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伸进去搅动h&寝室中的性事(H)

2022年9月17日08:25:26手指伸进去搅动h&寝室中的性事(H)已关闭评论

      

这一夜,负责蹲坑的战警们,没有任何收获。

手指伸进去搅动h&寝室中的性事(H)

        

张余靠在指挥车的椅子上,整整睡了一宿。随着清晨的阳光射入车窗,他才睁开眼睛,打了个哈切。

        

他扫了眼车内的几个人,全都是无精打采,看起来都是一宿没睡。

        

张余看向一边的倪妮,说道:“Madam,看来昨晚……好像……啥事没有……”

        

“有没有事,目前还不清楚,反正咱们的人,是一点消息也没传回来。”倪妮颇为无奈地说道。

        

“那怎么办?”张余问道。

        

“我还想问你呢,你倒是先问上我了。”倪妮说道。

        

张余本来答应苏莺,早点回去的,结果一下子就是一宿。

        

虽说抓捕邪修的事情十分重要,可也不能总是夜不归宿,让苏莺担心。

        

“主要是这人海茫茫的,单纯想要找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对方十分的狡猾,就这么干守着,我认为哪怕蹲上个十天半月,也不见得能够碰上。”张余说道。

        

“你这是打退堂鼓了呗。”倪妮看穿张余的心思,直接来了一句。

        

指挥车内的其他人自然都知道张余的身份,堂堂议员,兵工厂厂长,总长大人身边的红人,放眼武南,何人敢得罪。倒是倪妮,在跟这位大厂长说话的时候,是一点情面也不给。

        

两个人之间,得是什么样的交情?

        

“哪有……”张余笑呵呵地说道:“我就是琢磨着,咱们应该想个更好的法子,不能让人牵着鼻子走……”

        

说话间,他们看到车外有救护车和警车先后驶过。

        

一看到这个,倪妮说道:“好像有情况,咱们跟上去看看。”

        

前面开车的战警答应一声,马上启动车子。

        

但是后面的一名女战警说道:“倪妮,既然有救护车,说明人应该没死,估计跟咱们的案子,没有什么关联吧。”

        

“管他呢,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就过去瞧瞧。”倪妮说道。

        

她一向能多管闲事,就跟张余差不多。哪怕现在,张余都不愿意多管闲事了,倪妮还是一如既往。

        

指挥车一动,后面有两辆轿车马上跟着出发。前面的警车和救护车开的很快,没一会来到一个老旧的小区前。

        

这里的房子,还是以前的那种步梯八层楼建筑,连个物业都没有。这样的房子,几乎不可能拆迁,因为开发商都需要开率成本,拆迁老楼的成本太大,等于是给坐地户忙活了。加上水源路这里相对比较偏,更加没有投资的必要了。

        

警车和救护车停下之后,两下的人朝同一栋楼内赶去。倪妮拉开车门下车,走向警车那边,张余也跟着下了车。警车那里就剩下一个开车的,倪妮来到车旁,亮出整件。

        

小治安一看是战警队的,马上礼貌地说道:“Madam,什么事?”

        

“这里发生什么案子了?”倪妮问道。

        

“我们接到报案,说是这人下夜班回家,一进家门就看到女朋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碰了几下,也没醒,跟着发现人没气了……”小治安说道。

        

“原来是命案,那我们上去瞧瞧。”倪妮说道。

        

“好,我通知一声领队。”小治安赶紧掏出手机,将战警队的人要上楼的事儿,进行汇报。

        

倪妮则是跟张余一起,朝楼上走去。

        

死者是在五楼,房门是开着的,到门口就能看到,有治安等在那里。倪妮亮明身份,那中年治安领着二人进到里面。

        

房子不大,两室一厅的格局,很是整洁。

        

报案的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人,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卧室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女人的年纪也差不多二十五六的样子,只穿着文胸和小裤裤,睡衣落在地上。

        

尸体表面,看起来没有任何外伤,摆明是正常死亡。

        

倪妮看了眼张余,低声说道:“有问题吗?”

        

张余心说,凶手杀的都是男人,摆明是色诱。一个女人,怎么可能诱惑女人。但倪妮都这么说了,张余也只能表示表示。

        

他扭过身子,不让别人看到他的动作,趁机咬破手指,在眼前划了一下。再看床上的女人时,不由得让他大吃一惊。

        

没错!在女人的嘴巴里,也有一丝黑色气流冒出来。就跟之前看过的尸体,是一模一样。

        

张余表面不动声色,朝倪妮点了下头。

        

他的举动,令倪妮暗吃一惊,上来的目的,本身就是没辙了,压根没指望能够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发现什么。

        

实在想不到,这凶手竟然男女通吃。

        

倪妮表面上也是没有动声色,只道:“尸体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异常,不过也需要进行下一步的尸检。毕竟年纪轻轻的……对了,你们是水源路治安所的吗?”

        

“是的。”中年治安说道。

        

“我知道了,有什么发现,随时给我们战警队打电话。”说完这话,倪妮转身就走。

        

她和张余下了楼,回到指挥车上,跟着就道:“有发现了,今晚的死者,竟然是一个女的。”

        

“女的?”“不是说只针对男的吗?”“连女人也下手呀……”……车内的战警们全都懵逼。

        

“凶手是一个女人……但……先不管那些,我这边会联系队里,联系治安所调取死者的全部资料,然后再调取监控,展开地毯式排查……”倪妮说道。

        

战警队想要的资料,自然是很快就能拿到,这里面还包括死者男朋友的笔录,以及死者的通讯记录。只不过,水源路这里,监控相对比较少,尤其是这老式的小区里,压根没有监控。

        

但经过调查,战警队还是在死者生前M信删除过的聊天记录之中,发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蛛丝马迹。

        

那就是死者跟着ID叫作“善解人衣”的家伙,言语暧昧,双方晚上还约过几次吃饭看电影。就在昨天晚上,两个人还相约一起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