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直男塞到碗里去&美丽少妇慢慢把腿张开

2022年9月19日12:11:56把直男塞到碗里去&美丽少妇慢慢把腿张开已关闭评论

      

夜幕降临之际。

把直男塞到碗里去&美丽少妇慢慢把腿张开

        

城门口由远及近,来了一众车队。

        

差不多有十多驾马车,拉着满满的货物,两边镖师伴其左右。

        

验证了过往文书,很快这一众车队便入了城。

        

南湖书院

        

“郎君,您不是喜欢大娘子做的寒瓜汁吗?可惜不能久存,大娘子就想了个法子,将其封在瓷瓶里,说这样就可以想什么时候喝就什么时候喝了。”

        

说完还拿出一瓶递了过来。

        

鹿景渊一脸诧异,这寒瓜汁要是有法子久存,上次她也不至于拿那么多冰镇着,并让章远快马加鞭的跑回来了。

        

他显然是不信,因此接过了一个大肚瓷瓶,将瓶塞取出一看。

        

果然不是什么寒瓜汁。

        

不过是瓶水而已。 

        

“怎么会?”

        

章远一脸不可置信,随即抬头看向鹿景渊,“这——”

        

而鹿景渊闻了闻后,又喝了一口,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神智清明。

        

显然,这并不是一瓶普通的水。

        

“无妨。”

        

一时间,章远有些发懵,不过自家主子的性子,他多少了解几分,没准,这就是跟郎君开玩笑呢。

        

想通后,又从包袱里拿出了一堆东西。

        

“这是大娘子给你准备的糕点,您若是饿了,可以垫一垫,还有,这些晒干的汤饼是给您做夜宵的,煮起来特别方便,她已经把料汁调好了,到时候一放即可。”

        

“哦,对了,大娘子还给您准备了两身衣裳,让您换洗之用。”

        

“大娘子还说,熬夜废眼伤肝,这是她给您准备的药,让小的每日煮给您喝,多补补身体。”

        

“大娘子还说——”

        

...

        

章远说了一堆,句句都是夏小乔的关切。

        

可鹿景渊的脸色却越来越冷。

        

“她,没说要来吗?”

        

章远摇了摇头,随后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信,双手递了过去。

        

而鹿景渊显然脸色并不太好,接过信后缓缓打开。

        

跟上次不同,没有那左一层右一层的恶作剧,这一次的书信十分中规中矩。

        

待看完信后,鹿景渊说不出的失落还是如何。

        

拇指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右下角的那只缩小版的小鹿,忍不住苦笑一声。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对一个女子用苦肉计。

        

更没想到的是,竟然还没成?

        

......

        

鹿溪村

        

华灯初上,月挂半空。

        

“大娘子,怎么忽然改主意不去了呢?你都不知道三娘子为此准备了一宿,结果您第二日说不去了,可把她气的不轻呢。”

        

牧南霜一边蹲下了倒茶,一边轻声的问了句。

        

而夏小乔此刻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单手托着腮,看着天上的弯月和漫天的星辰,淡淡一笑的道:“是吗?”

        

随后就是长久的沉默,牧南霜也不敢在多嘴。

        

而夏小乔捧着茶碗,看着夜空繁星,实则面上落寞情绪一脸无余。

        

“大娘子,您若是想郎君了,去看看又怎么了?再说大郎君秋闱在即,您过去打点也是应当的呀。”

        

说完递过去一颗剥好的葡萄。

        

而夏小乔将葡萄吃进嘴里,又托着腮道:“有章远在,自会打点好一切,我去与不去,都不慎重要。”

        

说完垂头笑了笑后,复又抬头望天。

        

她听完章远的话,原本想要亲自去一趟的。

        

可是想了一夜之后,她。放弃了。

        

以鹿景渊的才智心性,会不晓得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为人自律,几乎到了苛刻的地步。

        

他走的每一步都是算计好的,虽然自己确实往他身边塞了两个人,可是这俩人如果鹿景渊没有打算,以他的性子和手段,可以有千百种方法将人撵走。

        

可他没有。

        

既然把人留在了身边,定是有用的。

        

而他这般没日没夜的苦熬,焉知不是为了达成其他目的?

        

就看这大半车前朝的孤本,大儒的字画便可见一斑。

        

当然,以鹿景渊的心胸,自然不会为了这点俗物所折腰,他要的远远比这些要多的多。

        

他在书院越是辛苦,罗家和谭家对他便越是感激。

        

这些个外物不过是牛毛罢了。

        

那二人在陵州府经营多年,怎会一点门路都无?

        

再加上鹿景渊的才学,这次秋闱,夏小乔并不多担忧。

        

只是——

        

功成身退,半年之期将近。

        

也该是时候了!

        

鹿景渊岂是池中物,注定是要翱翔九天的。

        

可那广阔的天地,她并没做好一路同行的准备,况且焉知鹿景渊就愿她伴在身侧吗?

        

喜欢可能是有的吧?

        

可这个封建王朝,并不是只有喜欢就够的。

        

夏小乔躺在摇椅上,呆呆的看着夜空中的星河。

        

这一刻,她开始迷茫,似乎,有些事情正在悄然改变,可她并没有做好这个准备。

        

半月后

        

“夏娘子,早啊——”

        

“刘婶娘早,在抓蟹呢?”

        

“是啊,这蟹长的是又大又肥,昨天你家南霜姑娘已经说了,今儿城里的方管事要来拉货,我可得多抓一点去卖。”

        

“说的就是啊,如今马上中秋了,正是吃蟹的好时候。”

        

“说来,咱们还要多谢夏娘子,要不是有她,咱们哪里有这好日子。”

        

“可不就是,夏娘子那就是咱们村的活菩萨,财神爷,我恨不得打块板给她供起来。”

        

“诶,我觉得这主意甚好。”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越说越不像话,吓的夏小乔赶忙挥手,“诶呀,婶娘们,可使不得使不得——”

        

大家一见她如此,顿时哈哈哈大笑起来。

        

田里别提多热闹了。

        

人人脸上都露着幸福的笑容。

        

而看着村里人如此开心幸福的模样,夏小乔也打心眼里高兴。

        

“夏丫头,你咋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