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黄瓜立着自己坐上去&和岳乱小说合集

2022年9月19日06:48:13把黄瓜立着自己坐上去&和岳乱小说合集已关闭评论

一前一后回到候机厅,慕晚棠接到楚北衍打来询问的电话。

把黄瓜立着自己坐上去&和岳乱小说合集

        

她看一眼不远处的江澜溪,拿着手机走到角落里低声讲电话,“我没什么事儿,对方不是冲我来的,是冲江小姐,当然,江小姐也没什么事儿。”

        

楚北衍当然知道结果,依旧不放心地询问一声,他低声应着,“没事儿就好,下次别这么鲁莽,真以为你那点儿身手打谁都行啊!”

        

慕晚棠眉梢轻轻一挑,弯唇笑道:“跟你比肯定是差远了,但是对付一般的人还是不成问题。”

        

她信心满满,又笑着补充一句,“主要是事情紧急,又特别生气,所以没控制住,上去就干。”

        

楚北衍,“……”

        

她这话里满满的匪气是怎么回事儿?

        

慕晚棠听见广播声音,不再和楚北衍多说:“我得登机了,等我回去再聊啊!聊个通宵都不成问题。”

        

楚北衍语气无奈,“知道了。”

        

慕晚棠挂电话后回去找周珩,周珩推着两个小行李箱,慕晚棠则拿了随身带的包,走向登机口方向。

        

她让周珩订的头等舱,不可避免地跟江澜溪撞上,只是两人中间隔着一排座位。

        

周珩放好行李,坐下后,微微往慕晚棠身边靠了靠,小声说:“江小姐好像是买了两张票,空着一张座位。”

        

慕晚棠没注意这一点,她不在意地说:“人家有钱,买两张票也不犯法,她不想旁边坐个陌生人啊!”

        

周珩语气发酸,“真是羡慕你们这些有钱人,可以为所欲为,我就不行,要不是跟你在一起,压根坐不起头等舱。”

        

慕晚棠提醒道:“别胡说八道啊,我可没跟你在一起,我有男人的。”

        

周珩哭笑不得,“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你把你男人这话挂在嘴边,是不是太粗鲁了一点?”

        

慕晚棠笑意深深,“你不懂,当着一群人的面宣告他是我男人这事儿挺霸气的。”

        

周珩不置可否,“我要是谈恋爱,绝对不秀,我怕人家送我六个字。”

        

慕晚棠脑海里很自然地浮现那六个字,她啧了声,“要分的人,即便不秀恩爱,也是会死的。”

        

周珩无力反驳,慕晚棠从包里掏出眼罩往脸上一戴,随后往后一躺就准备睡觉。

        

两三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南城机场,慕晚棠将手机开机,有林瑾夏和叶薇的信息,倒是没有楚北衍的。

        

周珩取了行李,慕晚棠同他一前一后下飞机,江澜溪走在他们前面,除却背了个包,空着手什么都没带。

        

到了停车场,慕晚棠看见了江奕,江奕开了一辆蓝色跑车,见到慕晚棠便主动招手。

        

慕晚棠似笑非笑地说:“江少来机场接人?”

        

江奕勾唇一笑,“接你啊!知道你坐这趟航班回来,特地过来接你,感动不感动?”

        

慕晚棠漫不经心地揉着手腕,“我是敢动你的,就是怕你受不住。”

        

江奕看着她笑里藏刀的模样,啧了一声,“刚见面就要打我,你是有多想我!”

        

慕晚棠已经走到他的面前,望着他好看又邪气的脸,“大半个月不见,特别想你。”

        

话音落下的瞬间,江奕脸上就挨了一拳,他偏了偏头,笑容更甚,“慕小姐打人的样子也特别好看。”

        

江澜溪站在半米远的地方,眯眸看着慕晚棠打了江奕一拳,那一瞬间觉得特别痛快,甚至期盼慕晚棠再在他的脸上来几下。

        

慕晚棠扬眉一笑,“那是!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江奕拇指摩挲着唇角,一副无辜的样子,“因为我签了许意?”

        

慕晚棠揉着手腕,毫不吝啬地夸他,“江少真是好算计啊!”

        

将胡强的事情推上热搜,看起来像是揭露许意他们的丑恶行径,实际上是在挑拨她和许意之间的关系。

        

虽然她和许意注定水火不容,但是轮不到他来推波助澜,激化矛盾后,再说服许意签约他的公司。

        

不得不说江奕这步棋走得挺好的,就连她都没看出来他的那些弯弯绕绕。

        

江奕叹气,“你知道的,我是很看重你的,但是不答应我的要求,我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他。”

        

两人离得很近,远远看着像是随时能亲上去的距离。

        

一辆黑色宾利疾驰而来,车头狠狠撞上蓝色跑车,原本江奕是靠着车的,这么一撞,整个人都趔趄了几下。

        

江奕堪堪站稳,往黑车看去,只见楚北衍从车上下来,他迎着楚北衍凌厉的视线,“楚总这是要干什么呢?”

        

楚北衍几步到了慕晚棠身边,唇角微弯,“好几天没见到我家夫人,乍一见到有点兴奋过头,车速快了一点,撞到江少的车了?没关系,修车费我会给你。”

        

他说话的同时,很自然地牵住了慕晚棠的手。

        

慕晚棠忍俊不禁,亏得他能够一本正经地睁眼说瞎话,关键是这话还怪好听的,而且他的手心很暖啊!

        

江奕望着惺惺作态的楚北衍,大方道:“我还不至于缺这点儿修车费,就不用楚总费心了。”

        

楚北衍认真道:“该算清楚地还是要算清楚的,免得日后说我占你便宜。”

        

江奕暗示意味十足地说:“我也想占楚总便宜,你占我便宜,我占回去就好。”

        

楚北衍深眸微微犯着冷意,笑容却是不变,“我的便宜可没那么好占的。”

        

江奕的视线从他的脸上移到慕晚棠脸上,笑嘻嘻地说:“事在人为。”

        

慕晚棠好心提醒他,“江少,江小姐等很久了,就不要再废话了吧!”

        

江奕这才想起江澜溪似的,扬声对江澜溪说:“妹妹你站那么远干什么,又不是不认识的人,过来打个招呼。”

        

江澜溪不想理他,装作没听见他的话,单手扶着行李箱,站在路灯下,浑身清冷。

        

江奕兀自笑笑,“你们在前任以及追求者面前秀恩爱,实在是很缺德啊!祝你们早点儿分开!”

        

慕晚棠简直对他无语,转头对楚北衍说:“我们走吧!”

        

楚北衍牵着慕晚棠走到车边,拉开车门,慕晚棠上了车,他转头叮嘱周珩几句,然后钻进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