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写的比较细的开车&清纯女高中生沦陷H

2022年9月20日14:22:23晋江写的比较细的开车&清纯女高中生沦陷H已关闭评论

院门“嘭”的一声被关上。

晋江写的比较细的开车&清纯女高中生沦陷H

        

门外嘴炮声此起彼伏。

        

然后就是激烈的打斗声。

        

宋南时不用看就知道这必然又是一个龙傲天打脸的经典名场面。

        

她沉默了一会儿,冷静地打开了自己的神棍金手指,想看看自己这跌宕起伏的一天到底应了个什么卦。

        

系统面板被拉出来,一个黑签慢悠悠转了出来。

        

宋南时定睛去看。

        

养财蓄财。

        

上上签。

        

正在此时,“嘭”的一声巨响,一道剑气狠狠地从天上落了下来,大有直接把这个院子给干废的架势。

        

宋南时:“……”

        

她立时将巽风凝聚成护卫自己的风墙,面无表情地看着泥土青石噼里啪啦地往自己风墙上拍。

        

原来这就是她的上上签,她面无表情地想。

        

这个狗币系统还真是从来不让她失望。

        

好卦特么从来没准过。

        

她深吸了一口气,准备把那神棍一样的系统面板收回去。

        

视线再次略过面板,宋南时不由得就是一顿。

        

原来的卦象之下,不知道何时又浮现出了一行小字。

        

应卦者:诸袖。

        

宋南时盯着那行字看了两秒,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应卦者?

        

之前,神棍系统给出的每日一卦上可从来没出现过这个词。

        

神棍系统还背着她偷偷更新了一下?

        

但还没等她想明白自己二师姐的名字怎么出现在了自己的系统卦象上,身后的门就被敲了两下。

        

她谨慎地把院门拉开了一条缝。。

        

方才出现在自己卦象上的二师姐灵巧地从那条缝里钻了进来。

        

宋南时透过缝隙往外看了一眼,就见郁椒椒仍旧愣愣地抬头看着龙傲天的打脸名场面,立志要做一个合格捧哏路人甲。

        

宋南时下意识问:“师姐,你不当路人……不是,你不看大师兄打架了?”

        

二师姐随口道:“看够了。”

        

她这辈子在这次秘境之前没和其他同门们有太多的接触,自然没怎么看过这几乎是日常发生在自己大师兄身上的名场面。

        

但她是从上辈子来的。

        

从上辈子回来的二师姐去回忆自己的大师兄,只觉得自己那个大师兄人缘不怎么好。

        

似乎每一个出现在他身边的人都是他的仇人,就算原本不是他仇人的,也要千方百计的和他有仇。

        

好不容易没仇的也要为别人报仇,就算是擦肩而过的路人甲,都会忍不住对着大师兄输出几句。

        

她大师兄那张正直的脸上好像是带了什么仇恨吸引法器,以至于每一个看到他脸的人都会抑制不住一颗对着他的脸输出的心。

        

诸袖上辈子和大师兄同行过一段时间,这样的场面几乎是两天一小场三天一大场。

        

她已然是看腻了。

        

此时的诸袖只不过随口一说,没意识到此前本应没和同门们有过许多接触的自己是怎么“看够了”的。

        

宋南时沉默片刻,明智的没有追问。

        

二师姐进来之后就一副过来人的模样,熟门熟路道:“那个要为自己徒弟报仇的修士实力约莫在元婴上下,大师兄应该会打上一段时间,我们先等着吧。”

        

说着她就坐在院子里唯一干净的石桌旁,还从储物戒里掏出了茶点。

        

宋南时:“……”

        

这就是重生者的格局吗?

        

失敬了。

        

宋南时在自己要不要给大师兄上两句什么莫欺少年穷的龙傲天buff上纠结了几秒,最终选择坐下吃茶。

        

一边吃茶,他们甚至还能一边点评一下大师兄这次的对手。

        

于是等云止风听到动静跑来时,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江寂打生打死,热血激昂。

        

两个女修茶香萦绕,语笑嫣然。

        

云止风:“……”

        

他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有点儿怀疑人生的表情。

        

宋南时看到他之后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连忙道:“云兄云兄,快过来。”

        

云止风被她的热切弄得有点儿警惕。

        

他不动声色地靠近:“怎么了?”

        

随着他的走近,那一身个人风格十分鲜明的装束就愈发的显眼。

        

宋南时不由得又多看了两眼。

        

云止风又问:“怎么了?”

        

阿弥陀佛,无量天尊,罪过罪过。

        

宋南时咳了一声,一脸正直道:“是正事。”

        

然后她就看向了自己二师姐,问:“二师姐的火葬场现如今还缺人手吗?”

        

二师姐放下了茶盏,道:“当然是多多益善。”

        

宋南时闻言就笑了。

        

这不是巧了嘛。

        

她立刻对云止风道:“快!人!”

        

云止风反应了两秒才意识到她口中的“人”指的是谁。

        

他沉默片刻,从自己的储物戒里倒出了那个被他们废了灵力的死了么杀手。

        

宋南时:“老规矩,管吃管住,不需要工资,不需要假期,价格照旧!”

        

富婆就笑了。

        

她未必不知道自己这个二师妹两次送到她这里的都是些什么人,但她接的起。

        

诸袖大手一挥:“收了!”

        

一手交人一手交钱。

        

于是,等龙傲天搞完今天的打脸日常之后,一转头就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师妹在搞一些一本万利的活人买卖。

        

江寂:“!!”

        

江寂:“??”

        

他结结巴巴:“师、师妹!”

        

两个师妹都看了过来。

        

江寂满脸的惊恐:“你们在干什么!”

        

诸袖想了想:“招工?”

        

宋南时若有所思:“中介?”

        

江寂:“可是、可是……”

        

还没等他可是完,宋南时的视线落到他身上,突然若有所思了起来。

        

她冷不丁道:“既然大师兄身边三天两头就有人挑衅,二师姐还正好缺人,那大师兄何不和二师姐合作,大师兄供人,二师姐收人,正可化劣势为优势,变废为宝!”

        

她出了个十分大聪明的主意。

        

话音落下,柳老头第一个给予了热切反应。

        

他拊掌道:“妙啊!”

        

江寂一脸惊恐地看向了自己的金手指。

        

但二师姐显然想得更多。

        

她若有所思道:“也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我那边的工作的,但既然大师兄身边总有人挑衅,那大师兄考不考虑在我这里开一个火葬一条龙业务,你杀人,我烧人。”

        

她目光灼灼。

        

宋南时:“!”

        

她想起了原著里龙傲天身边和死神小学生差不多的死亡率。

        

她觉得,二师姐的这火葬场肯定是不会亏本了。

        

        

是她当即拊掌道:“妙啊!”

        

两人两双眼,热切地落在的江寂身上。

        

江寂被自己这两个师妹看得一脑门的汗。

        

柳老头那个乐子人靠不住,江寂下意识地就看向了云止风,硬着头皮道:“云兄,这个,你怎么看。”

        

云止风面无表情:“我站着看。”

        

江寂:“……”

        

他硬着头皮看向自己两个师妹,满脸的拒绝。

        

宋南时和诸袖对视了一眼,突然就笑了出来。

        

两人起身,也不看江寂,若无其事地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云止风脸上也不由得带上了一丝笑,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江寂站在原地,一脸的茫然。

        

他费解道:“所以,这究竟是要不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