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啊,啊,我要, 皇上&他用力的挺进她的最深处

2022年9月15日15:04:19用力,啊,啊,我要, 皇上&他用力的挺进她的最深处已关闭评论

        

高一时,余葵就曾听说过这位富一代学长威名,身为学生会副主席,在校三年,每逢纯附大小活动,回回都能从家里拉来大笔赞助。去年考上某北方985高校,人不在纯附,纯附却还流传着他的传说。

用力,啊,啊,我要, 皇上&他用力的挺进她的最深处

        

让余葵诧异的是,连谭雅匀都不惜放下身段讨好的对象,对时景竟十分客气。他漂亮的女朋友名叫黄雅,是他的大学校友。

        

女孩情商极高,店里服务员忙不过来,她便娴熟地照顾着所有人的碗碟茶杯,不停给余葵加饮料、夹烤肉。

        

余葵被照顾得都有点紧张了,又笨嘴拙舌,不好意思拒绝人好意,直到时景主动伸手,替她盖住碗口,才算是解了围。

        

少年的声音清冷低沉,礼貌地婉拒:“谢谢,我看她吃不下了。”

        

黄雅定定看他一眼,笑着收手。

        

“哦~高中生好甜呐。”

        

说着,她把果盘推过来:“……妹妹你饱了早说嘛,来,吃块水果解解腻。”

        

余葵赶紧道谢。

        

戳了块最小的西瓜,刚放进嘴巴,对面便倾身,托着下巴跟她聊天,睫毛一眨一眨,好奇问道:“你跟小景都在一班的话,跟谭雅匀也是同学喽?”

        

余葵隐约有种马上就要听到一手瓜的预感,嗯嗯兴奋点头。

        

黄雅:“你跟她关系怎么样?”

        

余葵如实摇头:“不怎么样。”

        

这个回答可以是“挺好的”、“还行”、“一般”…但余葵答的偏偏是“不怎么样”。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女生立刻将她引为知己,像井冈山会师一般真诚与余葵握手。

        

交谈间门,跟她提了几件没在帖子上爆出的聊天细节,那欲拒还迎,极致推拉的操作,听得余葵直捂嘴,惊呼厉害。

        

“……说起来,我能撞破谭雅匀这个事情,还有你们家时景阴差阳错的功劳。”

        

余葵的重点,落在了‘你们家’这三个字上,脸红心跳偷瞥身侧的少年一眼,生怕被他听到。

        

见人若无所觉,才敷衍地追问一句,“什么功劳?”

        

“去年年底,周秘书有次把他捎过来,跟我们几个同龄人在ktv玩,段明和平时手机根本不离身的,那天小景突然喊他过去,才让我逮着机会检查,不查不知道,一查果然有问题。”

        

黄雅轻屑,“我没全扔出来,权当给谭雅匀留点遮羞布,她要是识趣,以后就应该夹着尾巴做人。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删我帖子,要我高中就在你们学校上学,哪轮得到她有机会蹦跶。”

        

说到这,她盯着余葵的脸。

        

“唉妹妹,我特别想不通,你俩都在一个班,成绩又差不多,评校花怎么能轮到她呢?我看过照片,她跟你没法比啊。”

        

她投过来的目光有点怒其不争。

        

余葵羞愧。

        

“也不能算差不多,还是差挺多的,她大概高我一十来分,稳定在年前第十名左右。”

        

“高三一整年,你还有机会。”

        

气打到这,黄雅又给她传授经验,“跟这种绿茶女孩在一个班,你可千万注意别被她撬墙角,她要是知道时景什么来历,估计比扑段明和这个花心大萝卜时候更没脸没皮。男生在这方面脑子直得跟钢筋似的,被拨撩了还傻乎乎以为是自己先动的心……”

        

啊?

        

成年人谈恋爱怎么跟搞宫心计似的,余葵听得目瞪口呆。

        

正好时景递餐巾纸过来,她顺手接过,胡乱擦了把脸,继续消化内容。

        

黄雅见她疲懒懵懂,傻乎乎的样子,似乎被逗笑起来,钻光闪烁的手指轻轻戳了戳她脑门,“真可爱。”

        

女孩笑完,看着余葵的目光难掩羡慕,干脆低下头去,切着盘子里的肉,声音里多了几分缥缈低落。

        

“其实,我说这些话也只是提个醒,一个真正坚定喜欢你的男生,甭管别人拨撩的技巧多么高明,大抵也很难被诱惑吧。”

        

用餐结束。

        

余葵去结账时,才发现单早被学长买了。

        

余葵哪经历过这种阵仗,说好请客却吃白食的羞愧感写满了她的脸,收银台的小姐姐就是不肯收她钱,她只得给时景发送眼神求救信号。

        

少年落后一步跟来,收到余葵的眼神,不紧不慢在手机上将餐费转过去。

        

段明和不肯收。

        

“哪有让弟弟妹妹请吃饭的道理,何况刚是我把你们俩拉过来的…”

        

话音刚落,时景微笑着平和道,“明和哥,小葵好不容易请我吃顿饭。她害羞成什么样,您都看到了吧,这次要不收,我俩以后恐怕都不好意思再跟你吃饭了。”

        

少年永远有自己的节奏,他年纪不大,气质却矜贵平和,说话克制礼貌,却不容人辩驳。

        

婉拒了段明和送他们回家的提议,双方在餐馆门口告别。

        

时景仍旧撑着余葵的旧伞,和她一起抵达公交车站。

        

两人穿校服并肩坐在站台的长椅上。

        

间门隔不远不近的两分米,耳机里听着同一首《七里香》。

        

确切地说,是时景拿走了她耳机的另一半。

        

雨水噼啪落在站台棚顶。

        

雨幕连成面将外面隔绝,世界仿佛只剩这方寸大小。

        

耳机里在唱——

        

秋刀鱼的滋味,猫跟你都想了解。

        

初恋的香味就这样被我们寻回。

        

雨下整夜,我的爱就像溢出雨水。

        

快乐像浪潮,一遍遍冲击着余葵的心灵堤坝。

        

这一个下午的甜头加起来,抵得上她过去一年吃的所有苦,连空气中讨人厌的阴晦湿气,也全变成了棉花糖味,软绵香甜。

        

公交车抵达之前,她想起什么,重新从口袋掏出现金递过去。

        

“差点儿忘了!说说好今天我请你吃饭的。”

        

时景漫不经心摇头。

        

“今天吃饭的有四个人,你要是买了单,就是请了所有人一块儿吃,不算。”

        

余葵急了:“那怎么才算呢?”

        

车越来越近。

        

少年瞥她一眼,起身等车,“你把钱留着吧,等下次再请我吃。”

        

“哦,那好吧。”

        

余葵假装失落收起钱,实则心里已经乐开花,内心都快要开始鄙夷自己的虚伪!

        

84路停靠。

        

余葵站起来才犯难,公交停得离站台太远,大概隔了近两米,中间门这段柏油路洼地积水,起码有七八厘米深,踩一下鞋就浸透了。

        

她运动细胞不行,试了几下,实在不敢跳过去。

        

后边还堵了一排车,公交司机不耐地催促起来。

        

“上不上啊,不上我关门了啊。”

        

时景刚想问她要不要等下一趟,就见女孩硬着头皮迈开步子,眼看就要落入污水中。

        

身体快于反应之前,他赶紧将人就要落下去的身形整个抱起来,扛在肩头,淌过脏水上车。

        

余葵眼前天旋地转。

        

落地踩在车厢,还心有余悸,没搞明白状况。

        

时景往箱子里投币,她就这么呆呆看着他浸透的球鞋发怔,待人转过身才追上他小声道:“你干嘛抱我上来,这样你的鞋不就脏了吗?”

        

时景:“我总不能让一个病号自己踩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