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随意触摸人物任何地方的游戏&我可以稍微放进你里面吗

2022年9月15日11:58:48可以随意触摸人物任何地方的游戏&我可以稍微放进你里面吗已关闭评论

        

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冷意对准自己的背后,白石触摸十字架的动作,也是为之一顿。

可以随意触摸人物任何地方的游戏&我可以稍微放进你里面吗

        

换做普通的灵体,早已在这股气息的锁定下,全身僵硬无法动弹了。

        

得益于自身灵魂的强大,以及靠着对查克拉的深入钻研,白石才能在这片恶意针对灵魂的空间中,自由行动。

        

但若是触碰一些不该触碰的东西,亦会招来这里的主人——死神的窥视与敌意。

        

眼下的情况,正是如此。

        

虽然表面上白石不动声色,但对于死神如此直接的动作,也还是稍许感受到了惊讶。

        

他转过身,正面死神的身体,张开口说道:

        

“我想要查看一下这两个人的契约文书。”

        

在原有基础上设计了第二重契约。

        

第一重契约产生的约束力,无疑是水门的灵魂与半头九尾的查克拉彼此在死神肚子里的空间,各自纠缠不休。

        

但是在第一重契约基础上,再度成立第二重契约,而且,还多出了漩涡玖辛奈的名字,以此来换取‘自由’,使得水门的灵魂,可以脱离死神的内部。

        

对于第二重契约的内容,白石十分感兴趣。

        

这两年来,他钻研过多次尸鬼封尽这一招封印禁术,但最终的结果都是无疾而终。

        

无可奈何之下,才想着钻入死神的肚子里,试着从内部寻找出一些重要的线索。

        

然而,面对白石的要求,死神只是漠然盯着他,面部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仿佛只要白石不在这里做出违规的行为,他也不会有下一步‘惩罚’对方的行动。

        

“看来比起死物或者活物,更像是按照某种既定规律运行起来的‘规则’……”

        

说着,白石目光微眯,就在打算做什么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突然抵在了他的背后。

        

“别动。”

        

冰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夹杂着凛冽的杀气,威胁白石的下一步举动。

        

白石的眼睛向后微微偏转,眼睛的余光可以看到一抹闪亮的金黄色发丝。

        

一道人影毫无征兆出现在他的背后。

        

“比我想象中来的还要快啊,水门。自从两年前一别,你的灵魂气息,似乎变弱了一点。是因为做了第二次契约的关系吗?我没想到,这种像是程序一样的东西,还能进行二次契约。”

        

对于白石犀利而直接的问题,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水门,脸上表情愈加凝重。

        

“别露出这么严肃的表情,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而且逝者已矣,我也不会对一个死人做什么。不如开个愉快的同学会吧,怎么样?”

        

白石开心的笑了笑,似乎很感动与水门的重逢。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谈谈吧。”

        

说完,握在掌心的三叉苦无猛地向前一刺,打算将白石的灵体洞穿。

        

白石仿佛也早有预料,快速侧移身体,手掌上凝聚查克拉手术刀,对准水门的灵体,迅速划动。

        

随着灵魂力量所化的苦无与手术刀碰撞,苍白的空间内响起沉闷的炸响。

        

两人同时向后一退,彼此警惕看向对方。

        

白石微微抬起右手灵魂力量所化的查克拉手术刀,皮笑肉不笑起来:“水门,你这样子看上去不是来跟我开同学会的。”

        

“你不也是吗?我们就别在这里虚情假意了,我们双方都恨不得对方早点去死。现在还是坦诚布公来谈一下吧,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水门将手里的三叉苦无朝着空中一抛,那道灵魂所化的苦无,便化为一道与水门灵体相同的光芒,消失在空气之中。

        

对于白石这样的忍者,他丝毫不敢大意。

        

甚至不敢相信,对方竟然会主动进入死神的肚子空间,而且,还能在死神的束缚下,在这里自由行动,完全不受限制。

        

若不是感应到有人在篡改他与死神之间的契约,还真无法发觉。刚才要是迟来一步,被白石成功篡改了与死神的契约,后果不堪设想。

        

对这家伙,真是一点大意都不能有。

        

“只是来看望一下许久不见的老同学,但看你这样子,我对契约的猜测,基本上猜测得八九不离十了。只是可惜,没想到你死了还是这么麻烦,黄色闪光真是名不虚传,只差最后一步,唉……”

        

白石无奈笑了笑,但眼睛里毫无笑意。

        

“你这家伙……”水门眼睛里带有一点愠怒之色:“木叶医院的浅美真澄是你培养的人,玖辛奈当时拿的药,要经过她的手,所以玖辛奈当年分娩的消息,也是你指使她透露出去的是吗?”

        

“这种事谁知道呢。毕竟我对死人的名字,一向记忆力很差。浅美真澄?也许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吧。”

        

白石不为所动的回答道。

        

“那你既然来了,就永远留在这里和我作伴吧!”

        

水门说完,灵体内忽然涌现出磅礴的红色查克拉,将他整个身躯包裹起来,九条粗如巨蟒的尾巴虚影,在他的身后狂乱挥舞。

        

吹飞眼前一切的查克拉风暴,在尾巴的扫动下,顷刻间形成,使得整片苍白空间的色彩,都在这股力量的爆发下,变得阴暗晦涩,宛如末日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