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虎狼之年的岳(狠打娇臀惩罚)最新章节列表

2022年9月14日14:20:59我和虎狼之年的岳(狠打娇臀惩罚)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2024年2月9号,晚上9点。

我和虎狼之年的岳(狠打娇臀惩罚)最新章节列表

        

北城a区蒋家大院。

        

蒋施坐在沙发上拧着眉一脸的不高兴,他的电话芝芝又没接!或许是不死心,蒋施一个又一个打!

        

他想芝芝估计是没听到,肯定不是故意不接他电话的,毕竟她说了忙的时候不能打电话,但不忙可以。

        

今天是除夕,芝芝在忙也不可能一晚上都没有时间接他电话,但问题就是没接通。

        

手机是蒋倾的,男人无奈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蒋施一个又一个的电话轰炸,打到第三个还未接通时,男人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无奈开口道:“今天是除夕徐小姐家或许是有什么亲戚朋友在聚会,一时半会应该接不了你的电话,别打了蒋施。”

        

他规劝着,但很可惜沙发上握着手机的青年没听进去,他还在继续可足足打了五次,对面都没接通。

        

蒋柠看着这一幕很是无语,如果这不是她哥,她亲哥,她真想一巴掌呼上去,死舔狗!还特卑微的那种!

        

虽然心里骂骂咧咧,但看着这样的青年,蒋柠还是有些难受的。毕竟这是她亲哥,一起长大的哥哥。

        

不过话说过来她哥也是痴情种,都这样了还对那个叫徐芝芝的女明星死心塌地,爱的难分难舍。

        

蒋柠是恨铁不成钢的,就她哥这长相这家世想找什么样的女朋友不行,为什么非要在一颗树上吊死,最后把自己弄的半死不活。 

        

痛苦的是家人,为他担心的也是他们这些家人,而那个他喜欢的明星又不在乎他,看到他身上的伤估计也只是觉得惊讶,多么讽刺…

        

有时候蒋柠特别想打蒋施一顿,打醒他这个恋爱脑,人这一生不是只有谈恋爱,还有别的很多很多好玩的事情,有意义的事。

        

可只要这样的想法一出,她又会想到蒋施做出这些事情的原因有爱而不得,也有病的原因。

        

他的病让他特别执着,也让他无法离开徐芝芝,爱与病是一体的。

        

这两个永远都分不开。

        

或许徐芝芝就是蒋施的药引吧,你看只因为那个叫徐芝芝的女明星一句话,她哥就开始配合治疗,渐渐恢复正常。

        

说到底,她们还要感谢那个叫徐芝芝的女艺人…因为她哥的原因,从来不追星但爱好八卦的蒋柠也开始了解娱乐圈,而在娱乐圈里她最了解的女明星就是徐芝芝。

        

没办法,谁让她哥喜欢。

        

有时候去疗养院看他,蒋柠也会挑些有的没的讲给他听,只要听到关于她的一切,青年才会有所反应。

        

“哥等会再打吧,你这样不太好。”她吃着沙糖桔玩着手机,无奈道。

        

有朋友发来信息让她出去玩,蒋柠一一拒绝,如果这是以前她或许会出去,但今年不一样,这是时隔两年她们家过的唯一一个团圆年。

        

蹦迪什么时候都可以,但今天就是不行,她发完消息就又将视线落在蒋施身上,没办法现在全家最金贵的就是他,比小宝宝还脆弱。

        

好不容易才正常起来,她们当然要看得紧一些。“二哥,吃个橘子吧。”即将出口让他别打的话,临到嘴边又变了。

        

算了,说了也是白说。

        

还是让他自己受挫吧,受了挫折也就不会再打了。

        

青年没理她,他还在继续只是脸色越来越不好,从一开始的懵懂喜悦到现在的忧心忡忡,蒋施难受极了。

        

他蹲坐在沙发上,紧紧的盯着手机屏幕,可没用那边始终不接,打到最后蒋施自己都看不过自己这个黏人劲。

        

“等会再打吧,芝芝那孩子估计是有什么事情没看手机,你给她发个新年祝福,等她看到了自然会回你。”蒋母去厨房端了些小零食放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小声安慰道。

        

对于这个儿子,她是很心疼的…这个时候自然耐心也多。

        

也不知道是蒋母的话起了作用,还是蒋施真的没有办法了,他听话的挂断了电话,没在持续电话轰炸。

        

最后选择用蒋倾的微信给她编辑了几条短信,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的不开心在输入文字时,他心情又好了很多。

        

就像现在芝芝就在手机的另一边和他聊天一样…

        

可再多的喜悦也会在时间的消磨下,渐渐消散。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都没有回音,芝芝似乎并不想理他。

        

蒋施不回房其他几人也只能在这里陪他,蒋柠打了个哈欠实在有些受不住了,她本想直接问的。

        

但想着还是算了,蒋施现在正是情绪失落的时候,如果她问那不是在伤口上撒盐吗?

        

一家四口,除了工作繁忙的蒋父都在客厅陪他。

        

挂钟准时敲响除夕夜十二点,悠长古老的钟声在客厅内响起,已经这个点了,对面人不会估计也不可能在回了。

        

客厅内一片寂静,蒋倾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对蒋母道:“您和小柠先上楼休息吧,这里交给我。”

        

蒋柠是真有些受不了了,她很困恨不得现在立马躺上床,但也怕蒋倾一个人安抚不了蒋施。

        

“没事我陪你们,妈妈就先上楼休息吧,有我和大哥你别担心。”她笑着摇了摇头拒绝了上楼。

        

毕竟以她对蒋施的了解,有了今天晚上这么一遭,估计等一下这人可能又要发疯,不发病也会有点问题。

        

所以他们怎么敢走。

        

蒋母也是这么想的,但奈何年纪大了,没有年轻人那么能熬,这么一会儿不是头晕就是脑袋胀。

        

最后没办法她还是听了儿女的建议,先回了楼上。

        

当然走时也嘱咐好两人,一有什么事情不对立马叫她,家里有家庭医生,蒋施也有专门的贴身医生,但今天过年医生也要回家过年。

        

不过好在,这一夜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蒋施没犯病。

        

因为在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的那一刻没几秒,他的手机界面突然弹出一条信息,那条信息是徐芝芝发来的。

        

[新年快乐。]她回信息了。

        

但高兴了没两秒,蒋施就意识到这很有可能是群发,因为除了这四个字,那边再没发过其他的文字。

        

芝芝不可能看不出这段文字是谁发的,所以说到底还是不想理他。

        

他和其他人一样,没有任何区别…等了一夜,最后等来的竟然是这么个结果,蒋施不难受是假的。

        

他抱着膝看着那条疑似群发的短信,眼睛都快把那平面给盯穿了,最后也只是把自己气了个半死。

        

他挪开了眼睛不再去看那碍眼的四个字,可眼角还是没忍住开始湿润,他是有些委屈的,明明自己已经很听话了为什么芝芝还要这样对他。

        

“额…那个哥,既然徐芝芝已经回信息了,那我们就回房间睡觉吧。”蒋施都能想到这层,蒋柠自然也可以。

        

不要跟病人计较,也不要和病人生气,她看着这一幕在心里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她二哥是越来越脆弱了动不动就红眼,像个大姑娘一样。

        

可就在众人都以为那是条群发信息时,蒋倾的手机上又出现了一条短信提醒,还是徐芝芝发的也还是那四个字,只是这次标点符号不一样。

        

徐芝芝:[新年快乐!]

        

刚开始蒋施还抱有希望,可看到和先前没有区别的四个字时,整个人的心态都崩了,又是这四个字!又是群发的四个字。

        

愤怒差点淹没了他的理智,在某一刻他甚至想把这台手机给砸了,蒋施突然就意识到不管他怎么改变,徐芝芝都不会喜欢他。

        

他们从来都没有可能,一直都是他一相情愿,最后在这段感情里折磨自己,可要断又比要了他命还让人难受,蒋施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既然是群发,为什么要发两次?显然这一点有些说不通!蒋施不傻,在疑惑之后他立马就打了个电话给同样有徐芝芝微信的梁超,询问完他才确定。

        

是不一样的,芝芝只给他发了两条新年快乐,也就是说第一条是芝芝单独发给他的!而第二条才是群发!

        

他是不一样的芝芝没有不理他,她只是太忙了才没有时间接他电话,回他信息。