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小农夫&湿哒哒的初体验全文阅读

2022年9月15日12:44:15桃运小农夫&湿哒哒的初体验全文阅读已关闭评论

       

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尹丽莎白怎么可能不知?

桃运小农夫&湿哒哒的初体验全文阅读

        

怎么可能不做点什么?

        

一时间飞沙走石,几分地动山摇。

        

那些黑魔法催生的藤蔓也再不是木灵所能控制,就连密林里的树木也纷纷打开了枝丫想要网住陶然,挡住陶然……

        

更多的乌鸦蝙蝠也再次出现,从四面八方过来围攻陶然……

        

与此同时,尹丽莎白也再次开始拉扯陶然进入她的幻境。她怒不可遏,恨不得一口吞下这女人的神魂!

        

可尹丽莎白也是这才发现,自己恐怕不但被陶然骗了很久,且被骗了不止一次两次!

        

这里可没有什么教堂禁制,也没有什么国与国之间的禁制,怎么还是没法拉她入幻境?尹丽莎白努力好几下,拉扯都没成功。

        

这说明陶然的神魂强度早已不凡。那么,之前那说她在生存游戏神魂受挫也是假的!她都是在说谎!却轻易骗过了她!

        

所以她与彼得那家伙早就有勾结吗?她早就知道了她身上诅咒和自己的关系吧?她早有防范所以一直在偷摸做准备? 

        

看到自己的手下们别说阻挡陶然,就是去接近她都做不到,尹丽莎白更清楚她是有备而来,愈加怒火中烧!

        

她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把自己骗得团团转!

        

而上一个把自己骗成这样的,正是那白彼得和这女人的先祖。可恨这女人,却比那两人相加还要可恨!

        

现在眼见陶然冲进密林,尹丽莎白略有些慌。她的所有希望都在这权杖上啊!可恨她的手下们,却还被陶然抛在了百米之外。

        

林子里的大树在尹丽莎白的催发下枝条勐长,层层叠叠挡住了陶然去路。

        

这一次,陶然却连符都没撒。

        

她轻功加灵力一展,直接高高越起,踩着树顶就往前冲。

        

几十米高的古树,她几乎是飞跃而上,更让尹丽莎白意识到自己小瞧了她。

        

那些树枝一簇簇灵活展来,活像一只只抓来的手,想要扣住陶然时不时踩来的脚。

        

可它们几乎都限于“想抓”,因为“抓不到”。

        

既因陶然叫人眼花的移动速度,也因为她一身的符箓和护身宝器,让这些中了黑魔法的树枝一触及她,就被灼烧掉一层皮。

        

加上此刻陶然手里已经换上了黑狗血浸泡过的剑,再有陶然内衣的进攻加成,叫那剑锋所过之处,皆是参天大树发出的“沙沙沙”求饶声……

        

眼看陶然就要找到权杖所在,尹丽莎白只能使出了杀手锏。

        

神魂压制——这是她最快最有效的办法了。

        

可尹丽莎白还没能开启压制,那边陶然却已然找到了权杖。

        

陶然寻找的办法很简单,反正灵气已经暴露,所以她直接将灵力均匀推送出,哪里是灵力推不过去的,那肯定是黑魔法的中心地带,也就是权杖所在。

        

当然,木灵也给了她指示。

        

整个林子,只一个地方的植物是好好在那儿,却又连木灵都彻底感应不上的。那片只可能是被权杖的黑魔法腐蚀了。

        

锁定位置,陶然带着灵力的一剑辟出,隐隐透红的地面就裂开了一道缝。她索性又甩出了三道五雷符。

        

雷符借的是天罚之力,邪魔哪有不露面的道理。

        

一柄通体黄金又透着鲜红之光的魔杖终于现世,并落于陶然之手。

        

陶然正想办法摧毁这魔杖,那边一波又一波的神魂压制已经到了。

        

尹丽莎白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快点住手,我就饶你一命。否则你现在就得死!”

        

陶然不搭理她。

        

抓了灵气水晶,调动灵力舒缓自己痛苦,陶然第一次真正试着沟通木灵去寻找那缕正在折磨自己的神魂黑线,试着去掐断那丝连接……她不知道希望有多少,但没准能成功呢?

        

灵力缓解的最多也就是痛感的十分之一二,神魂之痛还是排山倒海而来,让陶然几乎要跪。她也不知能坚持多久。

        

黑魔法权杖似乎有些坚不可摧,而在重见天日后,这会儿正有苏醒之意。尹丽莎白似乎正在念咒,权杖的上方的宝石,一点点的黑气正在散开并蔓延。

        

一只乌鸦过来,触及黑气,一下变大有两倍。

        

黑气开始弥漫并围绕在陶然身边,一点点缩小范围。

        

很明显,权杖虽然在陶然手,但却听着尹丽莎白使唤,正利用魔气对陶然身体进行攻击。而尹丽莎白则在对陶然的神魂诅咒下手。

        

内外夹击,陶然一口血已经挂在了唇边。

        

另外,她也能感应到,自己身上贴着的护身符正一张张失效,掉落成纸屑。抵御了这么久的魔物,大概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不能耗下去——否则自己就没了!

        

陶然在发现权杖一时半会儿很难摧毁后,直接采用了备用手段。

        

她一咬牙,调动了全身灵力。

        

灵力全都送到了指尖。

        

一个繁复的手势打出来后,空中悬出了一个巨大的金色灵符。

        

权杖一阵跳动,似要避开这带有压迫感的禁制。

        

尹丽莎白似乎也感应到了,在陶然的神魂里厉声叫嚣,质问她在做什么,让她停手,并再次恐吓要杀了她。

        

“杀我?”陶然忍痛冷笑。“你要是杀了我,你就永远都得不到你权杖的力量了!这东西,天下可只我会解!”

        

金色符号已经锁定了权杖,重重砸下。

        

一个封印完成。

        

这是陶然第一次在现实里用长风老头教的那个封印符,这一下,直接耗费了她体内三分之一的灵力……

        

看着如同废铜烂铁的玩具一般,插在地上,从身子到宝石再无丝毫光泽的权杖,尹丽莎白近乎疯癫。

        

她感应不到权杖了!

        

现在的权杖,死气沉沉,无论她怎么沟通都没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