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宠俱乐部&亲女禁忌h

2022年9月16日09:48:08男宠俱乐部&亲女禁忌h已关闭评论

      

新年过后,班盛回到医院继续接受治疗,林微夏几乎是一有时间就过来陪他。班盛年前年后一共住了4个月的院,他的状态越来越好,人也越来越精神。

男宠俱乐部&亲女禁忌h

        

在这期间,两人一起解锁了很多事,一起跑步,一起分享听到的好听的歌,有时两人幼稚得会抢对方手里的冰淇淋吃,一起看了很多电影,林微夏看片子特别挑,不是她喜欢的片子直接半途睡着了,醒来后让班盛给她复述一遍,他也心甘情愿。

        

唯一一次起争执,是林微夏和乌酸聊天得知班盛打算放弃宾大本校的保研,准备毕业回国。

        

林微夏介意的点是班盛有意走科研方向,但如果他是从国外回来考研的话,国内面对这一群体的制度是必须毕业生。

        

也就是说,班盛有可能浪费一年的时间。

        

“你为什么想回国?”林微夏问他。

        

“因为你在这。”班盛头仰靠在墙上,语气闲散。

        

林微夏看着班盛,何尝不知道他在为两人的未来考虑,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但宾大的bme专业全美第八,且该专业的研究成熟到已经超越了其他很多学科,宾大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和实验台,他继续攻读下去,只会越来越好。

        

“你已经为我放弃你的梦想了,你不能——”林微夏开口劝道。

        

班盛靠在墙壁上倏地睁眼,看她:

        

“我的梦想是你。”

        

以前是浩瀚宇宙,现在是她。

        

心不受控制地跳了一下,林微夏有些脸热,停顿了一下,看着他语气认真:“你按你的原计划走,我们不会再分开,我跟你保证。”

        

班盛沉默半晌最终答应道:“好。”

        

班盛出院的时候刚好是4月底,夏天马上就要来了。

        

这一天天气晴朗,阳光大好,林木葱郁,每一朵花都绽放着清香,每一片树叶都是新生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

        

好像都在班盛庆祝,为他歌唱。

        

班盛打算去剪头发,林微夏也陪着一起去了,他扬了一侧眉毛,修长的手指穿过柔软的长发,吊儿郎当地问:“舍得啊?”

        

林微夏笑了一下,声音温和:“舍得啊,刚好我也一直想换发型来着。”

        

班盛把头发都剪了,直接理了个寸头出来,林微夏看到他的那一刻,心极快地跳了一下,头发短得露出青茬,眼睛漆黑明亮,脸部线条流畅又干脆,帅得没边了。

        

林微夏的长发剪了,刚到胸口处,清爽又简约,刚好她穿了一条校园百褶裙,人看起青春又活泼。

        

班盛双手插兜,笑笑看着她,评价:

        

“好看。”

        

“走吧,回家。”林微夏说道。

        

两人回到班盛家,他们一起吃了份意面。吃完后,两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小狗趴在两人中间,把肚皮翻过来,撒娇性地要主人摸它肚皮。

        

快到傍晚的时候,天光还很明亮,今天是周末,邱明华没地方去,发信息过来问班盛去不去打篮球。

        

班盛的手指在对话框里按动,懒懒地回:

        

【行。】

        

邱明华坐在班盛家附近的篮球场,咬着一根荔枝味的碎冰冰等了半天,远远地看见了他哥,兴奋地站起来,待人走近,他脸上的笑容垮住。

        

班盛和林微夏穿着情侣球服,步调缓慢地朝他走来,虽然没有牵手,但他们偶尔碰在一起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两人长相都极为出挑,一进球场,就吸引了其他路人的目光。

        

邱明华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说道:“服了,我是人,不是狗!”

        

“来吧。”班盛冲他抬了抬下巴。

        

两人开始打起篮球来,林微夏挑了个阴凉处,坐在台阶上,两只手托着脸颊看班盛打篮球。

        

此刻京北的天气还很凉爽,天边的云飘过来,一阵强风拂过,吹起男生的衣摆。少年穿着球衣在阳光奔跑下,清晰腕骨扣着的红色护腕随着班盛奔跑的动作一闪而过,像燃烧的火焰。汗水顺着下颌滴下来,一双眼睛仍漆黑明亮。

        

班盛运着篮球疾速奔跑,像一道闪电,飞跃,投篮,动作迅猛又一气呵成。

        

林微夏看到班盛身上的戾气和下沉的东西正在消失,现在的他像一颗崭新的明亮的上升的星。

        

班盛和邱明华打了两场球后,他大剌剌地坐在台阶上,双手反撑在地上,正在懒散地休息。

        

林微夏拿了一瓶水递过去,趁机讨好:“打完了吗?今晚我想吃冰激凌,柠檬味的,两个。”

        

班盛接过来仰头灌水,闻言不紧不慢地拧紧瓶盖,瞭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提醒:

        

“你昨天刚吃。”

        

林微夏胃不好,一吃冰的就胃疼,班盛管得很紧,一般不让她吃,就算撒起娇来一个星期最多也只能吃一次。

        

这次她陪班盛来打篮球,以为他多少能通融一下,但这人一点情面都不给的。

        

林微夏站在他面前没有说话,漂亮的眉眼耷拉下来,明显是不开心了。

        

班盛看她一眼,把冰水放在一边,人站起来,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轻笑一声:

        

“这样,赢我一个球,今晚就带你去吃冰激凌。”

        

眉眼立刻鲜活起来,林微夏答应:“好。”

        

“先说啊,不许耍赖。”班盛低下脖颈,抬手掐住她的脸。

        

班盛还不知道林微夏这人鬼精得很,高中的时候他就领教过了,稍微耍耍小伎俩就能让他缴械投降。

        

“知道了。”林微夏抱着篮球走向球场。

        

林微夏拍动篮球,开始跑起来,运球,双腿轻轻一跃,班盛长得高,长臂一挥,轻而易举地把球截下来。

        

再投,还是如此。

        

琥珀色的眼眸一闪而过懊恼。

        

直到班盛拦了她第五个球,这中间,林微夏用眼神乞求过他,可男生没接,懒洋洋地站在那,浑不吝模样,就是不肯给她放水。

        

一副游刃有余逗猫的模样。

        

第六个球“啪”的一声被打了下来,篮球撞击红色的地板滚到不远处的阴影处,林微夏一路小跑过去,蹲下来捡球,漆黑的眼睫有点汗湿。

        

忽然有些泄气。

        

“不玩了。”她蹲在那里没有起身,瓮声瓮气地说道。

        

这人怎么那么凶,一点也不让着她。

        

她都捡了多少回球了。

        

不吃就不吃,越想越委屈,长长的睫毛低垂,情绪低落起来,倏地,一道长长的身影落下来,班盛缓缓蹲下来,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抬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轻笑一声:

        

“小姑娘脾气挺大。”

        

林微夏被捏得鼻子有些呼吸不过来,伸手打掉他的手,情绪低落:“不要你管。”

        

班盛笑了一下,痞气的眉眼勾勒出一抹无奈,把蹲着的人拉了起来。林微夏站在男生面前,他抱着一颗篮球,忽然蹲下身,缓缓出声:“上来。”

        

“啊?”林微夏怔怔地抬眼。

        

她人还没反应过来,身体下意识地按照男生的指示,往前走了两步,双腿分开,班盛抬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臀部,示意林微夏坐在他肩膀上。林微夏分开两条笔直的双腿,班盛两只修长的手臂抓住她白嫩的小腿肚,整个人倏然站了起来。

        

球场有围观群众见状立刻吹了一个口哨。

        

林微夏整个人坐在了班盛宽阔的肩膀上,有些惊恐又害怕,小声地问道:“你干嘛?”

        

班盛冲邱明华抬了抬下巴,后者立刻心领神会把球递给林微夏,男生哼笑了一声,明显是在哄人,一贯冷调的声音夹着宠溺,笑了一下:

        

“让你进球。”

        

班盛就这么举着她姑娘,让林微夏稳稳当当地投了一个又一个球,整个球场回荡着男生女生的对话声:

        

“还想投哪个篮筐?”

        

“那个。”

        

“行,男朋友带你投。”

        

一种甜蜜的雀跃的心情油然而生,林微夏像被人强行喂了一颗糖,连风里都透着甜蜜。

        

球场有围观群众,纷纷感叹:“那男的好帅,不过那副长相看着挺渣的,为他扑火的人大有人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