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yin荡合集黄蓉/老旺与秦小雨112

2022年9月16日09:09:45极品yin荡合集黄蓉/老旺与秦小雨112已关闭评论

        

以徐世安对李满园的了解,自家媳妇不会在大事上胡搅蛮缠,故而同情的看了一眼徐世宁便大步离去。

极品yin荡合集黄蓉/老旺与秦小雨112

        

也罢,媳妇心里那口气梗了二十几年了,今儿吐出来松快一下也好,顺便也让大哥洗洗脑。

        

“李氏你待如何?我是你大伯哥,是你男人的亲哥哥!”屋里只有他们二人,徐世宁不自在的吼道。

        

或许是自己太过狼狈,徐世宁不想让李满园看笑话。

        

“是啊,你还是我儿女们的大伯,是我孙子们的堂爷爷。”

        

赏了徐世宁一个白眼,李满园把凳子往前拉了一把,嗤笑道:“你再大点声,让外头的人误会我这个做弟妹的要对你做点啥,到时候你弟弟的名声更好。来,使劲儿喊。”

        

徐世宁被气的要撑起身子离开,却听李满园又道:“你这一身伤,可都是用银子治着呢,你动一下好几两银子就没了。”

        

穷苦惯了的徐世宁咬牙不再动弹,质问道:“李氏,你到底安的什么心?老二一旦听了你的话,让我做这县令,你可知道对他的前程有多大影响?”

        

“就知道你没信心做好县令,早知道就不该开那个口,指望你帮当家的稳定云水县,还不如我这个妇道人家来呢。”

        

李满园呵笑一声,压低声音问道:“我若没猜错,他大伯你不在北地做账房,却跑到南边来做师爷,也是为了证明你的能力不差给当家的,只是输了命数吧?”

        

徐世宁眼神闪躲,李满园的话显然是说道了他的心里。

        

原本还觉得徐世宁有几分男儿担当的李满园,此刻连嘲讽他的心思都没了。

        

惯会和自家人较劲儿,难有大作为。

        

“算了,你既然没那能力,我回去就劝劝当家的,别信那套上阵亲兄弟的话了,免得被拖了后腿。”

        

李满园起身,竟是没有再劝说的意思,徒留徐世宁满肚子的话都憋了回去。

        

出了屋,见牛二憨憨的挠着后脑勺,显然是听到屋里的动静了,李满园也不打算解释。

        

“牛二,如今云水县的衙门要大清洗,我家大人人手不够。你是本地人,认识的人也多,还得麻烦你回去和乡亲们打声招呼,我这边需要些人手帮忙,会用粮食抵工钱。”李满园道。

        

“大人和夫人是全县的大恩人,咋能要夫人的工钱呢?我这就回去叫人,不耽误夫人的事。”牛二说完扭头就跑。

        

李满园本还有话要吩咐,奈何牛二已经离开,只能去找了药童来。

        

“照顾好徐师爷,待他伤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需要什么便置办着,明儿我会派人过来照应,辛苦了。”李满园给了药童一锭银子便回了客栈。

        

徐世安要去审问大牢里的县令,李满园则是急着回去查看奶鹅搜集来的证据,以便徐世安将这里的不法之徒一网打尽。

        

交代伙计置办了两桌饭菜送去县衙大牢后,李满园进屋便扎进了空间,呼唤奶鹅速回。

        

“媛姐,那狗官也太富了,看我从他的书房里搜到的东西,全都是金子。”

        

“还有好几本你要找的账册,我都给搬回来了。”

        

奶鹅邀功的将从县令书房搜到的东西都吐出来,围着李满园嘎嘎叫个不停。

        

李满园抬手拍拍奶鹅的头,打发道:“奶鹅真棒,这些东西都太有用了。不过还得辛苦奶鹅,让你的小伙伴们把县城里最富有的那几家都监管起来,随时向我汇报他们的动态。”

        

“嘿嘿,保证办的漂亮。”奶鹅扇着翅膀,响亮的应道。

        

李满园一目十行的扫过账本,核对了上面的金额后不免震惊。

        

南楚国建立才几十年,一个小小的县令就敢这般贪墨,国库怎会不空虚?百姓的日子怎会不艰难?

        

没空去核算账目的总额,李满园只大致的将账册上往来较多的名单抄录了一份。

        

徐世安回来已是深夜,疲惫的吃了李满园准备的饭菜后,便拥着她休息,带着困意道:“云水县已经千疮百孔,各村百姓不论是否经历了天灾,日子都到了过不下去的地步。朝廷物资短时间内无法抵达,眼下只能开仓放粮。”

        

揉按着眉心,徐世安此刻甚至兄长当初冒了多大的风险,这个决定便是他这知府也轻易不敢做。

        

“那倒未必,本想明早和你说的,当家的你快看看这啥。”李满园将账册和自己摘录的名单凭空放在枕边,还拿了一颗夜明珠给徐世安照亮。

        

此刻徐世安已经顾不上李满园竟然有夜明珠这样的宝贝,立即翻看账本,在看到李满园摘录的名单里有特意标注符号的,哪里还能不明白她的意思?

        

“媳妇,你真是我的福星啊!”徐世安惊喜过望,便要起身出去办事。

        

李满园一把拽住徐世安,将人给按倒。

        

“我知你心急,可这深更半夜的,你就带着咱家的护院去办事,人手也不够啊!”

        

“赶紧歇一歇,明早征集一些百姓再动手,难题都有了解决之道,你就安心的睡个踏实觉,后头要忙的事多着呢。”

        

枕在徐世安的胳膊上,李满园威胁道:“再不睡,我就用迷药了啊!”

        

徐世安无奈一笑,可也明白李满园的用心,只得闭上了眼睛。

        

大概是太困的缘故,徐世安这一觉睡的很沉,倒是李满园早早的起来,洗漱完毕还准备了早饭。

        

“我已经让人去招募壮丁,你趁热吃些,晌午那顿还不定啥时候呢。”

        

“知道你是个好官,但也不需凡事亲力亲为。衙门那边少不得还有百姓要去告状的,先安排人记下便是,你就是三头六臂也不可能事事兼顾,何况咱们逗留的时间有限。”

        

见徐世安眼下有淤青,李满园劝道。

        

徐世安大口的吃着,口吃不太清晰的道:“放心吧,我已经命人去寻了些书生,你那边放粮的事也有人接手,就留下歇歇吧。”

        

李满园点头,站了一天腿还肿着呢,没必要硬撑着去抢需要赚点工钱的人的活计,每日去露个脸便可。

        

徐世安吃完便匆匆的离开,李满园则进入空间收割药材。

        

这两年不缺粮食,李满园便腾出大半的地用来种植常用的药材,也已经有不少存货,否则南下她也难心安。

        

“媛姐,有人想逃,你快过来呀!”

        

“我已经招呼小伙伴们在拦人了,这些人太坏了,带不走的东西还想一把火烧了,那些粮食都够我的小伙伴十几年的口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