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糙的手指狠狠地念拧花蒂&蕊妃传h污

2022年9月19日13:35:39粗糙的手指狠狠地念拧花蒂&蕊妃传h污已关闭评论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次范一摇还是给运红尘解了围,身为一只知恩图报的苍鹤,运红尘决定给范一摇一件礼物作为回报。

粗糙的手指狠狠地念拧花蒂&蕊妃传h污

        

这天早上,范一摇将这期奉阳城晚报上的小说连载追完,正犯愁今天要靠什么打发时间,就看到运红尘背着手,摸摸索索凑过来。

        

范一摇惊奇:“咦?你怎么还没有去睡觉?现在是你的下班时间。”

        

运红尘将一本翻得破破烂烂的书,献宝一样放在范一摇面前。

        

范一摇低头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九州上古事迹考》,“这是什么?”

        

运红尘脸颊绯红:“这本书很好看的,记载了很多咱们那个世界的上古传说,据说都是真实事件,已经绝版了!我……送你了!”

        

说“送”的时候,运红尘一脸肉痛的表情。

        

“咱们那个世界?”范一摇愣了愣,突然惊讶地瞪大眼睛,“你是说,九州?!”

        

“对,对呀……”运红尘也懵逼了,不知道为什么范一摇会是这种反应。

        

范一摇接过那本书翻了翻,眉头微蹙,“不是说咱们九州的古籍早就失传了嘛……”

        

运红尘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啦,大概是人类胡编的,反正上面记载的很多故事还挺有趣。”

        

“哦,这样啊……”

        

范一摇莫名有点失落。

        

不过刚好她书荒,大概翻了一下发现里面的内容还是有点看头的,于是便对运红尘说:“好的,那我看完就还给你哦。”

        

“都说了是送你的嘛……”运红尘说这话的声音比蚊子嗡嗡声还小,见范一摇已经开始埋头认真看书了,便放心去睡觉了。

        

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范一摇都在看这本《九州上古事迹考》。

        

江南渡系上了围裙,准备去后厨做午饭,随口问范一摇:“今天想吃什么?”

        

范一摇竟然没反应。

        

一般问别的事情,小师妹没有反应,这是很正常的。可如果问吃什么,小师妹还是没有反应,这就有点不对劲了。

        

于是江南渡走过去看了一眼:“在看什么?”

        

范一摇这才注意到自家大师兄,抬起头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时间聚精会神看东西,眼神有点失焦,“哦,一本书。”

        

“很有趣?都看得入了迷了。”江南渡面上虽没有表现出什么,看范一摇的眼睛却带着浅浅笑意。

        

范一摇咂咂嘴,“还行吧,当个话本看不错。”

        

“哦?都写了什么?”江南渡似乎对这本书生出了一些兴致,直接在范一摇身边坐下来,悠闲地撑着下巴,俨然一副要听她讲故事的架势。

        

竟是一时半会儿不想走了。

        

范一摇其实有点懒得复述,可是瞄了一眼师兄身上的围裙,心想,要是万一惹到大师兄不开心,中午的伙食质量可能就要下滑。

        

于是她耐着性子道:“这本书叫《九州上古事迹考》,书名倒是很像九州的古籍,但如果真的当成史料去看待,未免太荒唐了,因为里面记载的上古传说完全不合逻辑,一看就是后人胡乱意淫的产物。”

        

江南渡勾唇:“嗯,比如?”

        

范一摇:“比如这个关于烛龙的传说,虽然九州世界是否曾经真的存在过烛龙这种上古异兽,一直都有争议,但这书里写,烛龙之所以消失,是因为曾经弑杀上古诸神,并且族灭了一百零八种异兽,这显然就不靠谱嘛!到底是多大的愁多大的怨,要做到这一步呢?”

        

九州古籍虽然没有传承下来,但是在很多人类文献记载中,还是偶尔能窥见只言片语。

        

比如女娲补天造人,共工怒撞不周,这些对人类来说只是神话故事,或许就隐藏了九州上古时期的一些真实历史事件。

        

可惜因为古籍失传,已经没法考证。

        

像是范一摇提到的烛龙,在《山海经》里就有一段关于它记载,说它是钟山之神,睁开眼,世间便是白昼,闭上眼,世间便是黑夜,呼气为冬天,吸气为夏天,不眠,不息,不饮,不食,身长几千里,人首蛇身,又名九阴。

        

这听起来就是个牛逼轰轰的上古大神,不过后世的九州史家已经无数次论证,烛九阴这种异兽并非真实存在,只是远古异兽和阵法师幻想出来的图腾罢了。

        

江南渡听范一摇对书中关于烛龙的描写提出质疑,似乎也深表赞成地附和道:“不错,多大仇多大怨呢。”

        

范一摇:“还有这里,就更不靠谱了!说是远古上神帝俊,为了让人类免于征战与灾祸,竟然铸造了九个通天大鼎,每一个鼎上都施展了阵法,用以监督万物生灵,一旦发现他们做了什么危险的事,便及时出面阻止,这样才能保证九州大地世代和平,直到一只天狗突然推翻了九鼎,从此使九州大地陷入不断地战争与灾祸,而天狗一族也从此由祥兽沦为凶兽。”

        

江南渡挑挑眉,不由笑道:“天狗?这说的不就是你?”

        

范一摇郁闷:“虽然我是天狗没错了,但是怎么能编造这么不合逻辑的故事。天狗一族只是普通的异兽,为什么会突然推翻帝俊的九鼎?上古通天异兽前辈那么多,就算真的要推翻,也轮不到一只狗来做吧?哦不对,帝俊建造九鼎监视万物生灵,这个故事编得本来就很扯淡。”

        

江南渡似乎被范一摇那一言难尽的表情逗笑,道:“你不喜欢看不看就好,何苦要如此难为自己?”

        

“我这不是闲得无聊嘛。”范一摇说着,又将手里的书随意翻了两页,目光不由自主又落在描写烛龙那一段文字上,忽然突发奇想,“师兄。”

        

江南渡:“嗯?”

        

范一摇:“你说假如世界上真的有烛龙,那他这样不吃不喝不睡地一活就活好几万年,岂不是很无聊么?”

        

她一天没事做就已经觉得很无聊了,更别说上万年如一日活着的烛龙大神。

        

等了半天,范一摇也没有等来师兄的回应,不禁抬起头看他,正对上那双幽深如潭的漆黑眼睛。

        

这双眼睛她从小看到大,这么多年,却从来没看懂过,不理解为何牛逼如大师兄这样的人物,会生着这样一双……如死水般,仿佛永远也照不进光亮的眼睛。

        

大概有些人,天生就拥有这样的王者压迫气场,俗称王霸之气。

        

撞上范一摇疑问的目光,江南渡才收敛了心神,淡淡附和了一句:“是啊,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烛龙,那他当时一定很无聊。”

        

范一摇没有留意大师兄神情的异样,只是又继续埋头看书。

        

江南渡:“中午想吃什么?”

        

范一摇想了想,“红烧蹄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