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舔花心酸&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

2022年9月20日08:22:17不要舔花心酸&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已关闭评论

“属下这就去办。”

不要舔花心酸&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

        

白枭领命去安排了。

        

这日之后,从春晖楼开始,说书人便有了新的话本,一时吸引了很多看客。

        

“话说,西昭皇室愚昧无知,天赐双生皇子,却不知珍惜,违背天意,终遭天谴。”

        

下面的看客中,就有人疑惑了。

        

“我说你这说书的,不会是瞎编乱造的吧?双生子,不都是祸害吗?怎么成了天赐了?”

        

说书人摆手。

        

“这话,可不是小人说的,是法师作法,上达天听,亲口所言。西昭人人皆知啊。”

        

“我可以作证。他所言非虚,确有此事。”

        

一个男孩的声音响起,众人循声看去。就看到了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男孩儿。

        

“他们,他们是双生子?” 

        

这个年代,双生子实在是少之又少,众人看着稀奇,都仔细去打量他们。

        

“你怎么证明啊?难道你亲眼所见?”

        

有人问出这话,其他人都是哄笑起来。西昭乱成那个样子,两个孩子还能去过西昭不成?

        

“正是我们亲眼所见,不仅亲眼所见,还是亲身经历,我与兄长,便是西昭那对双生皇子。”

        

闹哄哄的大堂,瞬时安静下来。这是,主角现身了啊。

        

长得的确眉清目秀,不似寻常人家的孩子。

        

西陵羽在一片或震惊,或叹息,或同情的眼神中,对说书先生道:

        

“你继续讲吧。”

        

“是,是。”

        

说书先生有些紧张,这,在当事人的面前,讲人家的故事,他还是第一次。会不会有说得不恰当的地方?

        

不过想到他这话本子,是何人所给,说书先生便又有了底气。

        

他朝西陵羽和西陵蝶,躬身行了一礼,便继续往下讲。

        

“各位看官,大家都看到了吧,这就是铁证啊!我们当今圣上,那是亲赴西昭,将那些没有人性,自私自利的西昭掌权者,斩于剑下!才将这二位小皇子,拯救了出来。”

        

月前,新皇以雷霆之势收服西昭,百姓们到现在都还是懵的。

        

如今能听说书人,还原当初的情境,茶楼酒肆,一时间人满为患。

        

坐的地方不够了,站的地方也都挤得满满当当。

        

说书先生看着人越来越多,心情激动。这可是他说书这么多年以来,听众最多的一次啊。

        

他一激动,便开始歌功颂德。

        

“我们云霄皇上与皇后,福泽深厚,定会得上天庇佑。我们云霄国百姓的日子,定会蒸蒸日上。”

        

“好,好!”

        

看客们倒也捧场,拍手鼓掌,大声叫好。平头百姓,谁不希望自己的日子越过越好呢?

        

新皇继位以来的种种举措,他们也是看在眼里的。

        

想来,皇上既然救了这对双生子,还带回了京城,便说明,他们于国运无碍。

        

一场散了,一场继续,直将说书先生的嗓子,讲得冒了烟儿。

        

而西陵羽与西陵蝶,只听完了第一场,便回去自己的住处。

        

后来之人,都可惜自己来晚了,没能亲眼看到,这故事中的那对双生皇子。

        

西陵羽兄弟离开之时,春晖楼的掌柜,亲自送了出来。

        

小二跟在掌柜身后,将大大小小的食盒,放到了兄弟二人的马车上。

        

“两位公子,我们主子吩咐了,你们往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差人来吩咐一声即可。”

        

“多谢了。”

        

西陵羽礼貌点头,西陵蝶便也跟着他做一样的动作。

        

在西陵羽的耐心教导下,西陵蝶已经学会了很多东西。

        

回到住处,西陵羽将糕点,都推到西陵蝶的面前,让他先选。

        

“兄长,从今以后,弟弟绝不会再让你受到委屈。”

        

他是怕,西陵蝶想起旧事,会心里难过。

        

西陵蝶却笑着摇头,将一块漂亮的糕点,送到西陵羽手中。

        

他现在过得很好,很幸福,他很知足。不想再纠结于往事,他只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西陵羽见兄长已经完全尚开心扉,灿然一笑,拿起糕点咬了一口。

        

“真甜。”

        

接下来的几日,

        

说书先生不仅讲着西昭的故事,还讲了几件稀奇事儿。

        

“上回讲到,能平安出生的双生子,那都是上天恩赐。小人想问问各位爷,谁见过,南焰国圣雅郡主身边的两个婢女啊?”

        

“我见过,我见过,那两个婢女,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难道也是双生子?”

        

“你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我也曾远远地看过一次,当时还有些纳闷儿呢。”

        

而没有见过的,都疑惑地看向说书先生,等着他解答。

        

说书先生也不卖关子。

        

“那位爷说得都对,圣雅郡主身边的两个贴身婢女,正是一对双生子!谁再敢说双生子是祸害?人家堂堂郡主,能留一对祸害在身边?”

        

立马有人点头附和。

        

“说的是啊,听闻那圣雅郡主,可是南焰国摄政王的心头宝。怎么也不会留两个祸害,在自己女儿身边。”

        

说书先生做一副羡慕样子,感慨道:

        

“看看圣雅郡主如今,嫁入我们护国大将军府中,多幸福啊。”

        

看客们又是一阵点头,虽然说书先生没明说,可楚文锦的财力,如今在京城,可是人尽皆知的。

        

上头有权,手里有钱,这是什么逍遥日子啊?

        

双生子真要是祸害,圣雅郡主这个主子,怎能如此顺风顺水?

        

看来当真是谣言不可信啊。

        

有人甚至打起了主意。

        

“要不然,我们也买一对双生子,放在身边伺候。说不定,也能如日中天呢。”

        

“哈哈哈,你还是做梦去吧。”

        

他身旁之人开口嘲笑,却被说书先生打断了。

        

“唉~,这位公子,你可别不信邪。你们知不知道,城东有家铁匠铺子,那铁匠,今年就得了一对双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