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奶药h&整个奶头露出时装表演

2022年9月19日08:24:39催奶药h&整个奶头露出时装表演已关闭评论

骆闻谦和陈秀颜没有等陈进安,两人先回了陈府,章氏已经备好了饭菜,见到小夫妻俩回来,心放了,问了几句,就热热闹闹开饭了。

催奶药h&整个奶头露出时装表演

        

章氏热情,邀请陈大忠一家子住几日再回去,刘氏对于这位新妯娌的真诚相待很是动容,推拒了一回后就答应了。

        

陈进安是在天黑了后才回家的,肚子吃得饱饱的,酒了小酌了两杯,但这些都没有真相的冲击来的让人晕眩。

        

他跟晋王成亲家了。

        

不对,他跟晋王本来也算是亲家,毕竟他娶的是晋王殿下的表妹。

        

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骆闻谦竟然就是当年那个丢失的大少爷,呵呵呵……

        

陈进安有些得意,想当初他要求娶元初的时候,就算是晋王殿下保的媒,但低头娶媳啊,他被刁难那也是乐意的,可谁不想刁难别人,现在他亲侄女是骆闻谦的媳妇,他今日喝的酒那都是晋王殿下拖着伤口亲自给自己倒的。

        

陈进安哼起了小调。

        

章元初一直等着陈进安回来,见人乐呵呵回来还有些诧异,上次见到他这么高兴是什么时候来着,娶自己的时候?生儿子的时候?晋升的时候?

        

也不全然是高兴,怎么好似像是得意呢。

        

“发生什么好事了?” 

        

“我跟晋王殿下成亲家了。”陈进安让章元初给自己宽衣解带,笑眯了眼。

        

章元初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不是早就是了。”

        

“不是说您。”陈进安笑着反驳。

        

章元初手里的动作一滞,猛然抬头看向陈进安,伸手就掐了陈进安的腰一记,“什么意思?表哥又给你介绍人了?”

        

陈进安被问得一懵,低头见自家媳妇脸色不好,神情气愤伤感忙把人搂进怀里,“什么跟什么,我就只要你。”

        

陈进安的一句话就让章元初缓了神情,也知道可能是自己想错了,脸上染了霞色。

        

陈进安见自家媳妇花容月貌,一下子上头了,把人抱起就往床上去。

        

这厢骆府,骆闻谦把自家媳妇伺候洗漱好才开始自己的,等躺床上后小心的把人抱过来。

        

“娘子,我找到生我的人家的。”骆闻谦坦言道。

        

陈秀颜怔了一下抬头看向骆闻谦,“在太原府?”

        

骆闻谦点了点头。

        

似乎想到什么,陈秀颜瞪大了眼,“不会是晋王府吧。”

        

骆闻谦笑着亲了亲陈秀颜的脸,“娘子怎么这般一点就通。”

        

有过陈进安的事,陈秀颜本该接受良好,但一想到本没有长辈,现在一下子多了公婆,有些茫然,“那,那以后……”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骆闻谦宽慰道,“不过娘子放心,没人能让你受气。”

        

陈秀颜抬头印上骆闻谦的下巴,这种动听的情话那个女的抵挡得住,“夫君你真好。”

        

“娘子也行行好,疼疼为夫吧。”骆闻谦微微低头直接吻了上去,低哑着声音道,“我会轻些的。”

        

自从满三个月后,骆闻谦就软磨硬泡的拉着陈秀颜时不时恩恩爱爱,还偷偷买小册子回来,解锁了不少新知识,明明是个文弱书生模样,咋就这么……

        

翌日,骆闻谦神清气爽的起来,亲自服侍陈秀颜洗漱、穿衣,还不忘贴着她的肚子朝肚子里的孩子问候,得到回应后,牵着陈秀颜去了吃早饭。

        

“爷、夫人,晋王府送了不少东西来,说是诊费?”前院来人报信,等陈秀颜一行人去看的时候,东西已经堆满了前院厅堂的一半了。

        

陈秀颜看着富丽堂皇的锦盒,大大小小的箱子一眼看不出具体有多少,这哪是诊金,这是给儿子的家产吧。

        

陈秀颜睨了骆闻谦一眼,骆闻谦耸了耸肩,眼神示意,那就是收下的意思,陈秀颜当即开始清点了。

        

首饰摆件、华丽布匹、金银锭子、文房四宝、古籍书画……只有想不到的,没有看不到的。

        

陈秀颜足足费了大半天的功夫入册,终于在夜幕降临前把东西全部入库了。

        

入夜前,骆府还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怀远兄?”骆闻谦从后院到前院看到的是披着雪粒子的晏安。

        

“子清。”晏安略显尴尬的朝着骆闻谦行礼,“事出突然,叨扰了。”

        

“可吃饭了?”骆闻谦话音一落,晏安的肚子就发出了抗议声。

        

骆闻谦一使眼色,下人就机灵的去做事了。

        

在厅堂里喝了两盏茶后,几道热腾腾的饭菜和面食就上来了,晏安吃得优雅,但速度比平常快了不少,吃下一碗鸡丝面、用了一碗白米饭,专攻一道青菜,晏安满足地放下筷子。

        

“见笑了。”晏安面色微微红润起来,赶路的疲惫下去不少。

        

“爷,屋子收拾好了。”下人进来回话,骆闻谦亲自领着晏安去了前院安顿。

        

“可是有急事?”骆闻谦关心问道。

        

“也不算,咱们明日再说。”晏安作揖道。

        

“那今晚就早些休息,有任何事尽管找管事。”骆闻谦安排妥当才回了后院。

        

陈秀颜昏昏欲睡,低声问了几句没撑住睡过去了。

        

大年初四,陈秀颜一早起来才想起昨晚的事,晏安来了家里。

        

陈秀颜当即让沐嬷嬷亲自去前院看看,送去不少东西,吃的、喝的、用的。

        

沐嬷嬷还没回来,骆闻谦先回来了。

        

“可是发生什么事了?”陈秀颜知道骆闻谦跟晏安的关系好,但再好的朋友也不会不声不响的大过年的突然来家里,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

        

骆闻谦沉默了良久才回,“怀远兄来提亲的,他想求娶二姐。”

        

陈秀颜眨巴着眼睛,小小的脑袋大大的问号,“求娶二姐?他亲自来提亲?他不知道这不符合规矩吗?”

        

“怀远兄亲娘早去了,现在的是后娘,给怀远兄说亲的对象不是很好,他就想自己找一个。”

        

“他跟二姐有过接触吗?”陈秀颜有些意外。

        

“说是来的路上接触过几次,他上了心。”骆闻谦说这话的时候眉头拧着,瞧得出来心情不是非常美妙。

        

“既然那时候就上心了,怎么现在才来?”陈秀颜有些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