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绑在椅子两边扶手/宝贝奶头被吸的大又翘

2022年9月16日07:15:20双腿绑在椅子两边扶手/宝贝奶头被吸的大又翘已关闭评论

果不其然,封翰在服用了丹药之后很快就停止了颤抖,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说不出的舒服。

双腿绑在椅子两边扶手/宝贝奶头被吸的大又翘

        

下一刻,他便急急忙忙地跪了下去,控诉道:“宫主,你要为我做主啊,苏菱竟然给我下毒,她想要毒死我!”

        

顾念笙表情一变,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封翰,你血口喷人!”

        

“除了是你下毒,还能是谁!”封翰怒声道。

        

他在被抬过来的路上便已经听人说了,宫主并没有对他下毒,那除了苏菱之外还能是谁?

        

“我怎知你平日里得罪了什么人?我知晓你平日里就视我为眼中钉,但你想栽赃嫁祸给我,绝不可能!”

        

顾念笙看向了青魔,“宫主,自从咒毒症发生之后,我一直都待在寝宫,除了最先去看过中毒的弟子以及最后去找了苏洵之外,其他的时间我一直都待在寝宫内从未出去过。

        

这一点,清云大师以及其他大师皆是见证!”

        

“封翰殿主联合空苍大师处处质疑刁难我,后来是诸位大师看不过眼帮我说了话,不曾想这反倒刺激了封翰,他悄悄离开了寝宫,直到后来清云大师告知所有人他意图加重殿内弟子的感染情况,我才知晓一切。”

        

封翰脸色大变,“就是你下的毒,所有的弟子都已经待在屋内不允许出去,除了你之外根本不会再有人对我下毒!” 

        

“你……你!”

        

顾念笙涨红了脸,急切地想要辩解,但呈现出了一副姜还是老的辣,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辩驳的模样。

        

“你血口喷人!”

        

清云原本也觉得此事和苏菱脱不了干系,几乎不用询问便能肯定此事定是她所为,可此刻瞧见她这被污蔑之后愤怒至极的模样,分明是受了天大地委屈,急切辩解又拿不出证据,身体气得直发抖,心里也忍不住怀疑,难道真的不是她?

        

是封翰自知做了错事,想要捡回一条命,所以才编造了这么一件事?

        

封翰也被顾念笙的演技惊呆了,之前只觉得这丫头没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没想到演戏的本事也这么厉害,他受尽了折磨,表现出的好像都没有这丫头委屈的是怎么回事?

        

“宫主,菱殿主在封翰殿主离开之后的确一直都在殿内从未离开过,此事我们可以证明。

        

不光如此,当时在寝殿时二人虽然爆发了矛盾,但二人之间相隔甚远,并未接触过。”

        

换言之,苏菱不可能在殿内给封翰下毒。

        

说着,清云又看向了封翰,“封翰护法,你说是菱殿主给你下了毒,你可知究竟是何时所下,怎么下的?还是说你在离开寝宫之后曾经在外见到了菱殿主?”

        

封翰表情一僵,气急败坏道:“我若是知道她给我下了毒,我早就已经找人帮我解毒了,又怎么会如此凄惨?”

        

“你根本没有证据,你就是污蔑!”顾念笙道。

        

沈昱修怀疑地开口,“封翰护法,你该不会是知晓自己做的事败露,担心被宫主责罚,所以想演一出苦肉计博同情,顺便栽赃嫁祸吧?”

        

此话一出,清云也觉得这可能性极大。

        

“如果苏菱真的想害你,她早就可以给你下毒了,为什么要选在这个时候下毒?”

        

沈昱修紧接着道:“我若是他,既选择了下毒,何不直接将你毒死,毁尸灭迹便没有这些麻烦了,偏要留你一条性命,让你来这里指证她?”

        

伴随着二人的话音落下,封翰脸色越来越难看,之前的他还没想明白这些,只觉得姜还是老的辣,苏菱不敢下死手,终究还是弱了一筹。

        

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苏菱之所以没直接下毒药,就是为了这一刻。

        

加重了他苦肉计的可能,更好地帮她洗清嫌疑,一旦宫主相信了他们,自己做错了事再加上自导自演这一出,简直必死无疑!

        

“宫主,我没有栽赃嫁祸,我说的句句属实啊。”封翰跪了下去,苦苦解释。

        

突地,两道熟悉的身影也被带了进来,隆集和索浩神色紧张地被押进了大殿,见到宫主的那一刻便连忙跪了下去。

        

“见过宫主。”

        

封翰见二人也被带了过来,神色间满是错愕,显然没想到他们二人竟然也会被带来。

        

一旁的黑衣男子行了一礼,道:“宫主,属下在将二人带来的时候搜查了他们的屋子,在屋子里发现了这个。”

        

一个瓷瓶出现在了男子的手中,封翰不禁转头看向了隆集二人,二人亦是连忙摇头,表示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

        

顾念笙同样是一脸好奇,打量着那瓷瓶,不知道是什么。

        

青魔看了一眼瓷瓶,递给了男子,道:“给封翰喂下去。”

        

此话一出,封翰不禁变了脸色,不知究竟是什么东西,宫主就要他吃。

        

奈何男子一出手,他根本半点拒绝的力量都没有,直接就被喂了下去。

        

顾念笙则通过这一幕了解到了男子实力之强,说不定之前跟踪他们的便是此人。

        

“清云,看看封翰体内的毒。”青魔道。

        

清云走上前去查看了封翰的情况,沉声道:“回宫主,毒已经解了。”

        

伴随着清云的话音落下,封翰瞳孔皱缩,难以置信地看着隆集和索浩二人,“是你们俩对我下毒?”

        

此次中毒来的蹊跷,事情发生之后他脑子里就只能想到苏菱,除了她之外没有人如此痛恨他,也找不出其他的可能,直到这会儿知晓解药在二人身上,他脑海中也浮现了无数个可能。

        

难道他们二人平日里表现出的忠心都是假的?

        

索浩连忙摆手,“我不知道此事,这解药不是从我屋内搜出来的,是大长老屋子里的。”

        

隆集眼见着封翰怀疑自己,索浩更是着急地撇清,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

        

“不是我,我怎么会给你下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