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乔静&傻子你的真大

2022年9月16日08:44:47沦陷乔静&傻子你的真大已关闭评论

     

“唉,我现在还有点没缓过神来,闭上眼就是那凶犯被一枪爆头的情景。”吴惠文揉了揉眉心,“小乔,我今天的表现是不是有点让人笑话了?”

沦陷乔静&傻子你的真大

        

“您说的啥话,任何人遇到这种事都不可能保持冷静,您的表现已经十分出色了,这要是换成普通的女人,估计早就在现场吓得惊慌失措了。”乔梁说道。

        

“你也说是普通的女人了,可我不是,我是江州的一把手。”吴惠文皱眉道。

        

“您这话不对,一把手又怎么了?一把手也是人啊,您不要给自己太重的思想包袱,我觉得您今天的表现已经是非常沉着冷静了,换成一般的女人,在那种情况下肯定吓得眼泪鼻涕一起流。”乔梁说道。

        

听到乔梁这么说,吴惠文哑然失笑,转头看了看秘书万虹,道,“万虹,没什么事就先回大院,今天我就不去办公室了,有啥事你给我打电话。”

        

“好,那我先回大院了。”万虹点了点头,说完又跟乔梁打了下招呼,这才离开。

        

从吴惠文宿舍出来后,万虹忍不住又回头瞅了一眼,心里没来由想到薛源之前反复问过她两次的问题,不由嘀咕起来,吴惠文和乔梁之间到底有没有啥超越上下级的关系呢?

        

也不怪万虹此刻会冒出这样的念头,吴惠文今天受了这么大的惊吓,提前回来休息,拒绝了其他人来看望,偏偏就只有乔梁能到她宿舍来,当然,她这个秘书除外。

        

而且刚刚乔梁当着她的面直接喊吴惠文吴姐,似乎也没有避讳她的意思。

        

万虹胡思乱想了一会,很快又摇了摇头,自个还是不要乱猜了,当秘书的别去八卦领导的私事,这是大忌,就算吴惠文跟乔梁之间真有啥,她只要装作看不见听不到就行了。

        

吴惠文宿舍。

        

万虹一走,乔梁一下觉得自在起来,走到吴惠文身边坐下,关心道,“吴姐,您要不要去看下心理医生?”

        

“嗯?”吴惠文抬头看着乔梁。

        

“吴姐,我是担心您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毕竟凶犯就在您身旁被击毙,心理上难免会受到一些冲击。”乔梁说道。

        

“小乔,你看我有那么脆弱吗?”吴惠文笑着摇头,“我虽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到现在还有点没缓过来,但也不至于那么脆弱。”

        

“吴姐,去看心理医生不代表就是脆弱,有时候可以排解一下负面情绪嘛。”乔梁说道。

        

“不必了。”吴惠文摆摆手,“我自己调节一下就行了。”

        

乔梁见吴惠文这么说,不由盯着吴惠文多看了几眼,虽然吴惠文说得轻松,但乔梁还是看到吴惠文眉头不自觉的拧着,乔梁莫名有些心疼,站起来道,“吴姐,我帮你按按太阳穴吧,让你放松放松。”

        

乔梁说完走到吴惠文身后,帮吴惠文按起了太阳穴了,吴惠文也没拒绝,舒服的闭上眼,享受着乔梁的按摩。

        

“力道可以再重一点。”吴惠文说道。

        

“好,那我再加点力。”乔梁点点头。

        

乔梁手头加大了力道,吴惠文一下舒服的哼出声来,乔梁当即心头一跳,吴惠文这声音里仿佛带着某种诱惑,让乔梁陡然有些心猿意马,尤其是他站在吴惠文身后,低头往下看时,正好看到了吴惠文衣服下的风光。

        

乔梁略微有些走神,就听吴惠文道,“小乔,今天这事,凶犯虽然被击毙了,但事情还没完。”

        

听到吴惠文提起正事,乔梁立刻收敛心神,“吴姐,这事我正好也想跟你聊聊,今天这个劫持你的凶犯,我认识。”

        

“你认识?”吴惠文睁开眼看着乔梁。

        

“谈不上认识,但昨天才刚见过,那个凶犯叫付白山,昨天才出来街上伤人,捅伤了两个过路的人。”乔梁说道,他在刚才冲到现场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劫持吴惠文的凶犯正是昨天捅伤路人的那个付白山。

        

“昨天才出来伤人,警局没处理?怎么今天他还能跑出来?”吴惠文眉头皱得老高。

        

“这个事昨天我也在现场,还险些被伤了,市中分局的局長詹东杰还特地提了一袋水果到巡查组驻地来看我,也解释了一下那个付白山的情况,说那个付白山是个精神病人,对待这种精神病人,他们抓了之后也不好处理,只能再送回精神病院。”乔梁答道。

        

“精神病人?”吴惠文眉头稍缓,如果是精神病人,对方今天做出这种事倒也能理解,而且吴惠文刚才被对方劫持时,在尝试跟对方沟通的情况下,确实也能感觉到这个劫持她的凶犯有些言语失常,反反复复就说那么几句话。

        

不过仔细一想,要说对方是个精神病人,似乎又不是那么像。

        

吴惠文思考着,就听乔梁又道,“本来我刚才是要留在现场了解情况的,不过担心吴姐你,我就跟着回来了。”

        

听到乔梁的话,吴惠文心里流过一丝暖流,特别是想到乔梁一冲到现场就不管不顾的站出来要代替她充当人质,吴惠文看着乔梁的眼神多了些许温柔。

        

“吴姐,你这么看着我干嘛?”乔梁笑道。

        

“看你長得帅。”吴惠文抿嘴一笑,“小乔,我怎么突然觉得你充满了男人的魅力。”

        

“吴姐,其实我一直都充满了魅力,只是你没发现而已。”乔梁嘿嘿一笑。

        

“哟,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吴惠文忍俊不禁,心里头却有种异样的感觉,乔梁确实是一种不一样的魅力在吸引着她。

        

开玩笑归开玩笑,乔梁这会的心思更多的还是在那付白山身上,道,“吴姐,关于付白山这事,我打算深入查一查,这付白山是怎么疯的,里头有没有涉及到什么违法犯罪的问题,都需要好好查查。”

        

吴惠文微微点着头,又道,“这付白山又是否是真疯了呢?”

        

乔梁愣了下,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因为王小财调查后给他反馈的情况也说那个付白山是个精神病患者,一年多前就被送入精神病院治疗了,所以乔梁潜意识里也是认为那付白山是精神病患者,他主要怀疑的是那古华集团有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

        

此刻吴惠文这么一说,乔梁突然涌出一个念头,付白山不会是好好的人被当成精神病强行给送去精神病院的吧?

        

心里琢磨着,乔梁道,“吴姐,这付白山的情况,我们会认真查清楚的。”

        

吴惠文点了点头,乔梁做事,吴惠文一向都很放心。

        

两人正说话时,乔梁的手机的响了起来,见是吕倩打来的,乔梁挠了挠头,想着要不要接。

        

“谁的电话?”吴惠文看了看乔梁。

        

“吕倩的。”乔梁道。

        

“那就接啊,你不接她的电话,不怕回头被罚跪搓衣板?”吴惠文笑着打趣。

        

“没那么夸张,我俩现在还不是那种关系。”乔梁干笑道,仍是接起了吕倩电话。

        

电话一接通,乔梁就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吕倩宛若河东狮吼的声音,“乔梁,你个死鬼,你是不是欠收拾?”

        

“吕倩,你这没头没脑的说啥呢。”乔梁无语道。

        

“刚刚吴書記是不是被人劫持了?你说你能耐啥呢,一冲到现场就要代替吴書記充当人质,现场那么多人没人出这个头,偏偏就你出来耍英雄,乔梁,你是觉得自己很牛吗?”吕倩生气道,她人在下面县里的乡镇,刚刚也赶不回来,听下属汇报了详细的情况后,吕倩得知乔梁耍英雄的行为,不仅没觉得自豪,反倒是一肚子怒火。

        

乔梁听吕倩这般质问,瞥了瞥就在一旁的吴惠文,心说吕倩质问啥不好偏问这个,估计吴惠文都能听到一点对方的声音。

        

乔梁没来得及吭声,吕倩继续生气道,“死鬼,回答我,你有没有想过,你万一要是再出点啥事,你让我……”

        

吕倩说到最后声音隐隐有些哽咽,她之所以生气,显然是担心乔梁的安危,一旦乔梁真有点啥事,吕倩不敢往下想。

        

乔梁听到吕倩的话,心里一点点不满也消失了,安慰道,“吕倩,我这不是没事嘛,现场有那么多你们的人,所以我才有那个胆子去跟凶犯说充当他的人质,要是没有你们的人在,我也不可能做那么鲁莽的事。”

        

“就算有我们的人,你也不能那么做,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万一有个意外呢?”吕倩犹自有些怒气。

        

“好啦,我这不是没事嘛,回头咱们再好好聊聊,我现在在吴書記这。”乔梁说道。

        

吕倩听到乔梁在吴惠文那,也没再胡搅蛮缠,两人结束通话后,乔梁转头见吴惠文正笑意盈盈地注视着他,不太自然地挠了下头。

        

“你今天做这么危险的事,吕局長怕是要气疯了吧?”吴惠文调侃道。

        

“不会,她这个人还是深明大义的。”乔梁笑道。

        

“是吗?”吴惠文似笑非笑地看着乔梁,“我怎么听电话里的声音火气十足呢?”

        

“那是她没在现场,不了解情况,我相信她要是在场的话也不会说啥的。”乔梁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