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好紧我一下就进去了&男主把女主弄到秋千上做

2022年9月15日13:39:44岳的好紧我一下就进去了&男主把女主弄到秋千上做已关闭评论

朱元璋还未睁眼,就听周遭人声鼎沸,说笑声与叫卖声交织在一处,喧闹不已。

岳的好紧我一下就进去了&男主把女主弄到秋千上做

        

睁开眼去瞧,便见自己身处集市之中,右手边是一望无际的长河,日光之下波光粼粼,左手边是绵延不见边界的集市,渔夫们就近贩卖河里捕捉的鱼虾,农夫装扮的百姓面前摆着蔬果,还有猎户在兜售皮毛山珍……

        

他此时正处在道路中间,见状赶忙往旁边空置着的地方一躲,迅速打量周身之后,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什么情况?

        

他脑海里……根本没有属于原主的记忆。

        

空间里几个皇帝也有些诧异,怎么回事,白绢怎么变小了?

        

李世民挑一下眉,念给朱元璋听:“你来到一个全新的地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现在你选择——”

        

李元达道:“这可真是两眼一抹黑了。”

        

刘彻“哦吼”一声:“难度上来了哦!”

        

朱元璋疑惑了几瞬,很快就释然了。

        

白绢上的世界梗概对于他来说,固然是很重要的提点,但如果没有,也不至于天崩地裂。

        

他开创大明的时候,难道还有个白绢在前边给他指路吗?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根据皮肤判断,原主应该还很年轻,掌心和虎口都有一层不算薄的茧子,该当也是习武之人。

        

又抬手摸了摸脸,看自己这一世长什么样子……

        

空间里的损人们跟他呆的久了,说的粗俗点,真是一撅尾巴就知道对方想拉什么屎。

        

刘彻第一时间幸灾乐祸道:“老朱别摸了,你长了个芒果脸!”

        

李元达第一时间幸灾乐祸道:“老朱别摸了,是张马脸!”

        

李世民第一时间幸灾乐祸道:“老朱别摸了,是张麻子脸!”

        

朱元璋勃然大怒:“你们放屁!!!”

        

他自己摸着觉得应该还行,又被这几个损人说的心头打鼓,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始皇你来说,我现在到底长什么样?”

        

嬴政看着疯狂给自己使眼色的损人们,一时踌躇起来。

        

朱元璋等了会儿,见没动静,不由得慌了:“艹,不会真是个麻子脸吧?!”

        

嬴政慢腾腾道:“……嗯,怎么不算呢。”

        

然后激情开骂:“你们这群王八蛋,良心大大地坏了!”

        

皇帝们哈哈大笑。

        

……

        

原主穿一身石青色圆领袍,腰束革带,脚踩一双皂靴,衣料只能说是平平,兜里总共就摸出来一大一小两块碎银并十个大钱。

        

不是富贵人家,但也不穷。

        

清风将远处炊烟送到鼻下,肚子咕咕响了两声,朱元璋冲着炊烟所在方向去了,别的先不管,赶紧把肚子填饱才是真的。

        

炊烟所在,一条街都是卖吃食的,炊饼包子,菜羹米粥,朱元璋耳朵尖,听见有人问:“丽娘这两天怎么没来啊?”

        

回答他的是个温柔中带着几分熟悉的女声:“劳您挂心,她吹了风,有些发烧,要在家将养两天呢。”

        

朱元璋心头微颤,循声去看,便见那小摊上挂着青底黑字的旗帜,上边写了“豆腐脑”三个大字,叫卖的是个年轻姑娘,微丰的圆脸,一双杏眼,看起来温柔又敦厚。

        

哇哦,是熟人嗳!

        

他不由得在心里“嘿”了一声,整顿一下衣衫,走上前去。

        

空间里皇帝们饶有兴趣的看他撩妹。

        

然后就见老朱作个揖,厚着脸皮问:“这位姐姐,小生是个学生,出来的急,忘了带钱,能不能送我一碗尝尝啊?”

        

皇帝们:“……”

        

皇帝们:“…………”

        

艹,真的好丢撵!

        

这诡计多端的穷男人,算盘打得我们在空间里都听见了!!

        

朱扒皮你行不行了啊!!!

        

那位圆脸姑娘温温柔柔的看着他,一字字从牙缝里挤出来:“别说学生,就算你是个畜生,吃东西也得给钱!”

        

朱元璋哈哈笑了两声,取出六枚大钱递了过去。

        

圆脸姑娘伸手接过,没好气的剜了他一眼:“今天怎么没去当值?”

        

朱元璋怔住,继而迅速反应过来。

        

哦豁,原来我们之前就认识啊!

        

然后是哦草,老朱原来也是个打工人?!

        

他眉头不由得蹙起一点,这短暂的功夫,圆脸姑娘已经为他盛了一碗豆腐脑递到跟前。

        

旁边人不平的叫道:“元娘,为什么他的豆腐脑那么多啊?!”

        

朱元璋心想:噢,原来这一世她叫元娘。

        

那边元娘已经瞪了过去:“他是个没钱的学生,你也是吗?!”

        

旁边人哈哈大笑起来。

        

元娘就在这笑声中微微红了脸。

        

朱元璋也笑了,三两口将豆腐脑吃完,正想厚颜无耻的说一句“我还想吃”,就见远处一行人骑马而来,扬起尘土的同时,沿途商贩行人纷纷避退。

        

他心下微动,隐隐有所领悟,将手中碗筷送还回去的功夫,那行骑士已经到了跟前。

        

打头的是个须发张扬的中年男人,两鬓微斑,一眼瞧见他,目光便亮了起来:“大郎,速速跟我回去,中官已经自宫中出发了——”

        

说着,便将一侧空置着的马匹缰绳塞到他手里。

        

中官,又是出自宫中,多半就是宦官了。

        

再见来人喜形于色,朱元璋心有所悟,并不啰嗦,翻身上马,便待同中年男人一道离去。

        

马蹄达达响了几声,他回首去看元娘,她仍旧立在原处,神情似喜似忧,视线与他目光相触,眼底似乎涌动着千言万语。

        

朱元璋心内一软,无声的告诉她:“等我。”

        

……

        

元娘回到家中,叔母费氏便迎上前来:“今天回来的这么早呀,都卖完了?”又帮她把一干器物归置起来。

        

元娘勉强笑了笑,说:“是啊,今天金堂寺有庙会,人来得多。”

        

又问叔母:“丽娘好些了吗?”

        

费氏脸上的神情便轻松了一些:“好多了呢,百草堂的大夫是贵了些,但贵有贵的好处,一副药吃完,烧就退了。”

        

元娘也是松一口气:“我去看看她。”

        

姜丽娘歪在塌上咳嗽,每咳嗽一次,都觉得五脏六腑跟着颤了一颤,震得她胸痛抽痛。

        

旁边摆着刚喝完的药碗,那味道苦得令人发指,每次喝完她都有种三魂出窍的感觉。

        

堂姐元娘心疼她,见她难受,悄悄买了糖来叫她甜嘴,只是那糖一看就是粗制滥造的,带着一股子土腥气,那么点一小包,就是两钱银子。

        

要搁从前,她看一眼那堆糖都算是被占了便宜,但在现在,却是少有的好东西。

        

姜丽娘病歪歪的瘫在塌上,第一万次痛苦呻/吟——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公主郡主名门贵女,我却穿成贫穷农家女啊!

        

我要的真的不多,哪怕让我走种田线,找个一心一意的猎户哥,安安生生过日子也好哇——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