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们的性奴,宴会,玩物&男主又粗又长进不去

2022年9月19日10:01:01少爷们的性奴,宴会,玩物&男主又粗又长进不去已关闭评论

        

夏热被今妱的话打通任督二脉【岑晏,那你是不是也得喊我一声小叔】

少爷们的性奴,宴会,玩物&男主又粗又长进不去

        

只见对面的今妱和夏热一致放下手机,莫名端上了长辈的架势,两人连嘴角微笑的弧度都一样,用一种慈爱的眼神看着岑晏。

        

岑晏无语,眉骨轻抬,无形中瞪了眼他们。

        

群里——

        

夏热欠欠的【哎哟,居然敢瞪你小叔】

        

今妱难得起了逗弄心思【大逆不道呀,外甥】

        

莫名其妙多出一个小姨和一个小叔。

        

岑晏皮笑肉不笑。

        

群里系统提示道——

        

【岑晏退出群聊】

        

两秒后—— 

        

【夏热邀请岑晏加入了群聊】

        

夏热【敢退群,罪加一等】

        

还没完了。

        

岑晏一键三连删除,拉黑,退群,将手机反扣到了桌上。

        

群里面,夏热哎呀呀叫着岑晏这个狗贼把他拉黑了,今妱眉眼带笑,下意识望向斜对面。

        

皮肤白皙的少年单手支着腮,右手筷子挑起肉丝百无聊赖地往嘴里送,感知到什么,漆黑的眼飞快捕捉到她,额前稍长的碎发有些戳到了眼皮上。

        

他的喉结上下滚了滚,赌气似的向上吹一口气。

        

今妱放在桌下的脚尖被他撞了撞,仿佛在说——想让我叫你小姨,门都没有。

        

今妱也伸脚准备撞回去,不料夏热在这时伸展长腿,一不小心就踢到了边上人的小腿肚。

        

夏热“嗷”一声,上一秒塞进嘴里的豆芽菜差点尽数喷出来,“晕晕,你踢我做什么?”

        

坐在主位的今父严肃脸:“别欺负人啊。”

        

今妱赶紧对夏热说对不起,随口胡诌道:“脚抽筋。”

        

导致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掩了掩唇,嘴角止不住扬起,肩膀一颤一颤,隐忍地发笑。

        

岑晏明显猜到那一脚是夏热替他挨的。

        

有时候这人蔫坏的很,暗戳戳幸灾乐祸。

        

今妱像只要怒不怒的小奶猫,朝他发送眼神飞镖。

        

岑晏被她扎的体无完肤,实际上无伤大雅,他好心情的撇开头,手机上给今妱发——

        

【一会陪我去剪头发?】

        

-

        

晚餐结束,大家惯例在客厅闲聊一小时,而后各回各家。

        

夏热有个社会上的朋友开了酒吧,他答应过去帮忙充充场子,顺带上他的好友。

        

今母以为他们三是一伙的,在他们身后说:“别玩太晚啊。”

        

他们朝两个大家长挥手,车辆行驶到半路,岑晏和夏热分道扬镳,而今妱还坐在岑晏的车上。

        

打开微信,今妱看见她和岑晏聊天框里的对话——

        

【一会陪我去剪头发?】

        

【不去】

        

【那我让你重新踢一脚?】

        

聊天停在岑晏的问话上。

        

真是打脸啊。

        

明知道目的地是他常去的那家理发店,今妱却看着前面的路说:“走错了,夏热刚才转弯了。”

        

岑晏配合她:“嗯,不仅走错了,你还被我绑架了。”

        

“……”

        

短暂的沉寂。

        

岑晏平淡问:“你是想跟夏热去酒吧,还是想跟我去理发店?”

        

现在问会不会太晚了点?

        

今妱张口,傲娇的绑匪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轻呵了声,“你也只能跟我了。”

        

上了他的贼船,主动权在他手上。

        

今妱的发丝有几缕被吹到嘴角,她撩开。

        

闭上眼,缓慢举高双手伸一个懒腰,肆意的风穿过手指之间,她顺着他的话说:“反正我现在是你的人质。”

        

有种任凭你处置的感觉。

        

岑晏握住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又松开。

        

男生剪头发很快,岑晏这次没像之前一样让理发师修短头发,而是单刀直入地表示剔个寸头就好。

        

每年夏天都是这样。

        

今妱习以为常。

        

都说寸头是检验男生颜值的标准之一,岑晏这张脸什么发型都支撑得住。

        

与他之前相比,剃完头发后的他愈发透着让人无法抵挡的干净少年感。

        

他嘴角放平,眼皮耷拉的时候更是一个没有感情的酷哥,理发师忍不住想在他的左眉上剔两刀——断眉,酷上加酷。

        

岑晏无情拒绝。

        

“为什么?”今妱歪着头凑过来。

        

岑晏被她突如其来的靠近惹得心脏漏跳一拍,清淡的甜牛奶香味霸占他鼻尖。

        

他对她的味道早已形成肌肉记忆,呼吸不自觉放轻,背脊与椅背严丝合缝,距离近到可以数清对方的睫毛。

        

而她,注意力全在他的眉毛上,指尖在上面轻划两下,“感觉应该会不错。”

        

他们的姿势从镜子里看去,如同拍戏时的借位。

        

不明所以的人路过,通过镜子,还以为女孩在强吻男孩。

        

她说完便退开,殊不知自己的无心之举在别人那里激起了多大的海浪。

        

岑晏对理发师说:“那就剔一刀吧。”

        

今妱安慰他:“放心,肯定好看,要是毁了我可以把眉笔借你。”

        

岑晏无奈:“后半句就不用说了。”

        

结果可想而知,帅翻了,就没有他这张脸接不住的造型。

        

看着今妱眼前一亮的表情,岑晏反倒耳尖透红,别扭地抬手捂住了她的眼睛,人转到她身后。

        

这回真成挟持人质的绑匪了,今妱的肩膀抵着他的锁骨,硬邦邦的。

        

半揽着她的姿势,指缝里的世界突然变得光怪陆离。

        

后脑传来岑晏的嗓音,像冰块落进玻璃杯,叮铃脆响,还是装满热水的玻璃杯。

        

“眼神控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