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做&把你变成我一个人的玩具好了

2022年9月15日13:24:50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做&把你变成我一个人的玩具好了已关闭评论

        

范赵二人咄咄逼人的追问,让秦兴几乎崩溃。

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做&把你变成我一个人的玩具好了

        

他大声喊道:“我没有杀阿莲,我怎么可能杀她!胡说,不可能的事!这些都是你们的猜测而已!”

        

范小刀决定给他最后一击:“秦捕头,你的腰牌呢?”

        

“什么腰牌?”

        

“你六扇门捕快的腰牌,现在哪里?”

        

秦兴道,“半个月前,我腰牌丢了,本来想在衙门补办一块,家中突遭事故,又忙着查猫妖杀人案,所以也一直没有重新办,你们问这个干嘛?”

        

范小刀从怀中取出一块腰牌,“你看一下,是不是这一块?”

        

昌平府所有衙门的腰牌,都是由顺天府统一制作发放,是捕头办案时的身份证明,正面是一个篆书“捕”字,后面写着捕快的名字、隶属的衙门,还有发放的衙门。

        

不过,到了地方上,很多捕快办事,基本都靠脸,腰牌的用处并不大,一般不出府衙,基本不会使用。

        

这块腰牌由黄铜所制,通身乌黑,显然是焚烧后的痕迹,上面刻着秦兴的名字,依稀可辨。

        

秦兴问:“你们怎么会有我的腰牌?”

        

范小刀道:“若没猜错,当日你杀人之后,浑身是血,选择了将血衣焚烧,只是太过于慌乱,不小心将腰牌一起放入桶里焚烧,后来将其倒入你们院外的那处枯井之中,没想到吧,被我们找到了!”

        

旋即,他厉声道,“秦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亲手害死你妹妹,还用如此残忍的手法对她,做下的恶,人神共愤,你父母、你妹阿莲的在天之灵,会原谅你吗,你现在晚上还能睡得着么?”

        

这句话直接将秦兴的心里防线击溃。

        

他颓然坐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我本不想杀她的,是她败坏秦家门风,咎由自取!”

        

这时,于海龙闻讯赶到,看到了这一幕,也暗中摇头叹息。秦兴本来是他衙门中的得力助手,在他的协助下,昌平府这些年治安一直名列前茅,谁料却发生了这种事,于是下令,让众人将他锁起来,押入大牢,择日审理。

        

处理完这些,于海龙道:“多亏了二位捕头,若非你们破了此案,我们怕是无法给百姓一个交代。”

        

两人倒也谦虚,“一切都是职责所在,大人不必客气!”

        

当日,于海龙设宴款待二人,与前几日愁眉苦脸相比,猫妖得以授首,秦莲被杀案也找到了凶手,于海龙脸sè好了许多,不过,在这个当口,顺天府发生这种恶性案件,将来也免不了被上面问责。

        

案子已经完结,两人也完成了在昌平府的使命,当日下午,便起身回京复命。

        

于海龙命人准备了两车土特产,被二人以另有要事在身,不方便携带为由拒绝,于海龙道,“既然如此,下月陛下寿诞,我免不得还去京城,到时候再去拜访二位!”

        

一番客套之后,于海龙将二人送出昌平府。

        

两人出城后,并没有回京城,又行了几里后,调转马头,径直向小汤山方向而去。

        

两人决定调查小汤观。

        

猫妖杀人案的起因,还是因为小汤观的奇异果,这小汤观与太平道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小汤观主无牙道人,又极有可能是当年的夜王朱典,若不查清楚有什么猫腻,两人也放心不

        

下。

        

来到小汤观,已是傍晚。

        

由于两人已无公务在身,决定等到入夜之后,潜入小汤观一探究竟。

        

小汤观后山,是一片药山,里面种着大量的药材,其中不乏奇珍异草,由于供应着皇室的药材,外围有围栏,写着“皇家御用,闲人勿入”等字样,整个小汤观有百余人,除了作法事道场外,大部分人都从事药材种植,两人在周围探查一番,到了夜晚,趁着夜sè,翻身越过围栏,从后山进了小汤观。

        

此处有温泉,地热充足,所以山中始终弥漫着一股云雾。

        

一进药山,便闻到各种各样的药材味。

        

赵行道:“五裂黄莲、厚朴、天冬、贝母,没想到这里的名药,竟如此齐全。”

        

“这你也懂得?”

        

赵行道:“我过目不忘,又对味道敏感,识别草药,不是很正常的吗?”

        

“好好,你是医圣!行了吧!”范小刀道:“这一山草药,岂不值很多钱?”

        

赵行淡淡道:“有些药材,并不是花钱就能买到的。”

        

有几个道士在采潮叶,两人见状,避开了众人,来到山顶的一处小院。院正中央有一大片空地,有一株树,一丈多高,心形叶子,四周被一矮墙围住,上面布满了铁蒺藜,上面又上了两口锁。

        

范小刀低声问,“医圣,这又是什么来路?”

        

赵行道,“只怕是观主口中所说的奇异果树了。”

        

奇异果,五年生根、五年开枝、五年开花、五年结果,二十年结二十果。单看外形,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两人心中却都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似乎这棵树有一种魔力,吸引着人忍不住去靠近它。

        

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

        

无牙道长带着三四个道士,陪着一个官员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官员道:“我刚才看了一下,你们速度还是太慢了,还有不到一月,便是陛下寿诞,要是耽误了宫里的用药,这个责任,你们可承担不起!”

        

无牙道长陪笑道:“叶知事,最近几日,我们已连夜命人采药,预计明日,便可将宫里所需要的药草全部备齐,三日后可送到京城。还请知事大人放心,我们小汤观绝不会耽误了正事儿。”

        

两人连闪身进了内堂,跃到房梁之上,屏气凝神,将呼吸调整到最低。

        

无牙道人就是夜王朱典,这位二十年前堪比宋金刚、一枝花的魔教长老,武功高强,稍有不慎,很容易发现他们。好在二人如今修为大增,可以隐匿气息,否则放在半年前,怕是才一靠近,就被察觉了。

        

按陛下寿典的行程,祭天大典之后,太平道观要向皇帝进献长生丹,随后皇帝会宴请群臣,接受祝福,并且会赏赐群臣,其中也有些是太平道观进献的丹药,范小刀心中暗想,要太平道观在丹药中动些手脚,那岂不天下大乱套了?

        

不过又一想,这些丹药在进献之前,肯定会有无数人提前试丹,其中还有炼丹人亲自尝试,要想浑水摸鱼,也并非容易之事。

        

叶姓官员道:“我只是提点你两句,这些年来,内廷从你们这里采了不少丹药,你们也赚了不少银子,你们办事,我还是放心的。”

        

无牙道长呵呵一笑,“大人言重了,我们只是替大人们服务,赚点辛苦钱。”说罢,从怀

        

中掏出一张银票,道:“这是这月的例钱,请大人笑纳。另外,我还为大人准备了一份礼物。”

        

叶知事笑道:“哦?还有这等好事,不知是什么礼物?”

        

“大人稍等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