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把我扒的只剩胸罩内裤&女生把筷子放屁眼里不能掉

2022年9月19日06:52:34男友把我扒的只剩胸罩内裤&女生把筷子放屁眼里不能掉已关闭评论

     

这年渺渺已经上了小学,还没有到过年,爸爸就跟她说:“今年过年我不在这里过了,回爷爷奶奶家里过。”

男友把我扒的只剩胸罩内裤&女生把筷子放屁眼里不能掉

        

突然听到爸爸这么说,渺渺的小闹

        

脑瓜里有个大大的问号。

        

这两年都是过年前他们还没有决定好到底去哪里过年,爷爷奶奶就已经回来了。

        

怎么突然的,就不在这里过年了。

        

渺渺好奇地问爸爸:“爸爸,爷爷奶奶的家里是在哪啊?”

        

顾蕴很快回答了孩子的疑问,道:“爷爷奶奶家在a市那边。”

        

a市,那岂不是她以前住过的城市?

        

渺渺没有很想要回那边过年。

        

问爸爸:“爸爸,你就不能让我们今年留在这里过年嘛?”

        

言挽这时候从外面进来,听到女儿的话,就笑着道:“那边是爸爸跟爷爷奶奶住了很久的家,他们对那边有感情了,以后过年过节我们就过去。” 

        

渺渺小盆友问出一个严肃的问题。

        

“那爸爸到底有几个家啊?”

        

言挽噗地一笑,揶揄地看向老公。

        

顾蕴愣是没想到女儿会有这样的疑问,忍不住笑道:“爸爸有一个跟爷爷奶奶的大家,有一个跟你们的小家。”

        

大家小家?

        

渺渺歪头不理解。

        

顾蕴继续含笑道:“妈妈也一样,有一个她跟她家人的大家,还有一个跟爸爸的小家。”

        

渺渺越发不理解。

        

“那为什么我只有一个家呢?”

        

顾蕴:“……”

        

“等你长大了,就会有另一个家。”言挽跟渺渺笑着解释道。

        

这句话听得顾蕴有些不开心。

        

毕竟,他可不想自己可可爱爱的女儿那么快长大,不想她那么快跟别的臭小子跑了。

        

另一个家?

        

渺渺小朋友对如今的生活还挺满意的。

        

嘟囔着嘴道:“我一点都不想多一个家,我有爸爸妈妈就好了。”

        

对于女儿的话,顾蕴那是十分的满意,道:“嗯,那是以后的事情,离现在还远着。”

        

言挽看了顾蕴一眼,而后笑了笑。

        

的确,以后的事情啊,离现在还远着呢。

        

大概年二十七的时候,渺渺跟着爸爸妈妈一起回了爷爷奶奶的家里。

        

爷爷奶奶家是在一座山上面。车绕了挺长时间才到上面。

        

过来一个保安亭,很快就见到一一栋栋带着近代时期的建筑风格的房子了。

        

好多房子啊——

        

渺渺看得震惊得嘴巴都要合不拢了。

        

有些激动地问爸爸:“爸爸,这都是爷爷奶奶奶家的房子吗?”

        

顾蕴点头。

        

“对。”

        

顾家祖上就是大家族,这山上都是顾家的地方。

        

当初家里出事,需要筹钱时,其余不动产都处理了后,父母第一反应不是找他帮忙,而是打算把老宅卖了。

        

这里是块风水宝地,多少人眼馋着。

        

但是这里就相当于顾家的根,若是卖了,以后难以买回来,老宅折在他们这代手上,恐怕父亲以后的日子都会寝食难安。于是顾蕴在父母卖老宅之前,更快地卖了自己的公司,偿还了剩下所有的债务。

        

他也就好久没回来了。

        

他们回来前父母已经安排好家里的一切了,花圃什么的也都重新修葺过。

        

虽然只是隔壁市,但a市的冬天还是要更温暖一点。

        

奶奶正在等着他们的到来,她穿着一身米白色的羊毛大衣,裹得厚厚的,领口被风吹得卷起来,奶奶又赶紧把褶皱抚平,眼里笑容灿烂无比。

        

“奶奶!”渺渺下了车,立马欢快地冲她招手,飞奔过去。

        

薄卿玉搂住渺渺,把她抱起来,笑呵呵道:“渺渺高了。”

        

的确是高了,越来越没办法抱了。

        

奶奶只抱了两下后,就把渺渺放下,笑呵呵说:“渺渺长大了。”

        

渺渺:“我已经七岁了呢。”

        

“是是是,七岁的小可爱。再大也是奶奶的心肝宝贝。”

        

奶奶的话有点小肉麻。

        

不过渺渺听得挺开心的。

        

这个年,他们就在这里跟着爷爷奶奶一起过了,爷爷会写对联,今年终于可以回到这里过年了,爷爷特别高兴,摆了大长桌出来,开始在花园里面挥斥方遒。

        

红色的红纸上很快就被爷爷写下一个又一个充满了力道与风骨的漂亮字,渺渺欣赏着爷爷写下的漂亮大字,扭头看向了旁边看着的爸爸,问道:“爸爸,爷爷会写这么多好看的字,你会不会写呀。”

        

顾蕴自然是会的,爷爷在世的时候,亲自教导过他怎么写书法,所以他的毛笔字还是写得不错的。

        

看到女儿感兴趣,顾蕴含笑问:“想看爸爸写的?”

        

渺渺加了强调词:“非常想。”

        

顾蕴揉了揉女儿可爱的小脑袋,道:“好,爸爸给你写两个。”

        

渺渺立在旁边去看。

        

看着爸爸握住毛笔,开始在红纸上面写,渺渺眨巴着大眼睛,目光一动不动的。

        

七岁的小家伙已经张开了很多了,穿着一身可爱的粉色,帽子带着白色的一层绒绒毛。她立在旁边,看着爸爸写字的神情专注,眼底亮晶晶的,仿佛在闪着光一般,很是漂亮。

        

顾蕴在旁边写下几个字:岁岁年年。

        

写的是行书,既没有楷体那么方正,也没有草书那么豪放。

        

分不清字体到底有多少种的渺渺只觉得,爷爷的字好看,爸爸的字也好看。

        

是不一样的好看。

        

他们在这里住到过了年,这一年过年渺渺不仅跟奶奶走了很多的亲戚收到了很多红包,还可以在爷爷家的院子里,看着爸爸放鞭炮与烟花。

        

转眼就到了初六。

        

初六的时候,奶奶带着渺渺一起去朋友家做客。

        

去之前,奶奶笑着跟渺渺说。

        

“你唐奶奶家那丫头特别有想法,听说今晚还要跟小朋友们一起举办舞会,舞会你知道吗?就是很多小朋友穿着漂亮的衣服,一起唱歌跳舞。”薄卿玉具体也不太懂小朋友们玩的这些。

        

她小时候虽然也玩过,但几十年的事情了,她哪里记得那么多,而且现在小朋友的娱乐生活比他们以前可是要多姿多彩很多呢。

        

舞会?

        

是个新奇的玩意。

        

渺渺问奶奶:“那奶奶,我需要准备什么东西才可以去参加舞会呢?”

        

奶奶也不清楚。

        

她道:“奶奶帮你问问,然后让你妈妈给你准备,你妈妈应该懂得挺多的。”

        

然后薄卿玉玉就忙不迭地给小姐妹打电话,询问她孩子过去需要准备一些什么。

        

唐家奶奶不已为然道:“还需要准备什么啊,打扮好看点,你们直接来就好了。”

        

“哦,那些小孩子还喜欢搞面具什么的,你也给你孙女搞个面具带带。”

        

薄卿玉明白了大概要求,心里有了个谱。

        

让言挽来安排之后,她就继续跟姐妹们吃吃喝喝了。

        

初八这天晚上,他们就坐上车一起出门去了。

        

言挽也跟着一起去。

        

本来薄卿玉也没想着让言挽一起去的,他们带着渺渺出去了,儿子跟儿媳妇刚好就可以出去过二人世界。

        

可想了想,孩子们有活动,她一个五六十的老太婆了,很多事情已经跟不上年轻人的思维了,万一有点什么意外呢。

        

最后想了想,还是让她一起去了。

        

毕竟自己的儿媳妇这么美貌,带出去遛遛弯咋了。

        

晚上六点左右,他们一起出来们。

        

言挽很少给渺渺化妆,但是孩子们舞会的事情,她去网上查了,做了攻略,无论是男孩女孩,大部分都会化一下妆,想着渺渺既然参加了,那不能让她成为小朋友眼底的异类,她也给渺渺化了淡妆,还在额间点了一点红色。

        

穿着蓝色纱状小礼服,头发盘成了小嫦娥一样一样的渺渺,看起来特别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