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你的好大啊&一个女佣四个大少

2022年9月17日08:51:36皇上你的好大啊&一个女佣四个大少已关闭评论

    

“嫂子,你的意思是孝义和李梅也要重新结婚?”

皇上你的好大啊&一个女佣四个大少

        

“对的。”

        

“啥?那我们是不是要随两份礼钱?”有人不乐意了,嘴巴都撅起来了。

        

于晴摆手:“不用,之前随过了还随啥,大家到时候来吃喜宴就好了。”

        

这话说出来,大家才松了口气。

        

于晴家有钱,她们这些老百姓可没钱,这要是在随一次礼就过分了。

        

师傅把东西送回家,于晴一家人就赶紧回去了。

        

秀兰跟着徐孝仁一起进了院子里。

        

于小姑看着秀兰也是喜欢的紧,走到她身旁拉着她的手笑着道:“哎呀,这姑娘长得可真俊俏,身段又好,一看就是有福气的。”

        

秀兰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害羞的看了一眼徐孝仁笑了笑。

        

徐孝仁立马介绍道:“这是我姑姥姥。” 

        

徐秀兰立马道:“姑姥姥好。”

        

“哎哎,好好好。”于小姑眼睛都笑弯了。

        

于晴一家子坐在一起正高兴的时候,徐孝义的亲生父母不知道什么时候上门了。

        

这次不仅他们夫妻二人来,身旁还跟了一个小子和一个姑娘,俩人站在门口看着这所两层楼房子都是一脸的惊讶。

        

“妈,大哥家的房子真好看。”孙大丫一脸的羡慕说道。

        

孙老三更是羡慕带嫉妒,怎么她妈扔的就不是他呢,要不然他也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了。

        

“孝义,这个是你三弟和你大妹。”杨叶满脸慈祥的看着徐孝义。

        

于小姑有些诧异,等她看清楚杨叶身旁男子的容貌时,她脸色微变:“于晴,他是孝义的什么人?”

        

“他们是孝义的亲生父母。”于晴冷着脸说道。

        

于小姑松了口气,立马提的更高了。

        

她一直以为孝义是她侄女跟其他男人生的私生子,没想到孝义竟然也不是她侄女的孩子。

        

“那他们是?”

        

“想要走孝义的。”

        

于小姑顿时生气了:“不行,你把孝义养大了,凭什么他们说要就要,不能给。”

        

杨叶带着儿女走近徐孝义身前,她笑着道:“孝义,我听说你和你媳妇要重新办婚礼?

        

之前爸妈不知道你们结婚,现在你们要重办婚礼,我和你爸也给你添分祝福。”

        

杨叶说着从腰间拿出来一块缠在一起的布,她把布一层又一层的掀开,从里边拿出来一堆零钱,递给了徐孝义。

        

“孝义你拿着吧。”

        

孙老三在一旁跟着说道:“大哥,咱们家虽然日子穷,可是爸妈对你的爱也是一分不少的,你赶紧把钱收起来吧。”

        

孙大丫瞧见她妈拿出那么多钱,眼睛都直了,不满的嘟嚷起来:“爸妈,你把钱全给了大哥,以后咱们家怎么过日子。”

        

杨叶神色一为难,还是把钱塞到了徐孝义手里。

        

徐孝义看着这钱,眼中里闪现一抹复杂。

        

杨叶这次也没闹,把钱送出去,让两个孩子认了一下徐孝义就和男人离去了。

        

徐孝义看着这俩人弯曲的背影,眼睛瞬间红了红。

        

于晴在一旁看着没说话。

        

到底是有血缘关系的,不可能说断就断的。

        

“爸,你怎么哭了?”荷叶小声问道。

        

徐孝义赶忙擦了擦眼泪,抱起了闺女:“爸高兴,能给你妈办一个婚礼了。”

        

李梅听了这话原本忧愁的神色,染上了一抹喜悦。

        

于晴让徐孝义和徐孝仁把这几箱东西抬回了屋子里,转身带着其余人进了屋子。

        

没过多久,电话局的人就来上门安装电话了。

        

这次比上次还让人轰动,不少村民都跑上来瞧了,里里外外站了好几层的人。

        

“于晴,你们家按电话能不能让我们打电话啊?”

        

村子里也有不少人家孩子在外上班,瞧见这电话顿时眼热的很。

        

这电话可不便宜,而且电话费还贵,她们可舍不得按电话,可偏偏去趟镇子还要跑的很远。

        

徐老太不知道何时也站在了人群中,她抬着头骄傲道:“打电话可以,按照咱们镇子上的收费模式一样,市内的四毛钱,市外的八毛钱。”

        

这钱还是一分钟的。

        

有些相占便宜的顿时不乐意了,就比如苏花,她阴阳怪气的看着徐老太:“婶子,你们家于晴那么有钱,还在乎这几个钱,打个电话而已,乡里乡亲的还要钱。”

        

有些爱占便宜的跟着也说道:“就是,于晴你们家有钱了,照顾一下村子里的人呗,到时候俺们肯定会记住这份人情的。”

        

只要徐老太在,孙素芬就也在,她掐着腰,指着那人气呼呼道:“记着啥?记着我二嫂的好,然后带到下边去?”

        

“你,孙素芬你怎么说话呢!”这人一气,恼羞成怒的说道。

        

马彩兰这次倒是帮了于晴这边,她笑着说道:“嫂子,你说记着于晴的好是啥意思,人家需要你记着?直接给钱不就行了,没钱还打啥电话。”

        

“马彩兰你神气什么,不就是你闺女在于晴店里上班吗,还真是墙头草。”

        

马彩兰脸皮厚,随他们怎么说也不气。

        

“打电话就要给钱,于晴家有钱是人家辛辛苦苦挣得,人家可不欠咱们什么,凭啥不给人家钱。”

        

“对,想打电话就要给钱。”

        

“苏花,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家兰珍不也那么有钱,咋就没给你们家按个电话,让我们去你家打个电话?”徐老太心里对于徐兰珍还是记恨的很。

        

苏花被一噎,提起那个死丫头她就来气,有点本事就和她断绝了关系。

        

“那不是我闺女。”

        

徐老太一脸的讽刺:“苏花,那可是你生的闺女,要是没你她能活这么大?

        

有了钱就不要老娘了,这比你还狠心啊,我最近听说了她那服装店又开始营业了,生意更是好得很,那每天的钱也是越来越多了。”

        

苏花好些日子没去镇上了,压根不知道这事,之前那死丫头还说店关门了,不行了。

        

她有些狐疑:“婶子,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假的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徐老太反问道。

        

苏花心里存了个心眼,打算过几天去瞧瞧。

        

徐兰珍给她儿媳妇抢生意,那她也不会让徐兰珍好过的,不说别的,没事添些堵,让苏花去闹闹还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