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紫研磨白沫粗大叫出来&双性受产乳大胸h

2022年9月15日13:36:59黑紫研磨白沫粗大叫出来&双性受产乳大胸h已关闭评论

      

“恭喜【苦命人】被抽中,请及时查收连线。”

黑紫研磨白沫粗大叫出来&双性受产乳大胸h

        

【苦命人】x10个梦幻乐园。

        

“冥王,老妇参见冥王,冥王万寿无疆”,刚连线成功,熙禾就收到了屏幕那头的一个大礼。

        

熙禾懵了,熙禾的粉丝们懵了,连刚刚进来的一群粉圈的人也都懵了。

        

“好家伙,直接给人跪下了?这是什么操作?”

        

“真笑死我了,许久没玩斗音竟不知这斗音现在直播都玩得这么花哨了吗?”

        

“这是因为入戏太深吗?笑死。”

        

“这台词,这个女的能忍着羞耻说出来也是个奇迹了。”

        

“我就想问问,演这一场戏多少钱,我咋说也当了十几年的群众演员了,冥王是吧?您看看要我不?”

        

……

        

熙禾在反应过来之后,眸中出现了一丝满意,万年了,她都万年没有体验到这种至尊待遇了。

        

上一次受人朝拜的时候仿佛还在上一次。

        

“大娘,您不用这么客气,起身说话”,熙禾一个摆手,对面的那个中年妇女便像是被什么东西拖住了一样,缓缓地站直了身子。

        

或许是因为这位大娘和旁人的出场方式不太一样,熙禾微微放缓了声音:“大娘,您是想算什么啊?”

        

中年妇人或许是头一次面对这么多人,有些腼腆紧张,不过还是慢慢抬头看向熙禾,“冥王殿下,我是想算一下我儿子什么时候娶媳妇儿。”

        

熙禾在妇人抬头的一瞬间愣了一下,随后声音微冷:“可否把你儿子的照片给我看一眼?”

        

妇人手忙脚乱地拿来一张旧照,熙禾看了两眼,微微皱眉:“你儿子不是已经娶了媳妇儿了吗?”

        

“啊”,妇人一脸茫然,似是并不知道的样子。

        

紧接着,直播间的水友们又开始活跃起来了。

        

“这个情节我熟,是不是她儿子娶的不是人,所以她才不知道的?”

        

“有点道理,但是我更倾向于是这个妇人的儿子没告诉她,或者很有可能是因为她不同意她儿子和人家姑娘的婚事,所以她儿子和那姑娘索性直接去领证了。”

        

“一个剧本而已,你们还讨论得挺热闹。”

        

说这种话的自然是那些粉圈塌房的人,搁这直播间待着纯粹就是给人找不痛快的。

        

妇人只是茫然了一瞬,紧接着就反应过来了,“对,我儿子是已经有了一个媳妇儿了,但是我已经我那儿媳妇儿已经死了,我儿子当然要再重新找一个了,要不然我董家怎么延续香火。”

        

妇人说着,脸上堆满了笑容,“所以我想问问您,我儿子这第二个媳妇儿何时能来啊?”

        

“第二个媳妇儿?你儿子无论娶几个媳妇儿,你董家的香火都是注定要断的。”

        

“哎,你胡说什么?”

        

妇人急了,“我刚刚又是给你磕头又是给你钱的,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你会不会说话?”

        

熙禾看着妇人,嘴角漫上了一股嘲讽。

        

这人刚开始那么虔诚,她还以为她是真的信仰她呢,原来只要她说的她不爱听,她就可以立刻反过来骂她。

        

直播间:

        

“大娘,我给你点赞,这个坏女人就该骂。”

        

“楼上是哪个精神病院没栓紧跑出来的狗?又脏又臭。”

        

“这主播说的话却是有些偏激啊,没毛病啊,主播粉便是再洗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切,我们洗?行,我们在洗,那也比你们这些连洗都没法给正主洗的粉要好多了。”

        

“可不是嘛,都实锤了,洗不了了,哈哈哈哈……”

        

“你们这些只会看脸的煞笔,你们不就是看着这主播好看才粉她的吗?你们也不看看人家理你们吗?一群舔狗。”

        

“也不知道主播是陪你们睡了多少次才让你们这么护着她的,呵。”

        

“哎呦,破防了啊,你们也不过如此嘛。”

        

冥王粉丝们对于自己三言两语就让对面破防感到了非常大的成就感,又是在群里庆贺了一番。

        

“呵,我说的都是实话,大娘你要是不信的话,不妨让直播间的水友们一起看看您平时都做了什么事,让他们一起评判一下,董家还是否能有后代。”

        

妇人丝毫不慌:“看就看,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不怕你,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说出个所以然,你就必须要退我钱,还要给我那个叫什么……精神损失费。”

        

直播间:

        

“好家伙,讹人讹到我冥哥头上来的。”

        

“什么叫讹人?人家也不容易好嘛,没看都那么大年纪了,估计得有将近五十岁了,有几千块钱也不容易。”

        

“对啊,你们没良心连人家五十岁的老人的钱都骗,你还不给人家还回去,渍渍,你爹妈要是知道了,得有多难过啊。”

        

“少特么拿我爹妈说事儿,有本事你们报警啊,你们报警让警察叔叔来证明我冥哥是在骗钱,要不然就少哔哔。”

        

“谁知道人家是不是买通了警局里面的人呢,呵,报警有屁用。”

        

“你有能耐你买通一下试试,不行还在这儿眼红别人。”

        

“就是啊,没钱别算命,同样的,你们这些不喜欢冥哥的,有本事别看,没人求着你们看。”

        

低调,呵,一些冥王粉丝群的人实在是不想低调了,妈的,一群狗比玩意儿,于是乎,这些人一商量,直接切小号开骂。

        

应石知道这些事儿,不过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此时也在披着小号跟人开战。

        

实在是憋不住啊。

        

熙禾看着眼前这个胡搅蛮缠的妇人,淡淡道:“你若是对我说的话不满,你可以报警。”

        

熙禾说完没再理会脸色阴沉的妇人,抬手就在直播间里开了一个屏幕。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房间,仔细看会发现和这大娘现在的这个房间是同一个房间。

        

不同的是,屏幕上的房间贴了很多“囍”字,而大娘那边的房间则是一个“囍”字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