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击校花雪白柔软的娇躯&翁熄性放纵(第6部)

2022年9月16日09:18:11撞击校花雪白柔软的娇躯&翁熄性放纵(第6部)已关闭评论

屋漏偏逢连夜雨,形容的就是落蛮怀孕。

撞击校花雪白柔软的娇躯&翁熄性放纵(第6部)

        

身在异乡,穷困潦倒,还要源源不竭地往北唐输送物资,这个节骨眼上怀孕,首先就缺少了一个劳动力,还因她怀孕,要多给她吃肉。

        

而且,她是名正言顺地多吃,不能有怨言。

        

大周富庶,但是和他们没多大关系啊,他们是来还账的,那三十万兵马的租金粮草导致他们不敢再跟大周要什么条件。

        

抹不开嘴啊,羞耻之心谁没有呢?

        

所以说,自己的困难还是要自己解决。

        

好在兵强马壮,动物争气,想来多养两个娃不是问题的。

        

只是,不单单是养活的事啊,总不能给最低配吧?好歹也是北唐皇族的,吃糠咽菜就欺负人了。

        

不过,这都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要弄清楚她到底怀孕多久了,现在几个月。

        

于是,一堆人以落蛮为中心点,蹲成一圈开始分析。 

        

“什么时候没来那个葵水的?”黑影不愧是妇女之友,从葵水来推理的话,是最科学的。

        

落蛮愣了一下,“不记得了。”

        

谁会记着这个事情啊?每天忙得脚后跟不沾地的。

        

黑影瞪着她,“你不记得?你怎么可能不记得?以前我们摘星楼腊的肉,到了年底有多少没吃,你都记得一清二楚。”

        

“这怎么一样嘛。”落蛮也瞪他,说话不知道小点声,她现在不经吓。

        

好在,落蛮忘记了,但宇文啸记得,他说来这里之后没几天,落蛮来过一次,之后就没来了。

        

“你为什么清楚?”黑影又问他。

        

宇文啸扶着额头,“总之我记得,你别问这个,这个重要吗?算算日子吧,咱来这里似乎有半年了。”

        

“也就是说,半年前咱来的时候,她来了,来了几天?”

        

“五天。”宇文啸代为回答,这个他也清楚的。

        

“咱是年底来的,如今六月初三,也就是说,她肚子里怎么算,都有六个月了。”

        

“不是五个月吗?”闪电愕然地问了他。

        

黑影科普,“你不懂,从来完那天就开始算了。”

        

“是么?”闪电有些怀疑,不是播种开始算的吗?这难道不是该问他们什么时候播种的?

        

但是,鉴于黑影在这方面一直都是权威,毕竟他曾经有过喜欢的人,对女人总归是比他们熟悉的,至少比蛮哥熟悉。

        

信他吧,姑且当如今她怀着六个月。

        

古来说怀胎十月,十月十月,也就是说还剩下四个月,娃娃便要出生了。

        

留给他们赚钱的时间不多了啊。

        

第二天,大家忙完正事之后,就出去转悠,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的兼职。

        

兼职还是有点难度,因为自从逆王闹了这么一场之后,城中百废待兴,导致附近州县很多百姓跑过来谋事。

        

你北唐来的,总不好跟本国人抢活儿干。

        

而且,本地的人也想赚钱啊,卖劳力的活儿拢共就是那些,修桥补路的有士兵,黑影他们最近做的就是修桥补路,是义务的。

        

宇文啸没去找活,而是满城转悠,他知道以他们的身份找兼职不容易,而且叫大周的官员瞧见了也影响不好。

        

因为本职是有活儿的,还出去谋事,有这力气还不如去修桥那地方加加班。

        

这也才对得起人家三十万大军出借的恩情嘛。

        

所以,他是想出去找点小生意做的。

        

他发现很多生意都可以做,但是这些生意无一例外,都需要本金。

        

本金的多少,看你做生意的大小来论。

        

但这个对他都构不成任何的问题,因为,不管是多还是少,他们都没有。

        

也就是说,他们只能做一些无本生利的生意。

        

他出去转悠了两天之后,晚上回来就召开蹲会宣布接下来要做的生意了。“大周这些年富庶,百姓安居乐业,吃喝不愁,虽说这里曾闹过一阵子,但是底子还是富裕的,他们吃腻了大鱼大肉,就稀罕点山珍,我打听过,城外的深山潮湿

        

阴暗,长了许多菌子,但是因为有蛇和兽,百姓不敢前去采摘,而这些恰好是我们不怕的,我们就摘回来,拿到集市上去卖,听说能卖不少钱呢。”

        

黑影马上反对,“这不成,菌子许多是有毒的,咱又不会分辨,怎知道哪些是有毒的,哪些是没毒的?”

        

宇文啸道:“这个你放心,我曾经研究过菌子足足三个月,我能分清楚什么有毒什么没毒。”

        

黑影疑惑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研究过菌子?”

        

这几年大家都忙得不得了,他哪里有时间去研究菌子?

        

宇文啸眼底充满了沧桑,“你别管,总之研究过。”那些惨痛的回忆,就不要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