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喜全文阅读第四章&少妇被老头强迫玩弄的小说

2022年9月19日08:27:19小喜全文阅读第四章&少妇被老头强迫玩弄的小说已关闭评论

        

南雄被尚可喜屠城,广东震动。杜永和兑现承诺,命令各路大军驰援韶关。

小喜全文阅读第四章&少妇被老头强迫玩弄的小说

        

经过总督府磨磨唧唧征船、聚兵、准备物资,五天后,他的两万大军总算从广州出发,沿东江浩浩荡荡北上。

        

耿忠明被杀,此事太过匪夷所思。在清军的宣传下,他是因为逃人法畏罪自杀。杜永和也没有办这事儿,细节当然不知道。所以,此事连个泡儿都没有起。

        

可怜何图复、王天木做了无名英雄,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为天下知晓。

        

三水。

        

黄应杰在总兵府忙的脚后跟踢屁股,他响应老大的号召,积极召集民船、战船,准备出征韶州哩。他正忙乎着,俞长史凑上前来,说道:“伯爷,范先生来访。”

        

黄应杰不高兴的说道:“咱们跟鞑子正打仗,总督大人已经出兵,咱们拖拖拉拉上十天还没出三水。你领他来干啥?拉出去砍了!”

        

俞长史笑嘻嘻的说道:“范先生只是个生意人,见见无妨。再说了,听听他说啥再砍不迟。”

        

范先生还是老样子,相貌堂堂,一副儒雅的中年文人样子,可惜脑袋后面的小辫子坏了气场。他小跑着进来,给黄应杰下跪行礼,笑嘻嘻的说道:“在下特来贺喜奉化伯!”

        

黄应杰不高兴的说道:“最近老子没啥喜事,都是烦心事!”

        

范先生说道:“奉化伯有一件大喜事,在下特来告知!奉化伯为我大清立了一大功!”

        

黄应杰跟猫烧了尾巴一样跳起来,大叫道:“来呀!给我拉出去喂狗!”

        

俞长史和亲兵统领急忙拉着黄应杰,使了个眼色,无关人等全部赶出去,连堂前扫地的丫头都赶走。黄应杰心里有数,半推半就放了范先生一马。

        

范先生接着说道:“托奉化伯的福,平南王一日破南雄。伯爷的两百门大炮立了大功,平南王特意委托在下感谢奉化伯!”

        

黄应杰心中苦涩,当初想得倒好,过过手就能净赚五十万两。虽然他知道便宜不好占,但是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

        

南雄总兵杨杰,跟他还是好兄弟哩,白白烧死在南雄城。接到消息,他还竖起灵牌祭奠,流了几滴英雄泪。五十万两银子也缩水了,马自得在澳门把大炮抢走,为了赣州的订单,他咬牙加价三十万两银子。

        

就为了二十万两银子,失去了兄弟,值得吗?他觉得有点不值。眼下杜永和号令各路人马备战,要是知道黄应杰卖给鞑子大炮,搞不好回头就灭了他。

        

他苦笑道:“范先生,你这么大嗓门,是想同归于尽吗?李元胤率领大军已经回到肇庆,三万人马!你没见西江飘来飘去的战舰吗?这是架在咱们脖子上的大刀!”

        

范先生借坡下驴,连连告罪。不但口头告罪,他还拿出诚意,承诺最近运来二十船江西的瓷器。这可是出口硬通货,保证奉化伯赚的盆满钵满。

        

黄应杰矜持的等他告退,双目寒光一闪,瞄向俞长史和亲兵统领。两人那点猫腻咋心里有数,估计是收了不少好处。不过,这种事情不能太较真,手下人没油水,这老大当不长久。这是他从杜永和那里设身处地感悟到的人生至理。

        

鞑子有恃无恐,黄应杰觉得,他还没有到买定离手的地步。他吩咐看牢范先生,三水城内随他转悠,但是不能出城。万一杜总督大发神威,他就要拿范先生立功啦。

        

黄应杰交代俞长史,江西鞑子的生意要做,杜总督的军令也要遵守。不过行军可以慢一点,看清楚赢家再出手。俞长史心领神会,一心一意替奉化伯办差。

        

天色已晚,范先生从总兵府出来,志得意满。两百门大炮,这生意干的漂亮!平南王、靖南王分别向摄政王上书,肯定了范家的能力。

        

山西八大家,自从努尔哈赤时代就从口外走私,啥违禁走啥啥,积累了富可敌国的财富。满清入关以后,多尔衮是个讲究人,封山西八大家为八大皇商,赐牌坊、匾额,还让各家的领头人享有见官不拜的特权。

        

不过八大黄商,内部也得分个大小王不是?范家、王家全方位较劲哩。这个大炮的生意,已经隐然让范家压了王家一头。连家主都表扬范先生鞠躬尽瘁,是个可造之材,已经列入下一代家主的竞选名单啦。

        

至于王家,据说他们在江西玩不过范家,精力转移到湖南,全力支持孔有德哩。

        

范先生带着随从,离开总兵府。能让黄应杰吃瘪,他面有得色。人逢喜事精神爽,他最近顺风顺水,状态奇好。这不,他每天都要醉香楼里大战一番。

        

昨天瞄准一个清倌人,年纪不大,吹拉弹唱样样精通。他是个文化人,前期铺垫到位,他打算今天就去辣手摧花。

        

粘杆处的两个剑客已经离开三水,据说他们在赣州跟刺客大战一番,救了耿忠明。范先生也不喜欢这两个人,这俩货除了喝酒玩女人让他买单,对他的帮助有限。三水城内,也没谁跟奉化伯的贵客过不去。

        

他哼着小调儿跨进醉香楼,老鸨像花蝴蝶似的飞来,黏在他身上,甩都甩不掉。范先生不以为意,他久经风月,人都要吃饭不是?况且他对自己的才华相貌颇为自信,这种熟女扑上来,也是对自己魅力的肯定。

        

清倌人年方十五,据说是按照扬州瘦马的标准栽培,几经转手,才花落三水。这姑娘的确是极品尤物,范先生当场就直啦。

        

范先生吩咐老鸨酒菜伺候,老鸨知趣告退。范先生请清倌人入座,让他先来一曲洞箫。额,别想歪了,真的是洞箫。这种乐器吹起来颇费气力,但是声音空灵婉转,是范先生的最爱。

        

等到酒菜上桌,清倌人亲自为范先生斟酒。小姑娘不愧是专业人士,饭桌礼仪也训练的分毫不差,范先生被奉承的连饮三大杯。

        

这酒跟北方的烧刀子大不相同,度数高,口感软绵,是爱酒人士的最爱。据说是梧州出产,他已经派人去梧州,不惜代价搞到技术和配方,到时候,嘿嘿!

        

喝了三大杯,范先生状态来了,不过头有点晕。他不以为意,酒不醉人人自醉啊!他喝的浑身燥热,一把扯开衣襟,露出一撮护心毛,把小姑娘吓得够呛。

        

不过,他没有得偿所愿。还没等姑娘脱衣服,他一头栽在床头。清倌人敲了敲窗户,一个丫头跟一个年轻人走进来关好门,连被子带人把范先生卷起来,把范先生的袜子脱下来塞进他的嘴里。

        

丫头分明是总兵府打扫卫生的姑娘,下午才被黄应杰赶走。他们开窗,系上绳索,把范先生从窗口放下去,丫头也顺着绳子溜下去。王天木看着可怜巴巴的清倌人,叹了口气,把她抱起,呲溜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