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妾被玉势调教规矩/女教师沦为学生的性奴小说

2022年9月19日08:50:33妻妾被玉势调教规矩/女教师沦为学生的性奴小说已关闭评论

     

“‘可惜你终究不是它真正的主人’……你是想这么说吗?克恩女士?”

妻妾被玉势调教规矩/女教师沦为学生的性奴小说

        

那个令人感到安心的声音便在此时此刻,自礼堂门口外响起。

        

或许只是因为声音的主人习惯性地将话语中每一个词的发音都咬得准确而又分明,虽然并没有多响亮,但却已经足够让厅堂内所有还醒着的人都听得清楚了。

        

这当中,自然也包括了礼堂中央,那位实际上才刚刚接触现代英语不久的女巫克恩。

        

所以克恩重又抬起了头来,轻柔且随意地将眼前的发丝稍稍撩向了耳后,与此同时便将视线投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城堡上空的复又阴郁,使得外头的光线远没有此前那么强烈了,但若是同这室内比起来,突然望过去还是显得多少有点儿耀眼的。此刻门口站了一个人,倒是将夺目的光华遮去了些许,却也让那道人影沐浴在光辉之中,变得若隐若现了起来。

        

但这显然并不妨碍克恩的目视。

        

“噢,原来你也是知道的吗?”女巫克恩直视着门口的那道身影,饶有兴趣地问道,“那你为什么不让它被握在那个真正该拥有它的主人手里呢?任由一个难以令它发挥出全部力量来的人拿着它勉强地挥来舞去,不仅是对剑的失礼,也是对不适格者那份努力的亵渎,你不觉得吗?在见证过这位……嗯,‘波特先生’……吗?在见证过这孩子的刚刚那番拼搏之后,我甚至能够想象,他在持有这柄利剑以后究竟耗费了多少心神、一再面对了多少桎梏——既然你也清楚剑本身的选择,那他本就该不需要经历那一次次的痛苦和挣扎的……我原以为,你和他之间是‘朋友’的,结果是我误会了吗?”

        

克恩这番话,说是直指人的内心也不为过。且先不说门口“那位”,至少当仍站在中间过道上的哈利听到后,他那本就灰暗的脸上,顿时更进一步露出了惊愕的呆滞表情。

        

“我……不是它真正的主人?什么意思?”哈利忽然间勐地一转身,兴许是太过用力的缘故,令得脚下也是一个踉跄,“玛……玛卡,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格兰芬多宝剑真正的主人?”

        

话音稍落,许是正被哈利死死盯着的缘故,先前只站在门外的那道人影终于轻跨一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门里门外,仅仅一步之遥,却已足够让那融融的光线如潮水一般退至身后。在轮廓瞬间明晰的同时,那道身影的姿态面目也终于随之一目了然了起来。

        

玛卡·麦克来恩,一个身材略显单薄,但却总能给人以一种独特安全感的从容青年。

        

“唔……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对一些藏在犄角旮旯里的陈年回忆感到格外地清晰啊……”

        

玛卡抬起左手挠了挠头,毫无紧张感地这么随口抱怨了一句,随后才转而看着前方的哈利道:

        

“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吗?我不觉得奥利凡德先生一直在念叨的那句‘魔杖选择巫师’是正确的!而同样的,像‘谁才是宝剑真正的主人’这种事,光是听起来就已经足够无趣了吧?哈利,我可不认为你也是会被所谓的‘命运’……给束缚住的人啊!”

        

“命……运?”哈利被说得怔了一怔。

        

“是啊!”对面,玛卡耸了耸肩道,“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格兰芬多宝剑,也就是鲁莽之剑……它在这个时代的那所谓‘真正的主人’,就是纳威。”

        

“纳、纳威。”

        

这回不仅是哈利了,就连稍远处仍在试图装晕保持低调的赫敏、以及倒下后就一直躺在地上只“小小地”动弹过那么几下的卢娜,此刻也不禁抬头超某个方向看了过去。

        

那是纳威,纳威·隆巴顿,刚在玛卡口中被忽然提到的那位令人惊讶的格兰芬多宝剑真正的适格者,这会儿就倒在那里,似乎到现在也仍在昏迷之中。

        

然而,说是“令人惊讶”,实际上却……

        

“纳威……吗?”哈利望着纳威目光停顿了几秒,随即便眨了眨眼睛道,“嗯,纳威吗?”

        

这似乎,却也并不真就是一件令人感到诧异的事情。

        

曾几何时,哈利很清楚地记得,自己其实也曾经历过那段自我怀疑的日子。在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得到格兰芬多宝剑认可的那段时间里,他就觉得包括纳威和赫敏……乃至罗恩在内,仿佛自己只要将宝剑交出去,便谁都有可能比他更先一步获得剑的承认。

        

而要说除了打从一开始就自承无法拿起格兰芬多宝剑的玛卡,他们当中还有谁是最有可能取得宝剑认可的话,或许在知道纳威能够独立召唤出一只那么强大的雄狮守护神的时候起——包括哈利自己,那个大家心目中的人选,就已经是纳威了吧!

        

只是,哈利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而纳威那边显然也从来都没有觊觎过什么。更重要的是,对于哈利的努力,当初玛卡也是一直都在支持着的,并且还在几次关键时刻帮过他很大的忙……

        

“是了,确实是这样。”哈利依旧看着玛卡那边,口中却忽然喃喃自语道,“你确实,一直都在贯彻着你的观点,你也一直都在帮助着我……可是,玛卡?可是为什么我最后还是输了呢?刚刚明明是我至今为止,发挥得最好的一次了啊!玛卡,你告诉我,这又是为什么呢?”

        

哈利的声音虽然很小,但玛卡还是听到了。只是对于他这番话,玛卡却也只能轻摇着头,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

        

“道理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了吗?你是被她的话给误导了啊!”玛卡与他对视着说道,“那可是超过了两千年的差距呐!要是真靠你我几年间的努力就能抹平了,那我们还在这里折腾个什么?”

        

说到这里,就见玛卡扬了扬下巴,冲着哈利的身后方向示意了一下。

        

“说起来,哈利!你刚才都和她交过那么会儿手了,难道就没有发现,她甚至都没有和你动真格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