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戴上假阳&在ktv里面被客人吃奶

2022年9月15日14:10:43富婆戴上假阳&在ktv里面被客人吃奶已关闭评论

     

何大舅见阮家这边的吃食买卖进展顺利,就放心地带着两个孩子回去了。这第一步走好了,后面就好走了。

富婆戴上假阳&在ktv里面被客人吃奶

        

阮明湘观察到,在平安镇,愿意出来花钱吃早饭的人分为三种,第一种是码头的力工,他们通常都来得比较早,毕竟吃完后就得上工:第二种是平安镇住在镇上以及附近经济宽裕的老百姓,通常以老人带孩子出来吃的居多:最后一种就是病人家属了。西街离回春堂近,而回春堂又是平安镇上最大的医馆。

        

早上,他们主要是接待这三波人,这三波人过去,忙碌的早上也过去了。

        

歇息的时候,阮启刚悄悄看了一眼,发现他们带来的河粉只剩下三分之一这样了,心中松了口气之余还暗暗高兴。同是心中默默盘算,卖出三分之二的河粉,也就是他们已经卖出了上百碗了?算完之后,他愣了愣,有这么多吗?

        

“你们家的大骨汤粉卖得挺好的哈。”隔壁刀削面的摊主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他家其余人也是面色不善。

        

第一次直面他人的恶意,杨招娣有些无措。

        

阮明湘打着哈哈,“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一如她先前料定的那样,他们家的汤粉和刀削面的客户群体重合度很高,他们家的生意好了,直接就影响了对方的生意。

        

打眼了,但也没辙。比如包子馒头饼子这些,买着走,不显山不显水,卖了多少,别人很难猜出来。

        

他们阮家卖的是大骨汤粉,很难带着走,都是买了后坐下来吃完再走,这人山人海人来人往的,不就显得他们家生意好吗?

        

“你们中午和晚上还卖吗?”对方又打听。

        

阮明湘直言,“目前只打算卖早上和中午,晚上还没想好要不要卖。”

        

对言直言,“大妹子,给条活路呗。”

        

阮明湘罢手,“大哥,不至于不至于。”

        

对方哼了一声,没再说话。双方对话的时候,附近几个摊位的摊主没吭声,但都竖着耳朵在听。

        

“三哥,帮个忙,帮忙把炉子的位子挪一挪。”今天的风向变了,一会有客人来,烟火气直往客人那边吹,不好。

        

阮明义闻言,二话不说,一个人就给她把事办好了,完美地展示了自己强壮的体魄。

        

阮明湘又让阮启刚去何家的猪肉摊将几个表哥表嫂喊过来吃粉。不管是卖早饭还是卖猪肉,早上都是最忙碌的时候,几位表哥表嫂一直没来,也能理解,此时过了高峰期,应该没那么忙不开身了。

        

“好,我这就去。”

        

阮明湘眼睛的余光扫了刀削面摊主一眼,对方识相地闭嘴了。

        

这就对了,有肌肉咱就亮出来,弱小阶段,别想什么扮猪吃老虎,反正就是亮肌肉,你们觉得能搞得他们阮家就上来掰掰腕子,搞不过就把心思给她按下,就这么简单。

        

阮启刚没多久就回来了,告诉她,几个表哥表嫂已经吃过早饭了。

        

阮明湘知道,他们这是不想在开张第一天给他们添麻烦。

        

她想了想,数了点钱,和隔壁的包子摊买了点馒头花卷。大家今儿起得早,出发前只喝了点稀饭配了点咸菜,忙碌了一早上,早就饿了。

        

隔壁卖包子的摊主媳妇见她照顾自家生意,还多给她抓了一小把小的杂粮馒头。

        

甚至还主动攀谈,“你家的大骨汤粉好像很遭老人和孩子喜欢。”

        

“嗯,大骨汤粉比较软和,适合牙口不好和脾胃虚弱的人。”

        

“改明儿我也带孩子来试试。”

        

“欢迎。”

        

这个时间点没什么人,偶尔有客人来吃粉,阮明湘就让家人们上。

        

一直到将近正午,进入西街的人才渐渐多了起来,而且很多都是从码头那边过来的。

        

阮家的摊子上来了一位七尺壮汉,对方进入西街经过他们家的摊位时,曾踟蹰了一下,然后目不斜视地路过他们,往前走了几步,最终不甘心地回头问他们,“你们家只有汤粉吗?”

        

阮明湘见此人浓眉大眼,气势不凡,便小心应对,“我们家还有炒粉,只是今天是我们第一天开张,手忙脚乱的也没顾得上这个。您要来一份吗?”

        

壮汉颇感兴趣地说道,“那来一份吧。你家的大骨汤粉好吃,但这汤汤水水的玩意扛饿。”

        

壮汉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几个人,有人就附和道,“对啊小姑娘,巡检大人说得对,你家的汤粉确实好吃,但也太容易消化了,饿得快呀。”

        

原来这位壮汉是位巡检,难怪了这身正气。

        

阮明湘失笑,“我们家的大骨汤粉适合老人孩子和病人等肠胃比较弱的人吃,你们年轻力壮的,确实很容易就消化掉了。”

        

说完这话,她冲着她三哥喊话,“三哥,过来炒个粉吧。”炒粉需要掂锅,她教过两个侄子,三哥五哥也顺便学了的。这些她不喊阮启刚上,一是怕他怯场,二也是重视这位巡检大人。

        

“来了。”

        

阮家的炒粉加了鸡蛋和豆芽等配菜,大火一炒,中途调料一加,装盘的时候,根根油亮分明,叫人看了就很有食欲。

        

中途阮明湘还抽空问了对方能不能吃辣。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阮明湘便给了一勺自制的辣酱。

        

给对方端过去的时候,她还附带了一碗大骨汤。

        

壮汉挑眉,“这吃法不错,我喜欢。”

        

阮明义炒粉的空档,跟在壮汉身后的几个男子并没有走,而是和她唠嗑起来。

        

“老板,你们家的种类太少了,还是想法子多加几个品种吧。”

        

“对啊,还有你家的吃食太素了,应该加点荤腥!”

        

“好的好的,你们提的的意见我们都会考虑的,今天第一天出摊,很多不足之处还望包涵。”不管客人说什么,她都应下,你是客人,你说了算。

        

有个男的瞅着壮汉吃得香,忍不住嘴馋地问道,“小姑娘,炒粉多少钱一份啊?”

        

“六文钱。”炒粉她用的是三两的粉,还加了鸡蛋和豆芽,收六文钱并不过分。

        

男的问话时,阮家的摊子前面又有不少人驻足,其中有不少是在码头干活的力工,阮明湘报出的价格很多人都听到了。

        

这个价,对于码头干苦力讨生活的力工们来说还是太高了。要知道他们从天蒙蒙亮,干到天黑,一整天挣到手的也就三四十文钱。中午太阳太大的话,那些金贵的老板们不想顶着烈日干活,他们这些力工才能歇上一个时辰这样。这三四十文钱真的可以说得上是血汗钱。

        

“那你们的大骨汤卖吗?”有个黑黑瘦瘦的中年男子小声地问道。

        

“卖!一文钱一碗。”

        

“那给我来一碗。”黑瘦条男子说完,又到隔壁买了两个粗粮馒头,就着那碗大骨汤,坐在阮家的桌椅吃了起来。

        

这汉子名叫老黑,这家新开的摊子他吃早上的时候忍不住吃了一回。他是真觉得这新开摊的阮家的大骨汤熬得好,当然,他们家的粉也好吃,只是他想把挣的钱尽可能地攒着回家。早上的时候,他经过阮家的摊子时,无意中闻到了大骨汤的香味,就有点走不动路。于是花了三文钱吃了一碗大骨汤粉。这已经是破例了,不能再乱花钱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吃完这碗汤粉之后,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没有那么沉重了。所以到了中午时分,他依旧惦记着这大骨汤。

        

要是阮明湘知道他的想法,并不会意外他这么想了,因为炖骨头汤的调料包里好些的大料香料都是辛辣芳香之物,能行气活血化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