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真空出行露出羞耻任务&粗大撑开紧密的宫颈口

2022年9月14日14:45:45强迫真空出行露出羞耻任务&粗大撑开紧密的宫颈口已关闭评论

      

尤夏的长筒袜是黑红竖纹的款式,质感比小素的白丝更厚更暖一些,为了防止顺着肌肤自然滑落,还在大腿位置有两圈皮质束环,勒出微妙的肉肉印痕。

强迫真空出行露出羞耻任务&粗大撑开紧密的宫颈口

        

尤夏一直犹豫不决,除了因为夜林是英俊的变态之外,还有就是这副丝袜脱起来挺麻烦的,尤其在众人面前,有一种羞耻感。

        

既然躲也躲不过,拒绝的话就成为了侮辱他的名誉,两相难,尤夏便只能用一种极为嫌弃,冷漠的眼神,脱下鞋子,然后解下大腿上的束环,缓缓脱下尚存体温的长筒棉袜。

        

早知道就不参加了,是尹米巫非要拉着她来一票。

        

脱袜子的过程和动作都很正常,却又带一点色气的感觉,夜林不仅没有因为这种眼神而羞耻,反而微微打了个哆嗦,没错,再来一点,美少女的冷漠眼。

        

水温合适,柔软白嫩的小脚丫像一块甜美的奶油小雪糕,尤夏干脆把头一扭,仿佛不堪受辱的柔弱少女,被迫就范。

        

在被夜林捉住的时候,很明显颤抖了一下。

        

尹米巫那边继续装死,气的月娜去挠她痒痒肉,小魔女在地毯上扭成了滑熘熘的泥鳅,不顾形象,漂亮的哥特长裙都褶皱了。

        

疯疯熊乖巧懂事,赶紧跑上前去……把洗脸盆端走,万一主人扭的时候不小心碰一身水怎么办。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夜林会做些什么无耻的事情,就算是当场啃一口尤夏的小雪糕,或者干脆直接塞嘴里面,她们都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这厮的xp系统兼容性极强,觉得女生浑身上下都是诱人的魅力点,也偶尔会让她们用脚来工作,然后脚趾缝里都黏湖湖的。 

        

可是,万万没想到,夜林真的只是在很普通的洗脚,捧着一双精美的小脚丫,一边询问尤夏水温合不合适,手法很轻柔的按捏玉足,目光清澈的仿佛变了一个人。

        

尤夏也从一开始的冷漠眼,小脸嫌弃,慢慢变的脸颊红润,略带一点婴儿肥的小脸蛋线条柔和了起来,眼眸也没那么冰冷了,内八型并拢膝盖,似乎有些扭捏不好意思。

        

“尤夏,你在阿拉德的生活还习惯么,有不适的地方尽管开口,就像自己家一样,大家都很关心你的,你平常也不爱说话,大家都不知道你饭菜的口味,生活物品需要什么,要不要买衣服。”

        

扭在一起的尹米巫和月娜也不掐架了,恰好抱在一起,神色古怪的看向这边,极为惊讶。

        

对视一眼后,又开始燃烧起斗争火焰:“黄脸婆,松手,你把我裙子都弄褶皱了。”

        

“怪我咯?不是你先装死么,给我洗脚。”

        

“味太大,我闻一次晕一次,饶了我吧。”

        

这边冤家继续互掐,另一边,明明只是洗个脚而已,貌似洗出了异样的感觉,尤夏眼眸羞涩,低着头,小脸红润如霞,哪还能见之前半分的冷漠感。

        

夜林唠叨了一会,取了一块柔软的干毛巾,擦干净白嫩晶莹的小脚丫,忽然握住纤细的脚腕……

        

“他终于要下嘴了,尤夏的小雪糕?!”小玉惊呼,期待期待。

        

然后,挠了挠她脚心的痒痒肉,逗的尤夏扭起自己娇小的身体,没忍住后便开始咯咯直笑,小脸浮现出一种前所未见的明媚光彩,呆毛晃悠悠,非常俏丽可爱。

        

夜林抬起她一双细嫩的小腿,顺手搭在自己膝盖上,天气转凉了,给她穿上保暖的长袜,笑道:“虽然我经常说,喜欢你那种冷漠嫌弃的眼神,很戳我,但是呢,你的这种表情一定是经历了痛苦才表现出的一种疏离,我觉得吧,你果然还是笑起来更可爱。”

        

尤夏闻言呆了呆,脑袋更低了,脸蛋红润羞涩,一直竖起来的呆毛也趴了下去,现在任谁看了,都是哥哥开解妹妹心事的温馨气氛。

        

不过没有血缘关系,是干哥哥和干妹妹。

        

众女为之惊讶,又觉得不怎么意外,因为甘蔗突然温柔起来的时候,往往都能直击要害,戳中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他很细心。

        

从精灵使凯蒂的旋魔会,到斯米拉的第二个约定,尤夏从小到大的经历就只有失望失望再失望,宁愿脱离大势力的光环笼罩也要勇敢出走。

        

“我也还是第一次,看到尤夏露出这种纯真的笑容呢。”尹米巫顾不得和黄脸婆掐架了,小声说道:“尤夏之所以脱离第二个约定,是因为以前斯米拉冷血心肠,不顾她们的伤痛,过度支配蚀的力量。”

        

一直以来都是独来独往,遇到尹米巫后才算有了第一个好朋友,但腹黑小魔女是同龄人,自己照顾自己都勉强,家务什么的基本上都靠万能疯疯熊,也给不了尤夏那种被真心关怀的温暖感觉。

        

尹米巫起码被上一代冥月女神照顾过长大,而尤夏,一直坚强努力的独自盛开。

        

所以之前,尤夏把票投给了平常挺照顾她的赛富婆,而不是魔界的当家主人赫尔德,而且她和有着母性光辉的馆长关系很亲昵,是缺爱的孩子。

        

现在,她从脚心直接暖到心里,从来没有人对她这样过。

        

他说的没错,其实自己也不喜欢冷漠着一张脸,把气场变的生人勿近,都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法。

        

夜林取下她腰间的那本月蚀魔法书,指尖如笔,刻下金光弥漫的一页,这是一种另类的契约,能够召唤他。

        

尤夏的灵魂太冷了,不像比比那样温暖灿烂,所以暂时没法缔结亲密的共感契约,只能退而其次,像给云幂的指环一样,是一种召唤媒介。

        

“真好啊,尤夏笑了,老板是多了个妹妹?”墨梅屏住呼吸,觉得声音大一点,都会惊扰这份珍贵的宁静。

        

“现在是可爱小妹妹,指不定以后就是萌萌小女友,欲攻萝莉,先攻心。”风樱大大咧咧的调侃,甘蔗和女孩子会不会有纯纯的友谊呢……比如龙之皇帝艾莉婕,一口一个哥哥,现在小妮子已经天天想着快快长大了。

        

不过起码,尤夏是因为他真的脸红了。

        

洗脚能洗出这么多额外的东西?

        

米糕慢悠悠走了过来,抬起小蹄子,踩了踩他的脚背,示意我也是赢家,给我洗脚。

        

“你这个不能算是洗脚。”夜林一把捞起米糕,揉了揉暖暖的肚子,顺一顺背部的毛,看了一眼脚底板的尘土,“应该是……刷鞋。”

        

米糕没有马蹄铁,也没有鞋子,家里有粗糙的砂纸板给它自己磨蹭,有时候麦露也会抱着它给它磨。

        

尤夏有点受不住大家温柔注视的眸光,红着脸找了个借口,说去和大笨蛋甘霖缔结召唤契约,小碎步快跑出去了。

        

小素合拢膝盖上的天之印,其实也没怎么看下去,一直在侧目偷瞄,轻哼了一声,道:“我以为,你会顺手把尤夏的丝袜揣口袋里,然后用口水给她洗脚。”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变态老师相处久了,也在慢慢习惯他的不着调,无意之间自己的思维也顺着他的行为去猜想。

        

“因为我对你的白丝是忠诚的!值得信赖的。  ”夜林立刻郑重竖起手指,一副要对天发誓的样子,然后转头期待道:“小素,你这么懂我,所以我们结婚吧,小小素跟你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