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审审巧梅在玉米地做/医生在手术台要我三次

2022年9月20日08:02:08和审审巧梅在玉米地做/医生在手术台要我三次已关闭评论

了一句。

        

“哦?那你是想说,你很疼爱他们?”梁若竹歪了歪头,一脸求知欲地看着姚翠柳。

和审审巧梅在玉米地做/医生在手术台要我三次

        

“我……”姚翠柳被噎住,一下子接不上话来。

        

偏偏梁若竹也不接话,就那么看着姚翠柳。

        

姚翠柳的气势被打断,也就强不起来了:“我是对不起孩子们,可那跟你没关系。”

        

“我知道啊,我也没说有关系。那是你和小福他们的事情,我不会干涉的。”梁若竹点头,一副“理当如此”的表情。

        

“我……”姚翠柳再次被打断了,她有些呆滞地看着梁若竹:这个梁若竹,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争抢一下吗?表示一下她对孩子对乔安成的关心和爱吗?

        

怎的还能如此平静?

她不适应这种来自高段位的碾压……

        

“我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你能不能……能不能让我跟着大江?哪怕是当个妾,当个外室都可以。我可以不要名分。”姚翠柳决定换个套路,开始打悲情牌。

        

梁若竹眨巴眨巴眼睛:“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我答应不了。你若是想跟着世子爷,你该去问世子爷,而不是来问我。”

        

“可是他说不纳妾,不养外室……”姚翠柳眼泪都要出来了。

        

“那也跟我没关系啊!再说了……娘子你大概没想过一个问题。”梁若竹好心提醒了一下。

        

“什么问题?”

        

“你若是成了世子爷的外室通房或者妾室,你生养的三个孩子,那就是庶子庶女,按照规矩,可就不能再继承爵位,小福更是有可能被褫夺乡君封号……你真的要当妾室或者外室吗?”梁若竹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姚翠柳:“……”

        

“你若是为了孩子好,不是应该老老实实当个没名分的隐藏在暗处的娘亲吗?为什么还一定要去当通房小妾或者外室?”

        

姚翠柳:“……”

        

“所以你并不想当什么通往妾室或者外室,你是想让我把位置腾出来,让你来当世子夫人吧?”

        

姚翠柳:“……我本来就是大江的媳妇。”

        

“可你跑了啊?你去给人做妾室了。你连三个孩子都不要,就给人做妾室去了啊?!”梁若竹的毒舌若是发挥出来,那是罕有敌手的,更何况一个脑子明显不如她的姚翠柳?

        

简直吊打!

        

姚翠柳最终落荒而逃,离开了院子。

        

临走的时候她想要上前去拉住梁若竹再求一求,却被身边的小婢女一把拽住了胳膊。

        

生痛的胳膊让姚翠柳无法寸进,被拉回了家,撸起袖在看才骇然发现:胳膊那处竟然已经青紫了!

        

那个瞧着貌不惊人还体贴入微的婢女,竟然是个功夫高手?!

        

姚翠柳后背吓出了一身冷汗!

        

乔楚一行人回来,就听到了这样惊人的消息,忙去了隔壁乔安成那个院子里看。

        

梁若竹毫发无伤,甚至还在笑:“夫君啊,我今日毒舌了一点,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乔安成闷声闷气道:“我生什么气?我是说不出那种话来,你能骂醒她是最好的,若是骂不醒……你出出气也好。”

        

乔楚差点笑出声来:这大哥闷声闷气的,没想到也有这样腹黑的一面?!

        

听到乔楚的动静,乔安成忙撒开了拉着梁若竹的手。

        

乔楚上前:“今日她来你们这边,你也不知道拒绝?别让她进来就是了,万一要是磕着碰着,那可不是小事情。”

        

梁若竹拍拍乔楚的胳膊,丢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小福给安排的那丫鬟我知道,有功夫的,再说我身边的葡萄和桔子她们都会功夫,还能叫她给害了我去?”

        

乔楚用灵力帮她检查了一番,确实也没什么事情,也就放了心:“反正你小心一些总没有错。”

        

“那我肯定是知道,可你也知道,总会有这一遭的。”梁若竹说着,嘴角朝着杠杆刚离开的乔安成方向撅了一下。

        

乔楚自然知道。

        

姚翠柳若是没有跟梁若竹这么杠一下子,是不会死心的。

        

如今被梁若竹给怼回来了,想来也就知道这京城没有谁是软柿子,由得她拿捏。

        

“过了这几天,就给她送到乡下庄子上去。或者另外给买个院子,让她一个人去住着。”乔楚已经想好了。

        

梁若竹却有不同的看法:“这事儿还是让小福自己拿主意吧。你我都别拿主意。”

        

乔楚点点头:也好。

        

总归这种事情不能都叫自己处理了,既然是小福的娘亲,让小福安排是最好的。

        

“我已经给买了个院子,过了年衙门上值了就给办手续,里面什么都有,到时候添置一些被褥什么的就够了。”乔小福掀了帘子走进来,神色有些激动。

        

“小福你来了啊。”梁若竹神色如常,乔楚却是有些心疼:当娘的只管闹,却浑然不知当儿女的多难受。

        

这姚翠柳上辈子是烧了什么高香,竟然能生出小福这等懂事的孩子。

        

“她不是喜欢穿金戴银么?就让她自己单独住一个院子,奴仆环绕,穿金戴银,她想吃什么都给,想戴什么都送。”乔小福咬着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