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交好深hh道具play_小花珠都涨的跟小珍珠似

2022年9月17日07:18:25宫交好深hh道具play_小花珠都涨的跟小珍珠似已关闭评论

        

“叮。”

宫交好深hh道具play_小花珠都涨的跟小珍珠似

        

酒杯里,方形冰块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响。

        

窗外的人造余光透过玻璃,反射到杯沿泛起晶莹的光,酒液在月光照耀下愈显清澈剔透,微微摇晃。

        

维格坐在办公桌前,目光深沉的看着窗外的夜景,眼白里布满血丝,额头青筋鼓起,眼窝深陷。

        

似是许久没睡过一个好觉了。

        

沉默许久,他才突兀的闷哼一声,伸脚往桌底下踹了一下,恶声恶气的骂道:

        

“滚出去!”

        

桌底下先是传来一声压抑的痛呼,而后才见一个侍女打扮的人类女人从底下钻出来。

        

她先是朝维格卑微的行了一礼,而后不敢多言分毫,快步从房间里出去。

        

临走前,还礼貌的把门带上。

        

这些日子,维格先生的脾气变得愈发暴躁了。

        

别墅里的所有侍女都不知道是为什么,连那位向来为他敬重的人类老管家,这些天也没少挨骂,几天来都是一副天塌了似的惨淡模样。

        

该不会...是最近街道上的游行让维格先生感到生气了吧?

        

侍女擦擦嘴角的痕迹,觉得自己是被迁怒的。

        

于是,心中愈发怨憎起那些没有固定工作,天天闲得在大街上与人打架的同族们。

        

活不起就去死啊?

        

真是令人恶心。

        

她们中有不少人都这么想着,不过却没怎么讨厌那位对她们连打带踹、偶尔临幸的维格先生。

        

因为之前他是很温柔的。

        

那可是魔鬼!

        

他们都是天生的绅士,即便容貌畸形的劣魔,也在社会道德方面对人类有着天生的优势。

        

近日连续发生的游行,似乎就愈发的证明了这一点。

        

不过很可惜,维格先生发怒的原因,与她们所想象的内容毫无关联。

        

人类是一群贱种。

        

这件事,魔鬼们从最开始就知道了。

        

真正令他这些日来恐惧万分的,是‘天启’出现的那一日,他从参议员口中偶然得到的消息。

        

有关...【真魔】的消息。

        

维格望着窗外的天空,杯中的酒液一连灌入口中,但脑中那股挥之不去的恐惧却变得愈发深刻。

        

恍若忧天的杞人第一次看到,那遥遥在上的天空,蓦的朝他下坠了一截。

        

这股堵塞感让他无从发泄。

        

思考许久,最终他还是决定将那些冲动写进日记里。

        

提笔,落笔。

        

“那一日,恰巧碰上菲舍那个混球进入癫狂期...我至今都不知道,那应该算是一种幸运,还是悲哀。”

        

“从他那张臭嘴里,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魔鬼还有‘真’与‘假’的分别。”

        

“按照菲舍的说法,原来大部分的魔鬼,都只是某种深海神祇创造出来的投影,一切意识都归为最后的‘一’。”

        

“我们的存在,原来从一开始就是‘虚假’的,是随时都有可能‘瓦解’的。”

        

“从本质上而言,我们居然还不如那些卑微的人类贱种,简直不可思议。”

        

“直到在漫长的岁月发展中,其中一部分极具实力的魔鬼,将自己从这份统一意识之中分割出去,成为独立的个体。”

        

“这个过程,被成为‘天启’。”

        

“只不过,因为‘天启’的过程需要极巨量的源能总量,因此能够帮助魔鬼们完成‘天启’的遗物、能力、深海源物...任何一种存在,都可以被称之为‘天启之种’。”

        

“唯有得到了这种东西,我们才有可能成为独立于最终意识的【真魔】。”

        

“如今,唯有位于魔鬼参议院最顶端的‘七位议事会’的几人才拥有这等至高位格。”

        

“而现在,最高意识的‘回归意识’也快要开始了,唯有这几个混蛋能独立行动,享受生活!”

        

“第八枚天启之种的出现,根据七位议事会的预言启示,预示着‘回归’的开始!”

        

“这是最后一个名额!”

        

“可是我们他妈的能做些什么呢?趁着这点时间多曰几个魅魔吗?”

        

“剩余的魔鬼,也不过是一堆倒映在水中的圆月罢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连那群人类都可以活着!为什么从来没人告诉我们?”

        

“他妈的!一定是那些家伙想要垄断获取天启的资格!他们想要他们的家族世世代代传承下去,我明明知道!”

        

“我们这些寻常魔鬼根本没有和他们竞争的能力!”

        

“这群魅魔养的婊子!”

        

“婊子——!!”

        

最后一个字符,维格写得尤为用力,笔画在纸页上划出一道长长的沟壑,将书页都撕裂了。

        

但他显然还不解气,啪的一声撅断了笔杆,重重拍在办公桌上,嘶声喘着粗气,双眼赤红。

        

站起身在房间里转了几圈,犹自不解气似的重重一脚踹飞了红木椅子,砸得木屑纷飞,咕咚咕咚的响。

        

他并不知道,某人射到他头顶的红色时间框,已经来到了最后三分钟。

        

【00:02:59】

        

“吱呀。”

        

正当他咬牙切齿的发泄着情绪时,就听门外传来一声轻微的推门响。

        

维格立刻敏感的转头看过去,用力提了提裤子,嘴里酒味很重的骂道:

        

“谁!”

        

“滚出来,我不是说了不许来我房门前了吗!”

        

沉重的房门被缓缓推开一道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