严,阿瑞斯战斗学院的那些人应该不会再来了,既然帮助种子萌芽的魔法阵还在,就想办法继续用魔法催动种子生长,只要我们能第一个种出树苗,即便只剩一个人,也是头名!”

        

泽尔更说的魔法阵,是被淘汰的那个精灵在抵达迷雾之森后,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布置出来的好东西,可以不断汲取木系魔法元素用来催生种子。

        

只要它还在,秋叶学院就还翻盘的希望。

        

“你去为魔法阵再补充一些木系魔法元素吧。”

        

说着泽尔更便点了队伍中另外一个木系魔法师的名字。

        

被点到的魔法师往嘴里灌了一口回魔药水,点点头朝着巨木种子所在点走去。

        

然后下一秒,他便发出震惊的呼喊。

        

“队长!”

        

“种子周围的结界被破坏了,又要重新种了!”

        

“奇怪了,我记得刚刚阿瑞斯战斗学院那些人离开之前,结界都是完好无损的啊!”

        

“我也记得是这样……”

        

乱糟糟的议论声中,泽尔更看着已经变得暗淡无光的魔法阵,眼前差点一黑。

        

黎离并不知道,自己临走前那简单的一剑,就破坏掉了秋叶学院的魔法阵。

        

不过她原本也没安好心,那一剑原本是想试着能不能中断种子生长的,不过砍了没反应,加上忙着追惊喜匣子,所以就没多管了。

        

此刻的黎离,正穿梭在迷雾中追逐头顶的光芒。

        

但是同时,她也没有放松警惕,时刻关注着迷雾中的细微动静。

        

果不其然,在光芒开始朝着一处峡谷往下坠落的时候,黎离看到了几个从不同方向逼近的小黑点。

        

这些家伙个个气势汹汹战意澎湃,一看就是冲着惊喜匣子来的。

        

黎离迅速地收敛气息,放缓了脚步。

        

充足的战斗经验告诉她,过早暴露自己的位置会招致不幸。

        

然而那几个小黑点却并没有要隐藏的意思。

        

对于他们来说,彼此之间强烈的魔法波动就像是夜空中耀眼的明灯,根本藏不住。

        

惊喜匣子落在了山谷正中间的草丛中,而此时,那些小黑点也戒备而小心地落在了山谷边缘的几个方向。

        

非常可怕,眼前出现在黎离面前的居然是两支队伍。

        

黎离眯着眼仔细辨认了一下,确定左边的队伍是春风学院的精灵们,不过那个长得最高挑的木茜不在,看样子是选择留守她一人负责种地,其他人外出争夺资源了;

        

而右边的,则是光明教会的三队——那个被药檀称作墙头草,不知道支持谁当下一任狮鹫骑士军团团长的队伍。

        

很离谱的是,黎离看得清清楚楚,他们居然和阿瑞斯战斗学院的那群莽夫一样,五个人全员出动了!

        

他们也放弃种植巨木种子了吗?黎离心中好奇不已,悄无声息靠近了一些。

        

惊喜匣子散发着强烈的魔法波动,然而两支队伍都没动,而是选择遥望对峙。

        

这种时候谁先动谁就可能挨打,在比赛初期,暂时摸不清对方实力的时候,也只有阿瑞斯战斗学院那群莽夫敢直接上了。

        

五头狮鹫缓缓地落在草地上,看样子丝毫没有觉察到此刻气氛的紧张,甚至还悠哉地互相梳理起了羽毛。

        

春风学院的精灵先开口了。

        

“居然全员出动,你们是准备放弃了这次比赛了吗?”

        

光明教会三队的狮鹫骑士中,为首的那人沉声回答。

        

“你们也差不多,居然出来四人争夺这个惊喜匣子。”

        

“木茜队长一人便足以守护巨木种子。”精灵的声音中充满了对队长的信任。

        

“很强大,但是很可惜。”狮鹫骑士默默地握紧了武器,声音中透露出隐约的狂热之意:“光明神庇佑,胜利必将属于光明教会!”

        

“……”

        

黎离听懂了,也明白光明教会三队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了。

        

他们根本就没想过拿第一!甚至没想过真正以光明教会三队的名义参加这次比赛!

        

他们存在于此的意义,仅仅在于为另外两个队掠夺资源,顺便不断战斗,把其他队伍淘汰出去,为光明教会的胜利清除一切障碍。

        

至于到底是为库查兹他们办事,还是为尤利西斯他们保驾护航,那就是未知数了,但是很明显,能做出这样的决定,肯定是教廷的主教甚至是教皇授意过的。

        

“啧。”

        

黎离忍不住感慨光明教会的决绝。

        

两只队伍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目光相对,眼眸深处隐藏着忌惮和戒备。

        

风中,各系魔法元素开始悄然涌动。

        

就在这时,光明教会三队的那些狮鹫突然昂首,而后,它们猝不及防地扇动翅膀朝着山谷下方俯冲而去,再也没有先前自在悠闲梳毛的轻松,取而代之的是凶悍可怕的战意。

        

左边的精灵队伍早有防备,刹那间,九道截然不同的气息,轰然爆发在山谷之内!

        

本就旺盛的野草丛在魔法的催动下开始疯长,化作尖锐的叶刃朝着狮鹫骑士们袭去。

        

两支队伍看起来配合得都相当默契,虽然春风学院这边少了一个人,但是山谷中密集的巨木和草丛让狮鹫们的行动受到极大限制,而精灵则可以大肆利用这种环境,所以战局竟然隐约呈持平状态,没有出现想象中的碾压局面。

        

“这四个精灵居然都是木系魔法师……不对,有一个似乎是专注治疗的,在全是树木的丛林之中,他们能配合着用藤蔓和树木结成牢笼困住狮鹫,这样的阵地战对他们来说倒是很有利。”

        

“看样子狮鹫骑士们也察觉到,体型巨大的狮鹫在树丛中会成为行动的阻碍,开始下来战斗了……可惜他们离开狮鹫后战力就减少了三成不止啊……”

        

“不愧是精灵……哪怕是法师都能移动这么快,轻松躲开了狮鹫的袭击,回去得想办法再训练一下药檀和科林斯,追上精灵魔法师的速度才行。”

        

“……”

        

黎离一边盯着激战中的山谷,一边快速地记住场中那两队人的攻击手段和魔法吟唱频率。

        

在不断绽放开的各色魔法波动中,没有人注意到,山谷边缘的草丛随风窸窣动了动,更没人发现有人已经悄摸靠近了。

        

山谷中央就是战局的中心地带,混战的两支队伍的魔法攻击环绕在惊喜匣子周围,连只蚊子都飞不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